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鲁迅:藤野先生,我永生难忘!藤野:鲁迅是谁?那个中等生吗? 藤野严九郎

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摘自鲁迅的《藤野先生》

《藤野先生》是鲁迅所写的一篇回忆性散文,讲述到了他在日本留学期间的一些所见所闻和经历,以及思想的变化,还有他的恩师藤野严九郎,鲁迅对藤野严九郎尤为感激,讲到“只有他的照片还挂在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永生难忘。

藤野严九郎于1874年出生在世代为医的家庭,念小学时曾跟着老师野坂学习过汉文,18岁时进入到了爱知医学校(现名古屋大学),毕业拿到医生开业证明书后,在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院学习解剖学一年。

1901年~1915年,藤野严九郎应聘到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现日本东北大学)担任解剖学讲学,并且一年级的正副班主任大体上是由敷波重次郎和藤野严九郎担任,而根据学校的规定,正副班主任需要负责学生的学习态度、管理教导、出席情况、考试成绩等。

1904年9月,鲁迅东渡到日本,进入到了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医,当时,鲁迅认为医者仁心,可救人,但进入到日本的学校后,鲁迅深刻的认识到理想是饱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时的日本社会对中国留学生并不友好,鲁迅在书中也写到了“中国是弱国,所以中国人是低能儿,分数在六十分以上,便不是自己的能力了:也无怪他们疑惑。”

当日本学生以及日本的老师毫不掩饰地看不起中国留学生时,藤野严九郎的态度显然非常“和蔼”,比如藤野严九郎会看鲁迅的讲义,还用红笔添改,既修改脱漏的地方,还连文法的错误也修改。

另外藤野严九郎就解剖课还会对鲁迅说:“我听说中国人很敬重鬼,所以很担心,怕你不肯解剖尸体,现在总算放心了。”因此鲁迅对于这个老师有着极好的影响。

后来鲁迅成为大文豪,写文回忆藤野严九郎,有记者便去采访过藤野严九郎,然而藤野严九郎对鲁迅并没有多少印象,还问过“鲁迅是谁?”鲁迅写《藤野先生》一文时,藤野严九郎早已经离开了仙台医专,回到故乡后自立诊所。

藤野严九郎对往事回想了许久,想起自己曾在仙台有一所房子,周树人可能去他家玩过,后来依稀想起周树人这个学生的学习成绩并不出众,不太确定地说了一句“那个中等生吗?”

其实藤野严九郎并没有刻意关照中国留学生,作为一名老师,他同样喜欢聪明且成绩好的学生,但由于藤野严九郎小的时候学习过汉文,对中国留学生的态度,并不像其他老师那般“刻意”对待、轻视。

但由于当时的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尴尬处境,鲁迅反而在藤野严九郎得到了片刻“温情”,记忆犹新,对藤野严九郎充满了感激,然而那些事情,在藤野严九郎看来,不过是他在完成自己的工作,因此藤野严九郎对鲁迅这个中等生并没有特别多的影响。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2805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