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刘襄是铲除诸吕行动中的功臣,他的死却存在两大疑团

刘襄虽然因为是强势皇孙而被功臣派排除在拥立新君人选之外,但是,刘襄的功劳却是万万不容埋没的。刘恒以代王身份入主登基之前,心中十分矛盾:去,是其所愿,但怕有诈;不去,又不甘心。力主刘恒进京的中尉宋昌为代王刘恒分析天下大势,其中一重要理由是功臣派畏惧皇族派的力量:

方今内有朱虚、东牟之亲,外畏吴、楚、淮南、琅邪、齐、代之强。(《史记·孝文本纪》)

这里的“齐”即齐王刘襄,“朱虚、东牟”即刘襄的弟弟朱虚侯刘章与东牟侯刘兴居。此时,代王刘恒将刘襄及其弟刘章、刘兴居视为“自己的”力量。

刘恒登基称帝之后,理应非常感谢皇族派的拥立之功。他的三位侄子刘襄、刘章、刘兴居是皇族派中的翘楚,所以,汉文帝对刘襄三兄弟都进行了奖赏。刘襄得到的回报是:在吕后时期被夺走的齐国三个郡(城阳郡、琅邪郡、济南郡),名正言顺地归还给了齐国。

刘襄是铲除诸吕行动中皇族派的首功之人。没有刘襄首举义兵,灌婴就不可能被吕产任命为大将军而获得兵权(这是吕氏集团犯的历史性错误);灌婴无兵权就不能拥兵自重,灌婴不能拥兵自重也就没有功臣派与皇族派联手的可能。所以,刘襄是这场宫廷政变的首义者,他得到赏赐是完全应当的。

功臣派周勃增封一万户,陈平、灌婴都增封三千户,刘襄仅仅是物归原主,没有任何增封。对这样的结果,刘襄一定会有想法。据《史记·齐悼惠王世家》记载:汉文帝刘恒即位的当年,死了两位刘姓诸侯王:第一位是当年三月病故的楚元王刘交,第二位就是齐哀王刘襄。

刘交下世当属正常。刘交是刘邦的小弟弟。刘邦去世之时六十二岁,吕后执政了十五年,刘邦如能活到刘恒即位这一年,应当是七十七岁。刘交是刘邦唯一的小弟弟,所以,刘交的年龄应当在七十岁上下。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王爷病故,应当属于正常死亡。

刘襄的故去却存在两大疑团。

首先,刘襄死时太年轻。

刘襄是齐王刘肥的长子,刘肥又是刘邦的庶长子,假如刘肥与父亲刘邦的年龄差距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刘肥的长子刘襄与刘肥的年龄差距也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那么,刘襄与祖父刘邦的年龄差距当在四十岁至六十岁之间。如果相差四十岁,文帝即位当年刘邦七十七岁,刘襄当是三十七岁;如果相差六十岁,刘襄当是十七岁。考虑到此前刘襄起兵,他的弟弟刘章在这场宫廷政变中建立殊功,另一个弟弟刘兴居还主动为代王刘恒“清宫”,加之刘章、刘兴居在吕后执政的后期都已经在皇宫中任职,所以,刘章的年龄不应当在十六岁以下。如果考虑到这些因素,刘襄和祖父刘邦的年龄相差不大可能是六十岁,相距四十至五十岁比较合适。这样,刘恒即位的汉文帝前元元年(前179),刘襄大概是二十七岁或三十七岁左右。但是,不论刘襄是二十七岁还是三十七岁,辞世都属不正常;毕竟他们的祖父刘邦一生受过两次重伤,还活到六十二岁啊!

其次,刘襄未患恶疾。

如果刘襄是患绝症而卒,史书当有记载。史书无载,极有可能是刘襄并未患重病。一个二十七岁到三十七岁奋发有为的青年皇孙,又无重病,怎么会突然死亡了呢?刘襄最有可能是因为咽不下这口窝囊气,活活被气死了。当年他的父亲就是因为受了吕后一肚子窝囊气,郁郁寡欢而死。

这样的遗传基因决定了这个家族的人不能生大气,如生大气必然伤及生命。

问题是,为什么会产生这么一个悲剧呢?

我们先看《史记·齐悼惠王世家》记载的一个真实故事:

刘襄起兵剿灭吕氏集团的发起人之一是当时齐国的中尉(齐国最高军事长官)魏勃。灌婴率重兵驻屯荥阳之时听说此事,在诛灭诸吕之后,便专门派使者召见了魏勃。见到魏勃后,灌婴询问他为什么最早教唆齐王刘襄起兵。魏勃回答:这就像突然遇到火灾,能顾得上先报告主人再救火吗?回答完之后,魏勃退到一旁,两腿直发抖,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灌婴仔细打量了一番,笑着说:人们都说魏勃勇敢,我看只是一个庸人而已,什么大事也办不了。于是,放魏勃回去了。灌婴为什么要在平定诸吕之后召见魏勃,史书没有任何记载,也许是想见识一下这位最先策动闹事之人。汉代中央政府对诸侯王的管理非常严格,任何人敢于率先策动诸侯王反叛中央政府,都是一件非常抢眼的大事。

魏勃并非一个庸人!

魏勃年轻的时候,曾想求见当时任齐国国相的大功臣曹参,但是,魏勃家里贫寒,没有办法见到曹参。他想了一个主意,每天夜晚为曹参手下一位舍人打扫大门外的卫生。曹参的舍人对有人夜夜为他家打扫大门外的卫生感到非常奇怪,专门在夜晚守在大门旁,果然见到了“义工”魏勃。这位舍人问魏勃为什么要这样做,魏勃实话实说:我想拜见曹国相,但是没有门路,只好天天为您打扫大门卫生,想通过您拜见曹国相。在这位舍人的协助下,魏勃见到了齐国国相曹参。曹参留用了魏勃,并因为魏勃的进言发现了他的才华,先任命他做自己的舍人,后把他推荐给齐王刘肥,刘肥任命魏勃担任内史。内史是诸侯国国都的最高行政长官,可见魏勃并非一个无能之辈。

这次听说大将军灌婴召见自己,魏勃就知道大事不妙,所以,他回答完灌婴的话以后,有意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骗过了灌婴,留下了一个庸人的印象。

这只是一件小事,但是从中可以看出,身为反对诸吕的功臣派重臣灌婴,对首先唆使齐王刘襄起兵的魏勃已经十分关注,因为这毕竟是以地方诸侯的身份反叛中央政府。

灌婴发出的这个信号非常凶险!历朝历代靠他人政变上台之人,事成之后都容不下为他们做嫁衣的人,这就叫过河拆桥!常言:过河不能拆桥。这只是就常理而言,如果论及皇权,恰恰相反,过河,必须拆桥。晋惠公是在权臣里克连杀晋国二君之后被里克捧上君位的,但是,晋惠公一即位,立即开始削弱权臣里克的权力,最终杀了里克。南朝刘宋时,刘义隆杀徐羡之、傅亮、檀道济,亦是如此。

汉文帝刘恒也逃不脱这个铁律。

功臣派容不下以诸侯起兵反叛中央的刘襄只是一个信号。

汉文帝刘恒是依靠刘襄起兵,灌婴倒戈,周勃、刘章诛杀诸吕才得以称帝,但是,刘恒即位之后,对率先发兵反叛的刘襄深怀戒心,特别是听说刘襄起兵是为了自己当皇帝,对刘襄已不是单纯地戒备,而是千方百计地打压。

这就注定了齐王刘襄的悲剧命运!

鞋子的大小只有自己知道。刘襄受到汉文帝如此压制,他自己心里最明白,我们说他气愤而死,并非妄断。

摘自《王立群读<史记>之文景之治》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4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