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红星深度|塔利班将建新政府 “军事指挥链”转变为“国家治理结构”是考验 塔利班雅各布

据中新社报道,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8月31日表示,8月28日至30日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在阿南部坎大哈省主持召开领导人会议,讨论组建政府、国内形势和社会问题等事宜。

俄媒援引一位不具名的塔利班高级成员的说法称,塔利班将于9月3日宣布组建新政府,或将组建一个12人的执政委员会,除塔利班成员外,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加尼政府外长阿特马尔、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也将加入委员会。

分析认为,近年来塔利班内部主要依靠两个派系的联盟及多部落结构维系,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将“军事指挥链”转变为“国家治理结构”,无疑是一个艰巨的考验。

↑8月31日,塔利班人员在阿富汗楠格哈尔省街头的检查点警戒。新华社发

阿富汗新政府架构会是怎样,是否与此前塔利班统治时期相似,谁在争夺下一任政府掌门人之位?诸多问题引发关注。近日,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接受红星新闻专访,就如今塔利班的内部形势及未来的国家治理进行深度解读。

两大派系雄踞,对美谈判增强内部团结

据外媒报道,2013年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去世后,塔利班内部开始出现派系分歧。

一派是以塔利班最高咨询和决策领导委员会“奎达舒拉”为核心,支持奥马尔长子雅各布成为塔利班最高领导人,主要势力位于阿富汗西部和南部地区。其核心人物雅各布是塔利班军事委员会两位副领导人之一,控制“西区”13省,其中包括塔利班的“大本营”坎大哈。

↑阿富汗坎大哈,塔利班副领袖雅各布麾下的战斗人员。

另一派则是活跃在阿富汗东部的“哈卡尼网络”,其领导人希拉杰丁·哈卡尼是塔利班军事委员会的另一位副领导人,其部队如今控制着“东区”21省以及首都喀布尔。此外,“哈卡尼网络”还负责监督塔利班在边境的金融和军事资产,哈卡尼也被称作塔利班的“管家”。

对于派系分歧可能对新政府造成的影响,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告诉红星新闻,如今塔利班内部的几个派系相对还是比较团结,虽然在不同问题上存在分歧,但目前并没有发展到所谓的“敌对关系”。不过在此之前,双方之间的分歧曾有一度越来越大,朝着敌对关系发展。

根据此前资料,2014年5月,雅各布曾积极寻求“奎达舒拉”的支持,实现自己成为塔利班最高领导人的抱负。然而哈卡尼一派却坚决反对,双方的“僵持”让塔利班一度濒临瓦解,哈卡尼甚至已经命令自己的下属拒绝听从“奎达舒拉”的指令。

但随后,双方通过塔利班内部新建立的指挥系统相互妥协,分歧得以“暂时”解决,并就此形成了塔利班内部的最高领导层架构,一直延续至今。在塔利班最高领导人之下设有三个副领导人职位,四位领导人之下则是最高领导委员会“奎达舒拉”。

↑塔利班内部的最高领导层架构,在最高领导人之下设有三个副领导人职位。

其中,雅各布被任命为塔利班“西部地区”13省份的军事行动副领导人。哈卡尼则被任命为“东部地区”21省军事行动副领导人。两人还分别监管各自地区塔利班影子政府的任命。

朱永彪指出,由于美国政府决定从阿富汗撤军,并在多哈与塔利班展开了谈判,塔利班内部的团结在很大程度上得以增强了。

新政府架构“不会推倒重来” 或设“总统”高于执政委员会

尽管目前塔利班并未对外透露新政府的统治结构,但熟悉决策过程的塔利班高级人物瓦希杜拉·哈希米曾透露,它或将类似于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统治期间的权力结构。

据哈希米介绍,在塔利班上一次统治时期,最高领袖奥马尔一直躲在暗处,将国家治理的日常事务交给了执政委员会处理。他表示,现任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或将继续在一个新的执政委员会之上掌权,成为宗教、军事和政治问题的最高权威。

↑媒体梳理的塔利班内部组织结构图。

哈希米还指出,新政府与奥马尔领导的塔利班政权可能有一个关键区别,即可能设立一个类似“总统”的新职位,“总统”高于执政委员会,负责管理政府的日常事务,而阿洪扎达则在幕后发号施令。

朱永彪也认为,新政府的架构肯定与此前相似。“可能在那个基础上做一定程度上的改良,比如说吸收一部分其他塔利班之外的人员来参加,但更多的会与之前一样,不会推倒重来,也不会有太大的改革,不会有。”他说道。

而据俄媒报道,一位不具名塔利班高级成员表示,塔利班或将组建一个12人的执政委员会,除塔利班成员外,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加尼政府外长阿特马尔、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也将加入委员会。

对于“沿用相似的统治架构,塔利班可能重蹈覆辙”看法,朱永彪指出,塔利班并没有将“重蹈覆辙”列为考虑的因素,“塔利班方面并不认为,过去是因为自己的体制出了问题,导致美国入侵。而且在他们看来,自己倒台完全是因为美国的入侵。但现在,他们成功赶跑了美国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不仅如此,他们现在坚信,即使坚持和过去一样的体制,也不会有任何其他国家再入侵阿富汗了。所以这不是影响塔利班政权选择的一个因素。”朱永彪说。

三人争雄新政府首脑?“不确定性因素太多”

自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外界大多认为,阿富汗新政府首脑这一角色将由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出任。巴拉达尔是塔利班联合创始人,也是除了雅各布和哈卡尼外的塔利班副领导人之一。但随后又有消息称,奥马尔长子雅各布可能会成为阿富汗新政府首脑。

而据消息人士透露,在塔利班如今的三名副领导人中,哈卡尼才是最积极想要争夺总统一职的人。自从8月15日他带领塔利班战士占领喀布尔后,他就派自己的叔叔去各地“拉帮结派”,寻求阿富汗重要政治人物和部落首领的结盟。

↑哈卡尼麾下部队如今控制着“东区”21省以及首都喀布尔。图为塔利班“东区”部队的战斗人员。

朱永彪告诉红星新闻,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巴拉达尔或者哈卡尼担任总统的可能性更大,而雅各布胜出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他现在的角色只是塔利班的军事领导人之一,再加上他才三十岁出头还比较年轻,不大可能担任阿富汗总统一职。

但他表示,目前总统人选仍不明朗,因为存在太多不确定性因素。比如,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是不是还活着?他在这其中的角色会是什么?据阿富汗媒体当地时间8月29日消息,阿洪扎达正在坎大哈与塔利班的高层人物会面,共同商讨组建阿富汗新政府,预计很快就会公开亮相。

“另一个问题是,他(阿洪扎达)对这些人掌握能力有多强?再一个就是现在到底在这个谈判内部如何,目前都不太好说,因此没有办法判断(谁能成为总统)。”朱永彪说道。

政治领导人巴拉达尔处境有点“尴尬”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巴拉达尔作为塔利班二号人物频繁亮相发声,并被外界普遍认为将担任下一任阿富汗政府首脑,但他究竟对塔利班的指挥官和战斗人员有多大影响,却值得商榷。毕竟军事力量,才是塔利班内部真正的权力来源。

朱永彪指出,巴拉达尔在塔利班内部的处境较为“尴尬”。虽然他名义上是塔利班的政治领导人兼二号人物,但在塔利班内部的威望曾一度有所降低,在他代表塔利班与美国谈判成功后,才出现了一定回升。

↑巴拉达尔在卡塔尔领导和平谈判工作。

“所以,他目前在塔利班内部的地位比较独特,一方面有一定的声望,但另一方面又没有太多的实际掌控能力,是这么一个角色。”朱永彪告诉红星新闻。

随着多哈谈判进程的开展,外界也开始质疑以巴拉达尔为首的多哈政治办公室对阿富汗境内塔利班战斗部队的影响力。

因为在2020年2月,巴拉达尔谈判团队与美国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后,哈卡尼网络和“奎达舒拉”再次出现裂痕。英国伦敦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的塔利班专家安东尼奥·朱斯托齐称,2020年11月在喀布尔大学发生的恐怖袭击,其主谋正是哈卡尼网络,而这次袭击并没有得到“奎达舒拉”的批准。

因此,如果让巴拉达尔“主政”,塔利班政治委员会对军事指挥官及他们麾下的“影子省长”能有多大的影响力,能在多大程度上掌控他们,仍是一个谜。

“影子政府”或成新政府地方治理基础

在奥马尔死之后,塔利班为了消除派系分歧建立了一个所谓的“影子治理体系”。这一治理体系,帮助塔利班从松散的“地方民兵组织”演变成为更具纪律性、组织性的“政治军事组织”,也是帮助塔利班“卷土重来”的关键。

在朱永彪看来,这个“影子治理体系”在塔利班内部起到了以下两方面的综合性作用。

首先,这实际上是一个“替代性的政府”。在阿富汗政府控制薄弱、自己影响较大的地区,塔利班任命了自己的一些省长、县长、法官等角色。这些管理者的任命能帮助塔利班团结一部分势力,同时解决了争取民心的问题,还能发挥管理作用。

另外一方面来讲,“影子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巩固了塔利班内部的团结。“就是说,形式上它有一个比较完整的框架,让内部士气不至于散掉。”他解释道。他认为,塔利班组建自己的新政府时,该体系可能作为地方治理的一个基础。

此外,阿富汗安全专家特德·卡拉汉分析称,塔利班对阿富汗国家治理结构的决定,将决定该组织是继续团结一致,还是会分裂为“地区性领地”。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王薇

编辑 张寻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2093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