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北方传统炒面,是志愿军打胜仗的一大功臣,周恩来曾亲自动手制作 美国如果全力打志愿军

炒面是一种传统食品,在中国北方再普通不过。

可是在朝鲜战争中,作为一种军需用品,炒面却立下赫赫奇功,帮助志愿军打败了美军。

被饥饿威胁的军人

中国有句古话,"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拿破仑也有句话,"士兵是靠胃打仗的"。两国较量,首先是后勤的较量。

但是战争不是体育比赛,给你充分的准备时间,有些战争突如其来,让人来不及准备,让人没有选择,不能逃避,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也只能见招拆招,硬着头皮来打,比如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初期,志愿军没有军舰、缺乏战机,海空优势被"联合国军"掌握。

在这样的情况下,志愿军不但打起仗来非常吃力,战争物资也无法保障,对前线将士来说是生死考验。

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依仗着绝对的空中优势,竭尽全力对我军运输线进行狂轰滥炸,公路桥梁和运输工具,都成为美军的重点打击目标。

"联合国军"指挥官李奇微将军叫嚣说:这样下去,要不了半年,我们就能掐断中国军队的后勤供应线,把那些中国军人饿死、困死,我们就能以最小的伤亡赢得胜利。

这样一来,志愿军面对的挑战不仅是正面战场,也有后方运输线,无论哪条战线,都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在战争初期,对方空中力量非常强大,志愿军运输部队遭受重创。

在短短一个月内,负责后勤运输的2300辆汽车,就损失了1300辆,占总车辆的将近六成。

在上甘岭战役期间,火线运输员的伤亡率更是高达十分之九,死亡人数甚至超过了高地坑道部队的伤亡率。

秦基伟军长说,通往上甘岭两个高地的山路,每一寸都洒满了火线运输员的鲜血。

在敌人凶猛的炮火下,大量的物资同样因此被损毁在路上,能送进坑道的少之又少。

即使我们的运输物资经过艰难险阻,送到了前线,战士们得到了一些粮食,但还是不能变成食物。

因为敌军战机就在上空盘旋,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一出现炊烟和火光,就会招来美军战机,劈头盖脑往下投掷炸弹。

一位志愿军老兵回忆说,在朝鲜战场上战士们不怕敌人的狂轰滥炸,不怕美军的钢铁洪流,不怕美军的先进武器,但就怕没有吃的,那样就会饿肚子。

可是事实上,因为后勤跟不上而造成前线部队断粮饿饭的情况,不但无法避免,还经常出现。

第一次战役中,志愿军第42军曾断粮三四天,不得不去地里挖土豆充饥。

第40军7个营曾经因为断供,而三天三夜粒米未进。

在一部朝鲜战争的回忆文章中,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催人泪下的场景: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58师173团在围歼美军主力海军陆战一师战斗中,美军盘踞的一个小高地时向我军不停射击,给我军的进攻带来极大威胁。

首长下达命令,让他们团无条件消灭美军,攻占高地,为消灭美军主力创造条件。

全团上下都很明确战斗的意义,他们向团长说,我们不怕死,有决心拿下高地。

但是在战斗开始前,我们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给大家每人发几个土豆充饥。

团长看着这些在冰天雪地里,穿单薄衣服的面黄肌瘦的战士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即便如此,在拉不动枪栓的情况下,饥肠辘辘的战士凭着一腔热血冲到美军阵地前,靠投掷手榴弹和炸药包,拼刺刀与美军开展肉搏战,硬是把这个高地拿下来了。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筋疲力尽,躺在雪地上很久都站不起来。

一场战斗可以这样,总不能场场一直让战士们饿肚子打仗,那可如何使得?精神不能万能的,必须要靠身体配合。

炒面走到前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解决战士的吃饭问题?

当时压力最大的,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的洪学智,因为他就是主管后勤工作的。

他在《抗美援朝回忆录》中专门讲述了,因为志愿军断粮而引得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大发雷霆,毛主席、周总理也忧心忡忡,一再批示要迅速解决这个问题。

"后勤供应出的问题,彭总和我都知道","我们在前面也想了很多办法…但是由于客观困难太多、太大,都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李聚奎更是心急如焚,因为抗美援朝战争前期,志愿军的后勤保障工作都由东北军区后勤部负责的,他是第一责任人,重担直接在他的肩膀上。

开始的时候,有人提议用饼干来解决这个问题,事实上饼干做口粮再合适不过了,东北军区后勤部也确实做过这方面的尝试。

可是问题随之出现了,生产饼干不但成本高、生产设备不够,产量上不去;而且饼干的体积大,运输不方便,战士携带也不方便,难以满足几十万志愿军战士的全部需要。

饼干不行,还有什么成本低廉、生产简便、能量不小、体积不大,携带方便的食品呢?李聚奎开始苦苦思索。

李聚奎是一名老红军,爬雪山、过草地,什么样的日子都经历过,当然也挨过饿。

他突然想起,有一次跟部队失散,在寻找组织的过程中,在西北老百姓曾经吃过一种叫"炒面"的食品,觉得它非常适合前线将士食用。

现在说起“炒面”,大家会觉得它是流行祖国大江南北的一道快餐,具体操作就是把面条加上葱蒜姜和蔬菜,用热油下锅烹调、美味可口,饿的时候蛮叫人馋涎欲滴。

但是这种快餐“炒面条”,当年在前线的志愿军战士是不能得到的。

所以志愿军需要的,是既能够长时间存放,又方便携带的食品,这种方便食品最基本的要求是不能含水分(减重),要含有足够的营养,能维持前线将士维持生命的基本需求,还无需起锅蒸煮,需要的就是入口即食。

那么炒面是如何制成的,符不符合上述要求呢?

炒面不是在朝鲜战争时发明的,它原本就是流行在广大北方地区的一种食品,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

它的制作流程就是将玉米、黄米、大豆、芸豆或其它粮食分别在烧热的大锅中进行翻炒,炒到九熟后(十成熟容易炒糊),再按一定比例磨制成粉(也可以先磨成粉再炒制),最后加入适量的食盐和调味品,食用时用水调制成糊状即可。

炒面是北方人外出的时候一种应急的方便食品,虽然从营养价值上来说并不适合长期食用,但如果炒制得当,有开水调制,口感还是不错的。

关于向志愿军提供炒面,还有这样一个说法:中央一位领导听说前方将士食品供应不及时,就对东北地区的负责人说,一定要让我们的战士"吃好面"。

这位负责人把"吃好面",听成了吃炒面,于是就开始安排向志愿军供应炒面。

不管怎么说,国家领导人非常重视,地方领导也抓好落实,将炒面源源不断运送到前线,解决了志愿军的吃饭问题,这是不争的事实。

(志愿军战士津津有味吃炒面、乐在其中)

不过在炮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吃炒面,肯定没有在家里吃炒面那么惬意,是另外一种感觉。

志愿军老战士回忆:

"我们在战场上被美军飞机压着,不能生火,哪里去喝开水,能喝凉水都非常不错了。到了冬季的时候,喝凉水也是奢望,因为水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根本就不能喝。唯一的解渴方法是吃雪。"

"炒面是干的,不吃炒面太饿,吃了炒面太渴,所以只能一把炒面一把雪。"

"雪是取之不竭的,因为山上的积雪往往有半尺厚,常年都不化,随处可见,随时可取,所以战士们把雪称为老天给的'救命水'。"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结束时,志愿军前线指挥部收到了后勤部门送来的炒面,彭老总迫不及待将其打开,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争先恐后进行了品尝,大家不约而同点头称赞。

彭德怀总司令更是兴致勃勃,他详细询问了炒面制作过程,一拍大腿说"好好好,就是它了。"末了还不忘交代一句"炒面的时候一定要把原料洗干净啊。"

根据前线反馈的信息,东北军区后勤部很快制定了"以炒面为主,制备熟食,酌量提高供给标准"的配送方案。

就这样,从1950年11月下旬即第二次战役发起前后,后方开始向前线大量供应炒面。

全国掀起炒面热

前线战士有了炒面之后,吃饭问题就可以彻底解决了,再也不为吃而发愁,可以专心致志地去打仗,美军想困死、饿死我军战士的图谋就会注定失败。

可是朝鲜战争中国出兵78万,也就是78万张嘴,让前线的每一名志愿军官兵都吃上炒面谈何容易。

按照一个人每天一公斤来计算,全军每天的需要量就是780吨,运输问题努努力可以解决,但是加工制作就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了。

因为当时在国内电动粉碎机还没有普及,大多数的地区的粮食加工还是用石磨,靠牲口和人力来拉动粉碎,不仅吃力费劲,而且工作效率非常低。

(夜以继日制作炒面)

粮食磨成粉之后,炒制的程序也是完全靠人力完成,效率可想而知。

根据统计,前线将士即使按照每人每月规定数量的三分之一供应,也需要7800吨,而中国的整个东北地区当时的供应量只有1000吨。

于是东北人民政府为此专门下达了一个文件:《关于执行炒面任务的几项规定》。

《规定》决定在东北实行总动员,把制作炒面当作一项作战任务来贯彻执行,向党、政、军、民各部门层层分配,层层落实,各单位都下达了具体工作任务,以保证能够保质保量完成炒面供应。还有很大缺口。

东北人民政府高度重视,专门下发了《关于执行炒面任务的几项规定》。《规定》把制作炒面的任务向党、政、军各单位层层分配,下达各单位每天制作炒面的数量。

与此同时,各街道、各乡村也积极行动,发动家家户户赶制炒面。

在第二次战役进行的时候,中共东北局又召开了一个专门后勤保障的会议,东北地区的党、政、军各方面的负责人悉数到齐。

他们惊喜地发现,主席台上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孔——政务院总理周恩来。

周恩来在百忙中,特地从北京赶来参加这个被定名为"炒面猪肉会议",足见党和政府的重视。

炒面煮肉会议给东北制定的任务是,在一个月之内制作650万公斤炒面和52万公斤熟肉。

不过东北人民也不是独自战斗,全国人民不会袖手旁观。

1950年11月17日,政务院在向华北、中南各省布置任务,发动各地动员起来夜以继日炒面。

北京也不例外,分到了50吨的炒面任务,占到华北地区总任务是十分之一。

11月20日,政务院下达给各地的任务提高了两倍,北京的任务增加100吨。

周恩来总理不但亲自到北京市的一些机关视察炒面落实情况,还身体力行,与机关的同志一起动手制作炒面。

叫人感动的是,周恩来右臂受过伤,只能靠一只臂膀操作,累得汗流浃背也不休息。

在周恩来的亲自关心和指示下,国内仅用半个多月的时间,第一批2000吨炒面就送到了前线。

据统计,从志愿军入朝到1951年6月第五次战役结束,共向前线运送此类干粮3万余吨,占运粮食总数的六分之一。

(后期部队战士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向前线运送炒面)

彭老总曾经动情地说:

"多亏了全国人民的炒面,如果没有它,战士们就要饿肚子。"

炒面创造奇迹

"有一次,我见到一个战士,在防空洞里吃一口炒面,就一口雪。"这是《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中,作家魏巍关于志愿军战士吃炒面的描写。

战地摄影记者李晞,也用相机拍下志愿军战士吃炒面的珍贵镜头—《一把炒面一把雪》。

跟志愿军战士艰苦生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军的伙食却好得不得了,跟我军有天壤之别。

38军在西线穿插阻击的时候,在公路两边,曾经伏击过一支撤退的美军车队,缴获了一车车战略物资。

刚开始后大家以为车上装的是武器弹药,搬到山上打开后,才知道那是配置好的美军野战伙食供应箱。

打开之后,战士们一个惊得直吐舌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那些箱子里有火腿肉、炒鸡蛋丁罐头、午餐肉罐头、牛肉罐头、猪肉,还有豆角丁罐头、盒装奶油饼干、盒装奶油面包,箱子里还配置速溶咖啡包、盒装果酱,有的箱子里甚至有可乐、咖啡和威士忌洋酒。

更让战士们感到难以置信的是,箱子里竟然有不同牌子的香烟,有骆驼牌还有"幸运攻击"香烟,还有一同配置的大板巧克力糖和小包装口香糖,除此之外,每箱中还有两包解手用的手纸。

让对方尴尬的是,美军士兵拿着先进武器,吃着最好的食品,享受着如此高的待遇,精神状态却很一般,厌战思想情绪在军中蔓延。

可是我们的志愿军战士,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吃着最原始的食物,却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浑身充满力量。

当时在志愿军中流传着一些顺口溜:"一把雪来一把面,照样打过三八线"、"一口雪来一口面,吃着活捉李承晚"(当时南朝鲜领导人)、"吃着炒面扛着枪,打败美帝野心狼"。

毫不夸张地说,炒面是志愿军打赢朝鲜战争的一大功臣。

在上甘岭战役的拉锯战中,一个美军军官在攻占了山头之后,来到志愿军战士的坑道里,他非常好奇,志愿军战士是如何在他们的狂轰滥炸下,在补给线被切断的那些天靠什么坚持下去的。

当他看到那些炒面的时候,抓了一点抿到嘴里,咀嚼了一下,找到了答案。他回去后,在日记中写道:

"在尝到那些'食品'后,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我被震惊了、被震撼了。中国军人就是靠它们维持生命,坚守高地,爆发出无限的能量。"

(肩上挎的袋子里就是炒面)

他感叹叹说"那一刻,我有一种预感,这场战争,我们打不赢,战争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志愿军战士们用干粮袋在领炒面)

需要指出的是,炒面奇迹是各方努力的结果,炒出来之后,如何运到前线,也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为了将炒面顺利运送到前线,22万后勤战线指战员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在后勤司令部的统一指挥下,不怕流血牺牲,建立起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粉碎了美军企图困死志愿军的阴谋。

1951年底,我军的后勤供应状况明显改观,志愿军的粮食基本上做到了正常供应,而且生粮慢慢增多,熟粮炒面的比例越来越小,逐渐被压缩饼干替代。

尽管这样,跟美军的伙食相比,还是有太大的差距。

但是伟人说得好:

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

志愿军先辈硬是靠着炒面加步枪,打败了牛肉加机枪的美国兵,打出了军威,扬起了国威!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2094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