1. 首页
  2. 科技

韩进海运走进历史,教训却要分开说 韩进

点击上方“中国航务周刊”关注我们

据韩国媒体报道,今天(2月17日),首尔中央法院官方宣布韩进海运正式破产。这家设立于1977年,曾辉煌一时的海运公司就此成为历史。今天,各大行业媒体纷纷对此事予以报道,对于韩进的破产历程我们已十分了解,对于这一结果也并不意外。然而更重要的,是分析其衰败的具体原因,引以为戒。

韩进海运曾排名韩国第一、世界第七,它的衰败绝非一朝一夕之事,背后原因也是错综复杂。其中当然少不了主观因素。《东亚日报》就指出,导致这一结果的,是韩进公司迷信于昔日荣华、高价签订船只长期合同的失败经营。

不过,韩进海运的崩塌同样存在着一些外部客观原因。《中国航务周刊》微信公众号就曾发表文章“5宗罪压垮韩进海运”深入分析了韩进海运由盛转衰背后的5大原因。

韩进海运前社长崔恩英

在韩国国会召开的听证会上声泪俱下

行业整体低迷

应该说,韩进海运陷入今天的困境,并不仅仅是经营者无能,在一定程度上也和全球航运业整体不景气有关。有行业晴雨表之称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在今年初一度跌破400点,这是自1985年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最低点。另一方面,市场供需失衡仍在继续,大量过剩运力仍难以消化,这也是市场运价持续走低的主要原因。

在线物流市场Freightos首席执行官Zvi Schreiber博士表示:“全球航运业存在严重的运力过剩问题,这是为何运价一直如此低迷的原因,也是韩进海运破产的首要原因。”

韩国经济疲软

作为韩国第一大航运企业,韩国经济的持续低迷,也影响了韩进海运的经营效益。

2015年,韩国GDP增长2.6%,创近五年以来最低。同时,进出口总额下降约12.3%,经济形势不容乐观。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柳一镐表示,2016年下半年,韩国国内外经济形势不利,面临国内结构性问题及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等挑战。对此,韩国政府正寻求通过积极的财政巩固措施,解决出口疲软、国内消费低迷等问题。

视线回到现在,韩国经济正随着“气温”的走低进入“多事之秋”。自从7月8日韩国政府宣布同意美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以来,中韩关系遇冷,中韩间经贸往来也受到影响。

不仅如此,韩国企业巨头状况频出,坏消息一个接一个。8月底,乐天集团非法集资案又有新进展,其二号人物、副会长李仁源在首尔自缢身亡。9月初,大宇造船曝出面临严重困境,甚至可能破产,这将给韩国银行带来118.9亿美元的巨额损失。韩国最负盛名的三星集团,旗下最新版旗舰手机由于电池板问题,已造成数十起爆炸事件,全球已售手机面临召回,企业经营效益和形象遭受双重打击。再加上韩进海运事件,韩国的经济走势令人担忧。

家族企业矛盾

几十年来,韩国走出了一条国民经济集约化的道路,以三星和现代为首的十大财阀,贡献了韩国GDP的80%。韩国的“财阀经济”由韩国前总统朴正熙在任期内一手创建并推动,目前,财阀集团牢牢控制了韩国经济的命脉,这种经济结构和发展模式为韩国造就了一批世界级企业,韩进海运所属的韩进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韩进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物流企业之一,由韩国著名企业家赵重熏创建于1945年,旗下包括大韩航空、韩进海运、韩进重工等12家颇具规模的企业,主要提供海、陆、空等运输及相关国际物流服务,其运输部门占营运额的70%以上。

和很多电视剧的剧情一样,大家族的变故往往从“分家”开始。

赵重熏去世后,长子赵亮镐继承了韩进集团最优质的资产大韩航空,次子赵南镐分到了韩进重工,三子赵秀镐则成了韩进海运的掌门人,四子赵正镐只分到了部分保险和证券资产。但由于家族矛盾,不久后,赵南镐和赵正镐都脱离了韩进集团,另立门户。而2002年赵秀镐英年早逝,遗孀崔恩英继承了韩进海运社长职务。

2014年,崔恩英退任韩进海运社长一职,但仍持股。然而,她于今年4月与其两个女儿突然出清手中的持股,成功避免了100万美元的损失,后因涉嫌内幕交易而被调查。9月9日,崔恩英在韩国国会召开的听证会上为自己辩护,声称出清持股是为偿还个人债务,对韩进海运面临破产危机并不知情。54岁的崔恩英当天声泪俱下,表示自己既没有专长,也不了解产业,只是因丈夫过世后才被任命。崔恩英的话正反映出财阀经济的隐患。这些家族成员本身对行业并不了解,外行领导内行,企业如何能运营好?

崔恩英卸任后,家族老大赵亮镐接管了韩进海运。赵亮镐一贯立场强硬,多次拒绝韩国产业银行要为其注资的要求,以致重组谈判进展困难。这是因为虽然航空业的经营形势比海运业要好,但面对韩进海运的超高负债,赵亮镐担心这个无底洞需要后续源源不断地输血,有可能会拖累大韩航空,因此其注资意愿很低。其实,在赵家第二代中,反而是早早脱离韩进集团的赵南镐的经济实力最为雄厚。但要指望他出手相救韩进海运,只能期盼奇迹出现。赵氏兄弟间的积怨有多深?仅举一个例子,这么多年来,赵南镐没有乘坐过一次大韩航空的航班。最终,严重的财务危机之下,赵氏家族不得不放弃韩进海运的控制权,申请债权团共同管理。但为时已晚,对于债台高筑的韩进海运,债权人也回天乏力。

从韩进海运的个案中可以看到,韩国财阀通过政府支持,实施了超常态扩张效果,但也给韩国经济埋下不少隐患。鉴于财阀经济的弊端已经给韩国经济的长远发展带来诸多制约,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上任伊始就表示,将痛下决心推进针对财阀的改革。对于此次韩进海运事件,朴槿惠也明确表态,政府不会救韩进!

9月6日韩国新国家党主席Lee Jung-hyun与其他立法者讨论韩进危机的应对

债权人不作为

韩国金融领域人士认为,韩进海运的破产应归咎于韩进集团和债权人。韩进集团已经甩手,但债权人也不想接这烫手的山芋。回过头来看,尽管韩进海运在今年5月与债权人签订了3个月的附加条件——债权团共同管理协议,但韩进海运债权人将自救方案的资金规模从6000-7000亿韩元提升至1万亿韩元以上。

债权人明知韩进集团的资金实力不足,依然延长共同管理协议。因此有人指责称,债权人没有拿出迅速进行结构调整的解决方案,只是一味地对韩进集团施压。“竟然把国民的税金投资到需要进行结构调整的企业”,这样的批判之声也将避无可避。

韩国经济改革连带所长金尚祖认为,虽然知道除破产保护外别无他法,但我们应该回过头来重新反思,韩进集团和债权人是否因“积累正当理由”而浪费了救援时间。

经营决策失误

1977年成立的韩进海运,曾经一度辉煌,但外行领导内行的弊端导致一连串决策失误,使其最终走上了破产的道路。

1992年,韩进海运成为韩国航运公司中首家销售额突破一万亿韩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1995年收购巨洋海运,1997年收购德国胜利航运后,韩进海运开始在国际市场崭露头角。在航运业最繁荣的2005年,韩进海运被福布斯评为“亚洲五十大优良企业”之一,同时跻身全球前十大班轮公司之列。

然而,市场就是这么多变,机遇中往往隐藏着风险。

2006-2007年,韩进海运看好大型船舶的前景,开始全面扩张运力,跟风订造大船。但运营大型船舶需要融资,资金杠杆越大,企业的资金成本压力越大,负债比例也将大幅攀升,只要其中任何一环出现问题,就可能造成公司的资金链断裂,但当时的韩进海运似乎对市场前景过于乐观,并未意识到这一风险。同样由于公司领导层的决策失误,同一时期,韩进海运向船东高价租赁了一批大型船舶,且租船合约长达十年。

然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导致运费极速下滑,韩进海运因此背负的年租船费用达数千亿韩元,比市场价格高出5倍。今年,韩进海运未能与租家达成船舶减租协议,就源于当时的高价租船政策,这也成为压死韩进海运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市场的误判,直接导致韩进海运连续6年亏损。截至2015年底,韩进海运负债率达到惊人的850%,流动资金缺口超过10亿美元。与韩进海运有业务往来的船公司表示:“导致韩进海运进入破产程序的原因千千万,但直接导火索是其失去造血功能,没有了现金流。韩进海运进入破产保护程序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收入断档。”

由此可见,虽然家族企业矛盾和经营决策失误仍属韩进海运自身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行业整体低迷、韩国经济疲软的大背景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冲击,再加上债权人不作为的“推波助澜”,更加速了韩进海运的陨落。

韩进海运的破产无疑对其他家族企业是个警示。在对其命运扼腕叹息的同时,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从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避免类似悲剧再发生。我们都期盼航运业的寒冬早日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474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