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澳门最传奇的黑帮大佬,影帝「任达华」都曾为他拍戏!

澳门最传奇黑帮大佬“崩牙驹”出狱,称不影响澳门治安

崩牙驹被誉为澳门夜晚12点后的澳督,曾控制着澳门的地下王国,90年代港澳内地不良少年们争相模仿的黑帮偶像。

綽號「崩牙駒」的澳門江湖人物尹國駒,于2012年12月1日早晨約7時刑滿出獄,由弟弟尹國雄駕駛私家車接回海明灣畔寓所,大批傳媒到場採訪;尹向在場記者表示,出獄絕對不會影響澳門治安,亦不會有人「攪事」;而他的母親在早上9時許亦抵達寓所,表示高興兒子回來。 現年57歲的崩牙駒,於98年時任澳門司法警察司司長白德安座駕炸毀後被拘捕,至99年因有組織犯罪等多項罪行被判監15年,期間不享有假期刑期寬減優惠,必須服足全部刑期。其後他成功申請減刑,實際刑期改為13年10個月。

尹國駒的入狱曾轰动过港澳两地,一时间之间媒体、报社争相报道,头条版面更是高居不下,而尹國駒到底是谁呢?为何仅仅一人的落狱,竟可以引起如此大的轰动呢。尹國駒的事迹时隔十年之久,导致现在很多90后可能不太清楚这件事情,但是没有关系,跟随本文,让笔者告诉你,这个尹國駒到底是何等风云人物!

喂奶安

尹国驹绰号「崩牙驹」,1955年出生,今年55岁,家境贫穷,5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父为自来水厂的口喉匠,崩牙驹自幼就流连街头,与江湖人物为伍。他在劳工子弟学校读到二年级就辍学,到六国酒楼做「点心仔」,之后与街童朋友结党,以炒「黄牛飞」为生。

为了「做生意」,尹国驹拜入「黑仔华」门下,与一群兄弟在澳门沙梨头区搵食,并开始有点名气,成为名副其实的「陀地」,他们一班兄弟更号称「七小福」,又进行卖白粉生意,再转到赌场作「扒仔」博取客人贴士,这时的崩牙驹只有20多岁。

30岁出头后,尹开始成为黑帮小头目,在赌场经营小规模的「放数」生意,并不断应收门生,尤其是学生哥,期间他多次被仇家追杀,并经常进出监狱「小住」。

89年与「街市伟」联手赶走江湖大佬「摩顶平」,获「迭码」肥缺,之后数年由於财雄而开始势大,及后势力超越黑仔华,成为澳门黑帮头目之一。95年尹与澳门其他黑帮组成「四联帮」,以力阻香港帮会渡江搵食,此时尹与街市伟关系破裂,双方互下追杀令,澳门腥风血雨年代正式开始。

在中方多方施压下,澳门政府终在92年下令通缉崩牙驹,他也曾一度「著草」到东南亚,街市伟和水房赖马上势大,力图瓜分尹的地盘,澳门黑暗的帮会仇杀不断发生。其后通缉令突被撤销,尹国驹返澳十分高调,又拍自传式电影,又搅演唱会,并接受外国传媒访问,风头一时无两,相反仇家街市伟等则全部退缩,尹并开始与澳门治安单位磨擦,98年5月司警一哥白德安坐驾被炸,尹立刻被捕拘押。8个月后,11月23日终於被法庭判入狱15年,2012年刑满出狱时将已是60岁的老人。

●童年

生长在穷苦人家的崩牙驹,小学二年级辍学后,就在街头发出狠劲,朝着表面风光的江湖路进发。

一九五五年的春天,与香港隔海相望的小城澳门,仍旧经历着经济不景的严寒,在新桥区青草街一间小房子内,尹家的头一胎男婴出世了。

尹家的家主,原是中山市坦洲人士,来澳谋生后在自来水厂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虽然收入微薄,但亦勉强可以养妻活儿。

这个长子被取名为国驹,夫妇对他都寄以厚望,但尹国驹长大后,竟然成为了澳门黑道史上最叱咤风云的人物。

●小二辍学当小工

才十岁的尹国驹,已开始感到生活上的压力,弟妹一个跟一个的出世,他在劳工子弟学校读到小二后终于辍了学。

当时的尹国驹并非贪玩离开学校,而是因为在六国酒楼找到了一份点心小工,开始帮补家计,工作之余亦开始与附近街童混上了。到了十五岁,他终于捱不住酒楼工的辛苦,开始联群结党干起炒卖黄牛戏票的勾当。

●做黄牛党赚钱

在当时来说,黄牛党是偏门生意,尹国驹一班童党就因为争地盘与其它小帮会发生过不少冲突,他由于体格结实,已成为党内的小大哥。

开始踏足江湖路,赚来的钱亦令家中环境改善了。十六岁,他托人买了一部绵羊仔,四出练车,由于为人好胜,一次失事,一只门牙就此报销,被同伴谑称为崩牙仔。想不到这个花名,却在九十年代的澳门,叫人闻名丧胆。

■入会

崩牙驹入会不久,差点丧了命。

崩牙驹涉足江湖,结识的同道朋友愈来愈多,当时,在旅游胜地大三巴附近的三巴仔,是澳门黑帮经常出没的地方。

崩牙驹就是在这里,结识了14K的小头目黑仔华。

有了帮会撑腰,崩牙驹亦开始蜕变,真真正正地踏入黑道,他除了炒黄牛,大部分时间在沙梨头一带盘据,收赃、爆窃成为了每日的例行公事,并且打出了名堂。

●七个小魔童

崩牙驹与其它帮会少年,有时亦会共同进退,他们除了各自为本身的帮会办事,自己也有时做私帮买卖,这班小魔童窥准一些贩夫走卒好赌的心理,在街头巷尾摆设「三公」档,当然也是些骗人伎俩。

「有七个人作核心。除崩牙驹,还有水房赖、张氏三兄弟、耀仔(后来成为水房赖的姊夫)同白板仔,合称『七小福』,后来加入的人亦愈来愈多。」

●妻离弟丧

廿来岁,崩牙驹遇上了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但诞下第一个儿子后就分手了。感情失败对他来说没什幺大不了,但最令他伤感的,却是亲弟国良之死。

在崩牙驹未进入赌场赚钱前,原来亦一度沾手毒品市场,他知道这门路的生意必须缜密进行,就起用了自己的亲弟弟国良。但贩毒之余,国良却染上了毒瘾,最后因注射过量毒品死亡。

这个沉重打击,令崩牙驹放弃毒品,转到赌场发展。

●步入赌场做初哥

崩牙驹的大佬黑仔华,在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向赌场的纠察高层靠拢,凭关系,崩牙驹亦踏入赌场,但只是当一些小闲角,向赢钱的赌客索取打赏。

赌场内还有另一盘生意,就是放数。初露头角的崩牙驹,对此亦垂涎欲滴,但却遇到了厉害的对手,这个人便是水房帮的大哥「肥仔坤」。崩牙驹初生之犊,终于碰撞了这头盘据多年的「大老虎」。

崩牙驹控制赌场的迭码利益,向所有赌场的迭码仔抽取佣金,每天就进账二百多万元,他说这是互惠互利。

●坐监

碍于黑仔华的情面,肥仔坤明招不出,背后却暗箭连连,令崩牙驹一度入狱。

「肥仔坤串通一名妓女,冤枉崩牙驹逼良为娼,使他被判入狱半年。出来没多久,又遇到另一个强敌,差点无命。」

八六年初,崩牙驹在赌场放数,已是帮中的小头目,亦同时招收了一批好勇斗狠的手下,但却被老牌黑帮功乐人马偷袭。

「那年九月底,阿驹饮早茶,被十几人狂斩,幸好有个司警在附近开枪制止,但阿驹都被斩成重伤,现在他的右手都不灵活。」一名14k小头目说。

●石岐嘟

死过翻生,崩牙驹仍强悍无惧,但树立的敌人亦愈来愈多。

两年后,肥仔坤再出阴招,借澳门七彩饭店老板被斩血案,暗中叫人顶证崩牙驹亲自带队斩人,结果他被押入市牢半年后才无罪获释。

但这次险受牢狱之灾,却令他认识了一个人,这就是当日将他拘捕的司警石岐嘟,此人后来成为他的契爷。

同时,崩牙驹亦遇上了生命中第二个女人Anna,为他开枝散叶。

■出位

崩牙驹冒死将黑霸王摩顶平拉下马,终于出位。

一九八八年,澳门赌场开始了一个破天荒的制度,就是沿用至今的迭码仔运作机制。

在这个机制运作之前,葡京赌场其实已产生微妙变化。这改变来自于一个人,他就是香港14K大哥「街市伟」。在整个九十年代,他亦与崩牙驹结下了不解之恩怨情仇,最后以生命互搏,两人的不和,绽出的火花亦燃烧了澳门整个黑道。

●超级金手指

崩牙驹知道这位超级大哥得罪不起,正感犹疑,契爷石岐嘟却从旁加了一把劲。

在摩顶平被缺席审判的情况下,崩牙驹就以知情者身分出庭,绘形绘声地力指摩顶平就是凶案的幕后黑手,摩顶平从此开始了流亡生涯,不敢踏足澳门。

●迭码猪笼入水

崩牙驹一手将这个黑道巨人拉下了马,开始了他另一阶段的江湖路。

而当年与崩牙驹同捞同煲的「七小福」,亦在这段时间全面分裂。

「七小福」的耀仔(水房赖的姊夫)因病去世,临终时嘱咐水房赖及崩牙驹日后要携手合作,切勿刀尖相对。因当年耀仔曾为他顶过罪,入过狱,恩人的遗言,阿驹亦一口答应。

已是水房小头目的阿赖,获崩牙驹引荐进入赌场迭码。

至于张氏三兄弟及白板仔,由于拜入摩顶平门下,大佬被崩牙驹所害,所以一直怀恨在心,彼此各不相干。

●死过翻生搞地产

虽然有街市伟撑腰,但崩牙驹的仇敌仍向他不断狙杀,八九年底他在葡京乐宫美食中心被两枪手袭击,子弹射中玻璃改变方向,逃出了鬼门关。

大难不死,他亦趁九○、九一年澳门的地产潮兴起,赚了一大笔,但却因此与「黑仔华」翻了脸。

「地产热潮,澳门的地产发展商都想收旧楼重建,黑仔华和他争食,各自出动手下有计划重建旧区『落钉』。「兄弟」两人就因为同争一个地盘,崩牙驹被命令让路,他一怒之下从此就各走各路。

●疑涉「杀虎案」

崩牙驹的契爷石岐嘟,就在这段时间与他过往甚密,契爷契仔合力打天下。

在九三年底,澳门发生了一件震惊港、澳黑道的大事,据一些知情人士说,事件可能亦涉及他们这一对「活宝贝」。

九三年底澳门大赛车,新义安湾仔之虎陈耀兴,赛车后在帝豪酒店庆功,一出门口车就被三个电单车杀手枪杀。」

湾仔之虎陈耀兴,赛车前数日因涉嫌在港枪杀了湖南帮大哥王朗维,所以被复仇。

一些知情人士怀疑与石岐嘟及崩牙驹有关。

虽然当时司警方面有怀疑,但因证据不足,而石岐嘟势力亦大,所以没有动他。

●四联驱逐新义安

九五年期间,崩牙驹与水房赖两位难兄难弟开始想垄断赌场迭码的庞大利益,但遇到了香港黑帮的顽抗。

触发两地黑帮对抗的,是位于仔君怡酒店的赌场之争,在九五年尾,向氏兄弟正在斟盘与大陆势力合作搞君怡赌场,但崩牙驹却要分一杯羹。

当时赌王左右做人难,有人在君怡酒店外放炸弹,并且与澳门的四大帮会合组四联公司,公然与香港帮会对抗。

最后赌场开不成,冲突才告一段落。

也算是赌场得意情场失意,他第二任妻子Anna挟了三千万元走了。

●两大天王赴濠江

九六年,崩牙驹在澳门大搞慈善演唱会,邀来了四大天王的张学友及刘德华濠江演出,成为了一时盛事。而他亦开始以商人自居,风流成性的崩牙驹,此时亦搭上了亚姐杨爱贞,向她猛追力捧。

而与香港黑帮冲突的第二浪,也在这时开始,和胜和因在赌场与崩牙驹手下争夺迭码利益,连月被14K急攻猛打,伤了十多人,终于扯白旗全面撤回香港。

●处心积虑一统江湖

经此两役,崩牙驹处心积虑,要建立一个属于澳门人的地下世界,而与他合作多年的幕后老板街市伟,亦感到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崩牙驹极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当年令他进退维谷的摩顶平。

表面上,两人亦没有正面冲突,但其实已暗中作出部署。

●兄弟开战

部署归部署,但摆在眼前的大战,已经迫近眉睫,对头人竟是由细玩到大的水房赖。

水房赖与崩牙驹,多年来均为街市伟当前锋,但由于街市伟对崩牙驹已有戒心,就暗中进行分化。

虽然双方战战停停,并无人命损失,但再打下去,崩牙驹已察觉情况并不简单。

●要杀崩牙驹

在此危急关头,双方都在国内班马增强势力,崩牙驹一直在老家坦洲招收手下,其中不少是受过军训的人,俗称「番薯兵」;水房赖也工于心计,在下斗门亦有不少杀手,双方的冲突一度在珠海与中山蔓延。

除了明刀明枪,水房方面亦出动了建立了多年的「黄气」(警方势力)及赌场稽察科的势力,向崩牙驹左右夹击,亦引起博彩监察司司长布理路被14K人马伏击枪伤的轩然大波。

「司警以司长白德安为首,全力围剿14K人马,而14K就索性打游击。」

崩牙驹逃亡海外。

■逃亡

九七年的六月,离香港回归只一个月,澳门司警发出通缉令,透过国际刑警全球通缉崩牙驹及14K的高层人员。

在此之前,崩牙驹已经悄悄地离开澳门这个热锅似的战场,转赴欧洲匿藏,继续指挥手下与水房赖及街市伟开战。

与他为敌的水房赖,见势头不对,亦离澳暂避,只余下街市伟死守在仔的新世纪酒店,因为酒店内的新赌厅即将开幕。当然,他亦加强了随身保镳,不少蓄平头装的黑衣大汉都贴身守护在身旁,酒店内外亦五步一站,十步一岗,还出动受过训的犬只巡逻,气氛凝重。

●枪战

14K人马自崩牙驹在海外遥控后,亦开始了游击战略,敌明我暗,将水房杀得措手不及。

九七年七月廿九日凌晨,离新世纪赌厅开幕前三日,AK47的枪声终于在酒店前响起了。

凌晨三时,两辆载枪手的汽车慢慢地驶到酒店门前,在车头位置的枪手,将AK47的枪管伸出车窗,朝大门一排又一排的子弹乱扫。流弹打伤了一名保安及两名外籍游客。

这次机枪扫酒店,令澳门名噪一时,不少国家都将澳门列为高危地区,劝谕本国游客,非不得已,不要踏足这个东方蒙地卡罗。

●截断财路

除了真枪实弹示威,崩牙驹亦使出了另一撒手,派出手下向街市伟名下的钻石厅当「门神」,大凡进出的赌客均被恐吓,要他们往别的赌厅去,否则手下无情。

如此一来,街市伟的赌场生意大幅滑落,加上经济不景,澳门又成了恐怖战场,赌业更加雪上加霜。街市伟及水房处于下风,在外的崩牙驹却洋洋得意。

街市伟见自己处于被动,司警虽然四出拘捕14K行动组成员,但由于他们已放弃赌场迭码活动,一时三刻也找他们不到,为防大本营再遭遇袭,于是向香港的帮会班兵支持。

●三大黑帮赴澳增援

此番前往与崩牙驹对抗的,正是新义安与和胜和及14K人马。

三大帮会此番赴会,除了有食有住,也是希望街市伟将崩牙驹打败后,能够在澳门赌场占回一席位置。

但一天又一天的过去,14K再未有动作,三百多名外援兵团却坐食山崩,最后被迫撤退。

屯兵不见效果,也不能找到崩牙驹的影,街市伟只好再出招,这次是透过他的大陆关系,希望将相信是匿藏在广东省内的崩牙驹一镬熟。

「九七年八月,省公安厅接到台山公安局一封通缉令,话崩牙驹、石岐嘟同豪仔(崩牙驹的左右手)涉及当地一宗毒品案,要求省方面全面通缉。」一位知情人士说。

通缉令发出后,省公安厅派珠海及中山一带公安拘捕澳门14K人马,当时就有近百人被捕。

但崩牙驹也是有办法之人,他透过国内关系,查悉事件是由对头策划,于是作出反攻,签发虚假通缉令的一名公安人员最后被扣查。

●无后顾之忧

双方招来招往后,崩牙驹再遣出手下在澳门各大街小巷散发印有街市伟照片的单张,指他就是黑帮大战的幕后黑手,实行打心理战。

也由于搞得太凶,不少赌业人士都希望两帮人平息干戈,江湖亦传出消息,若有人能将事件摆平,可得二百万赏金。

「解铃还须系铃人,结果一名赌业钜子出面做和事佬,向澳督进言,并承诺停战后各帮派在赌场的利益分摊,终于停火。」知情人士说。

崩牙驹知道战略成功,而在离澳期间,手下曾发生内哄,亦急于返澳整顿。澳门的通缉令在十月底撤销后,十一月中,崩牙驹不声不响地回到了澳门。

■疯狂

崩牙驹回到濠江,竟然令澳门居民有新的希望,不少市民见他独个儿驾总统型号的豪华房车,挟震耳欲聋的汽车音响,在澳门的大街小巷中穿来插去,这都显示,杀戮连场的黑帮大战已经过去了。

一向趾高气扬的崩牙驹,不单打了胜仗,还获得葡京万豪赌厅、凯悦酒店赌厅及回力一个赌厅的经营权,连街市伟在假日酒店的钻石厅亦要转手到他的名下,可说是全面胜利。

但这名大赢家对过去一年所发生的血腥事件,恩恩怨怨却避而不谈,似乎要遵守一项承诺。

●拍戏开party

暗地里,他却在蠢蠢欲动,忙于拍电影《濠江风云》,也是他的电影自传。戏中的内容差不多是讲述了他半生的「英雄史」,在澳门拍摄期间更是数百马仔出动充当临记,甚至在仔大桥逆线行车,令人感觉到在澳门,他才是真正主人。

「除拍戏,第一件事就是同杨爱贞搞个百万豪华生日party,广邀港、澳黑白两道人物到贺,连记者都请了,真是搞到全澳轰动。」崩牙驹的一个友人说。

反观街市伟,每日只能躲在新世纪酒店内不见天日,谁强谁弱,已经一目了然。

在逃亡期间呆得久了,崩牙驹回澳后亦过足了赌瘾,亦试过一日输掉了一亿二千万元,但由于财源滚滚,输掉了也若无其事。

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国际传媒来访

在九八年的三月底,一向不接受传媒专访的崩牙驹,罕有地接受了两本国际性杂志《时代》及《新闻周刊》的访问。「Brokentooth」的名字成为国际级人物。

《新闻周刊》洋记者访问他的时候,就带记者穿梭于酒楼、葡京赌场大门、仔豪华大宅,并招呼到旗下的万豪赌厅高调地拍照,一派舍我其谁的气概。

说到他的敌人,崩牙驹竟毫不掩饰说:「请他们去旅行罗……不会再返。」

每个晚上,崩牙驹就在自己开设的「重量级」disco内狂舞,大批马仔驹哥前驹哥后的叫个不停,人彷佛就在云霄里。

但物极必反,虽然其它黑势力奈何他不得,但他的死敌,司警司长白德安登时看不过眼,着人将访问稿译成葡文,亲自跑到澳督府参他一本,之后司警方面亦密密部署,准备一举剿灭崩牙驹。

●司警一哥大怒

刚愈合的伤口亦开始被慢慢撕裂,但崩牙驹依然故我,不停地接受访问,连远在英国的传媒,也搭路赴澳门找他。

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崩牙驹知道宿敌白德安有可能再向他开刀,14K中人亦作出了部署,看来誓要除去眼中钉而后快。

此时的崩牙驹,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

■灭亡

五一劳动节的早上,澳门松山响起了一声剧裂爆炸,将本已还原的江湖秩序重新震散。

一枚威力强大的TNT烈性炸弹,正正在司警一哥白德安的坐驾车底发生爆炸,白德安因为晨运跑步尚未返回车上幸免一劫。

但这枚命「菠萝」,却令澳门此后一年多闹至鸡犬不宁,黑帮的大屠杀比前一浪更凶更狠。

炸弹是谁放的,至今仍未弄得清楚,但案发后的九小时,白德安已经精锐尽出,分头狩猎14K的高层人物,而矛头亦直指崩牙驹的心脏。

●灭族大行动

「当时阿驹同几个近身马仔,正葡京酒店一间上海菜馆贵宾房入面,睇紧《城市追击》访问的片段,一班司警已经冲入房,带队就系白德安。」

崩牙驹被带出葡京时,记者的闪光灯已经闪个不停,他向白德安怒目而视的照片,翌日就刊登于港、澳报章的头版位置。

14K的其它高层捕的捕,逃的逃,但二、三线的马仔仍旧凝聚在澳门街,没有退过半步。

●垂死挣扎

崩牙驹被捕,但司警要指控他的,不是炸了白德安的车,而是翻他的旧账。最后只一项涉嫌参与有组织黑社会.

崩牙驹的爱情生活

自言酒不沾的尹国驹,是三子三女的父亲,生性风流,身边总有美女相随,为外界所知的最少有四人,当中以影星杨爱贞最广为人知。尹的首任妻子Loann是葡籍女子,虽离异多年,外界传他们一直未有办妥离婚手续。

尹国驹的第二任妻子建安娜(AnamariaQuinto),36岁,中葡混血儿,曾做酒楼女侍应,与尹国驹育有两子一女。九五年十一月三日曾离奇失踪,传带走「崩牙驹」建筑公司三千万元资金,这笔钱有传言是「崩牙驹」计画退休後投资发展物业。

至九九年八月一日凌晨三时,即「崩牙驹」被捕後十五个月後,突然出现,在胞妹陪同下到新口岸新警察总部销案,她自称欧游无与家人联络。这位「驹嫂」可算是江湖中人,有次她驾车途经仔大挢,因涉嫌违例驾驶遭一名警员截停准备票控,不料建安娜甫下车,不发一言即怒气冲冲地掌掴该警员一巴,随即登车绝尘而去。

另外两名与尹国驹名字联上的女子分别是叶嘉怡及杨爱贞。

叶嘉怡貌美动人

被公认是尹国驹第三任妻子的叶嘉怡,美人胚子,高挑身材配合长发,不少兄弟都认为这位阿嫂十分美丽。叶嘉怡对尹国驹似乎一往情深,「崩牙驹案」审理期间,叶每次均早早入庭旁听。

至於洋名Joey的杨爱贞,二十三岁。九四年落选亚姐,曾拍电影《六魔女》、《南洋第一邪降》等三级电影。九八年一月,诞下一女尹倩君(Money)。尹国驹被捕後,杨爱贞寂了一段时间,直至最近被娱乐记者发现她在中区兰桂坊与朋友消遣。前日下午,杨赶往澳门准备出席昨天法院宣判,惟在澳门入境时遭拒,无奈失望返港。

杨爱贞入境被拒

可能是受到杨爱贞的娱圈背景影响,尹国驹近年醉心娱乐事业,曾在澳门举办刘德华演唱会,并在演唱会上以嘉宾身分与刘德华合唱,他又自资拍摄自传式电影《濠江风云》。原来他十来岁时曾叁加本港凤凰公司出品的电影《肝胆照江湖》的「茄喱啡」。

除此之外,尹在九八年初的一个月内,先後接受两本国际新闻杂志《新闻周刊》(Newsweek)及《时代杂志》(Time)的访问,缕述自己的发史及在澳门的各种投资等,风头一时无两。

在尹国驹自资拍摄的电影《濠江风云》中,剧中人物「巨哥」曾有独白:「成也风云,败也风云,我造我命运!」这彷佛也是尹国驹的选择。

以崩牙驹为原型的电影《濠江风云》

《濠江风云》不要求赞美尹国驹  主演:方中信、任达华、郑则士、蔡少芬、郭可盈

1997年,他决定出资为自己拍一部传记片,也就是后来的《濠江风云》,“十四K”帮会甚至出动了数千帮众充当群众演员,在当年成为澳门一时壮观的盛事,该片影响甚大,后曾在港澳两地被紧急禁演。从此以后,“崩牙驹”开始高调以商人自居。尹国驹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采访时说,他之所以这么做,部分原因是向世界展示他并不如传说中那么严厉、没心没肺“我很好相处,也很有趣。”。“崩牙驹”也一举成为国际级人物。他的“崩牙驹”绰号在这里第一次被翻译成英文“Broken Tooth”,由于这篇对黑帮大佬的采访而成了凶狠残忍的代名词之一,而在欧美闻名。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4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