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东极岛:相聚有时,后会有期! 后会无期东极岛

彭勇|文

在前往东极岛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在普陀山一家私人旅馆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自从在电影院看了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之后,我就对被当地渔民戏称为“风的故乡、雨的温床、雾的王国、浪的摇篮”的这个旖旎之地,产生了无限神往。

如今,当魂牵梦绕的东极岛离我只有咫尺之遥时,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要去见许久没见的初恋情人,期待中又有些浅浅的忐忑。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我就拖着行李箱来到了普陀山客运码头。此时,售票大厅的大门紧闭,广场上等候买票的游客也是寥寥无几。正当我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时,突然间听到背后有人在叫我。

“哥们,你这么早就去沈家门?”

“嗯,没办法嘛。因为去东极岛的船每天只有上午8点半这一班。虽说,这几天是端午小长假,但是不能肯定下午会不会增开”我扭过头一看,原来是两个皮肤稍显黝黑的年轻人。

“这么巧,我们也是去东极岛。要不咱们一起吧,也好有个伴儿”

“这个当然没问题。”我赶忙应允下来。

后来我才知道,主动找我搭讪的人名叫沈伟根,他和另一个小伙伴都来自浙江嘉兴。

还真应了“人算不如天算”那句话。虽然,我们到达沈家门码头刚过7点,不过今天的船票居然卖完了。这样的结果让我感到特别懊悔,早知道昨晚就不该在普陀山上过夜。

“看样子,我们只有在沈家门住一宿了”我看着同样很沮丧的沈伟根。

“你看还有这么多人排队,估计今天不止一班。”沈伟根似乎只是为了安抚我们不安的心。

“好吧,借你吉言!我想去周围转转,你们一有消息就告诉我”

说完后,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沿着海边缓缓走去。从5月14日抵达上海至今,在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早已习惯孤独带给我的那种宁静与放空。

虽然,眼前飞翔的海鸥与码头上停泊的船只构成了一副副美丽的画卷。不过,我的脑海里却一遍遍地回放着《后会无期》里有关东极岛的画面,活脱脱一个身未动,心已远的真实写照。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难道下午真的会加开?我寻思着。

“勇哥快回来,下午的船票就要卖了”

“好的,好的”我一扫颓废的心情,激动地往售票大厅赶去,内心大声呼喊着东极岛,我要来了!!

经过了大半天痛并快乐的折磨,我们终于在下午一点半登上了驶往东极岛的船。

站在甲板上,我们望着无边的大海与天相接,海风迎面吹来,偶尔会看到几只海鸥追着船只翱翔在海面,会有一种心旷神怡的美妙感觉。船舷划出的阵阵波浪,一层一层推向远方,激起的朵朵浪花,像跳动的白色音符,奏响船舶前行的乐章。

东极岛啊,你人杰又地灵

太平洋的风儿最先吹到你

东极岛,东极岛

大陆最东的岛屿

海浪都来亲吻你

……

惬意之余,我们还不失时机地哼唱着《东极岛歌》。此时,歌声、欢笑声和大海的波涛声合成了一首美妙的交响曲。

从沈家门半升洞码头出发,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航行,我们抵达了东极镇政府所在地的庙子湖。当码头上硕大无比的“东极”两字映入眼帘之际时,我悬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虽然我还得转船赶往目的地东福山岛。

这里需要科普一下的是,东极岛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地理名称,也不是指单个的岛屿,而是习惯上对舟山市普陀区东极镇所辖的所有岛屿的总称,其地理上的正式名称应该是“中街山列岛”。据当地人介绍,目前东极岛有三个岛屿上有人居住,除了《后会无期》重要的外景拍摄地庙子湖外,还有青浜岛和东福山岛。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东极岛不是最东边的岛屿,真正最东边的是嵊泗岛。相比于人气更旺的东极岛,嵊泗岛之所以不那么被人熟知,想必与名字没有取好有很大关系。

由于与我同行的沈伟根目的地就是庙子湖,于是我们只好就此告别。只是不知这一别之后,何时才有重逢的机会。望着小沈消失的背影,我不禁感叹,生命中的某个时刻,偶尔相聚的人可成为知己,这样的缘分,各自在无知中早早埋下伏笔。

离开庙子湖后,再坐大约45分钟的船就到了东福山岛。

“没去过东福山,不算到过东极岛”。在东极最蓝的海水、三岛最美的风景和时间如静止般的宁静氛围,只有在东福山才能真正体会得到。此处也是由英国格林尼治国家天文台测定的祖国大陆居人岛新世纪第一道曙光照射点所在地。

它怎么可以这么蓝!

它怎么能像纯洁无辜的眼睛那样,这么望着你。让你不知做什么才好。

刚刚上岛后,我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迷人的景致,差点忘了给客栈老板打来接我的电话。

我住的客栈位于东福山的半山腰,视野很宽广,推开窗户立马就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深呼吸一下还可以闻到咸咸的海水味,太泌人心脾了。放下了行李后,趁着天色尚早,我迫不及待地往后山走去。

行走在山坳中错综复杂的石板铺就的小路上,感觉真好。我找了一处悬崖峭壁,坐在上面,望着终年白云缭绕的壮丽景色,静静地发呆。当你眼前只有辽阔海岸,当你的耳边只有寂寥海风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多喋喋不休的事情如此遥远和无意义。

在客栈吃过晚饭后,我独自来到了岛上唯一的酒吧。说是酒吧,其实更像是10年前的KTV。虽然生意很冷清,包括我在内总共也不到5个人,但是老板脸上并没有一丝的不安,反而格外享受音乐带给他的激情。当音响里放出他熟悉的歌曲的时候,这位60后的老板还会跟着大声哼唱起来。

或许,这就是纯粹而毫不掩饰的生活,也或许只有在远离尘世的东福山才能触摸到这些。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发现大雾弥漫,从客栈往灯塔方向望去,有一种末日世界的即视感。老板对我说,你要出去就趁早,看样子今天可能会下大雨。我心里咯噔一下,能不能等我明天走了后再下雨,毕竟还有大半个岛没有去呢。

果然不出所料,刚吃完午饭不久,让我不安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只见豆大的雨点顺着海风拍打着玻璃,外面的景色变得模糊起来。好几次我都试着穿上雨衣出去,都被雨势吓得回来。我只好待在客栈里,趴在窗户上亲眼目睹了这一场罕见的暴风雨。没有WiFi,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视信号,甚至就连偌大的客栈里只有我一个房客,在这样一种与世隔绝的环境中,给了一次难得的与自己心灵对话的机会。

诚如陈丹燕老师所言:“当旅途中你渐渐敞开了内心的门,你便永远都会记得那些感受到的东西,那段旅途就成为你在内心世界里的风景,永远都在那里,永远伸手可及,比一张照片更多。”

万幸的是,这场暴雨没有影响我的行程。次日,下了几乎一天的雨突然停了,是时候带着遗憾与不舍向东福山岛说再见了。

在返回沈家门的途中,利用等船的间隙,我和其他几个小伙伴在一位导游的带领下,乘观光车游览了庙子湖岛的几个著名景点。包括财伯公塑像、东海游击队烈士纪念碑、东翔亭观潮、战士第二故乡、海疆卫士门、东海第一哨以及电影《后会无期》的片场。

这其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后会无期》里出现的“第一弯道”、“金毛坡/龟毛坡”和胡生家的小楼等景点。这些熟悉的场景出现在我眼前之时,我突然觉得自己走进了电影画面里,与冯绍峰、陈柏霖等明星飚戏,嗯,这种体验太神奇。

而就在我回到家里,打开视频网站,再次重温《后会无期》的时候,电影又带我返回到那个堕入回忆与相片中的世界,那种感受好迷人。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3375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