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弗拉·安吉利科:在宗教画中找到寄托和救赎

弗拉·安吉利科出生于1395年,作为一名虔诚的修士,他绘制了许多精美的湿壁画和祭坛画。

他精良的线条,以及对光和纯色的运用激发着其他文艺复兴的艺术家,其中包括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

弗拉·安吉利科,本名圭多·迪·佩特罗,在他加入佛罗伦萨附近的费埃索多明我会时,已经在给抄件画插图了。

人们称他为弗拉·乔万尼,而“安吉利科”这个绰号大概是在他去世后追加的。

关于弗拉·安吉利科,人们仅有的一点了解主要是来源于乔治·瓦萨里的著作。

除了教堂的资助外,弗拉·安吉利科也接受其他的委托,在他晚年期间曾游历甚广。

《天使报喜》

约1440年,在佛罗伦萨的圣马可修道院僧房中所绘的美丽的湿壁画大概是最使他扬名的作品了。后来被称作“受祝福的安吉利科”。

在一片充满着光与色彩的柱廊间,两个光环笼罩的人物相遇。他们都微倾着头,双可手交义在胸前,采取了-种相似的、优美而谦逊的姿态。

这幅平静的、冥想般的画面描绘了在基督教传统上的决定性时刻之一,即大天使加百列向圣母马利亚宣告,她已被上帝选作基督之母的时刻。

由多明我会修道士弗拉·安吉利科所诠释的《天使报喜》,是作为一幅信仰画为圣多米尼克的祭坛创作的,这座女修道院位于佛罗伦萨附近的费埃索。

由于在这幅画的下面有一个祭坛台座装饰,与之平行的描绘宗教场的形状是方形。

从对角线方向射来的光束落在马利亚身上,照亮了她斗篷上强烈的深蓝色,以及作为对比色的裙子上的桃红色调。

在圆柱的另一边,加百列闪耀的,有着金色图案的长袍,颜色与马利亚的裙子相似,同样与这饱满的、深重的蓝色互补。

天使弯曲的后背与马利亚优美的姿势十分协调,同时,也与他那厚重而精雕细琢的翅膀的曲线相呼应。

加百列翅膀的尖端越过了柱廊,进入了这幅画的第一个部分,并占据了它四分之一的构图,这一部分描绘了圣经中第一卷《创世纪》的一个场景。

这是亚当与夏娃被逐出伊甸园的一幕,它给整幅画添加了一种戏剧性,并将《天使报喜》置于这样一个背景。

看到亚当与夏娃沮丧的身影,从上帝的荣光中堕落,被逐出了伊甸园的沃土。他们朝着画面的边框行走着,禁果则置于他们赤裸的脚下。弗拉·安吉利科使亚当与夏娃的罪与马利亚纯洁的状态形成对比,使我们想起,基督即是为了替人类赎罪而生。

这件宝贵的作品展示了弗拉·安吉利科敏锐的观劈能力及高超的技艺。对光的运用、鲜艳的色彩、人物自然的姿态,这一切使得马利亚与加百列显得富有重量而栩栩如生。

建筑的结构同样透露出弗拉·安吉利科对透视的控制。通过其向后减缩的圆柱,构图便有了一种深度的感觉,两个人物都处在真实的物理空间中的印象也随即产生。

《圣尼古拉的故事》

在这方面,其他早期文艺复兴画家,例如马萨乔,是弗拉·安吉利科的同代人,也是最早在立体的环境中描绘可信而有生气的人物的画家之一。

然而,弗拉·安吉利科的作品所具有的那种精美和优雅使他有别于他的同代,他画了许多的祭坛画和湿壁画,其中包括好几个《天使报喜》的场景,它们全都以朴素的线条与鲜艳的色彩为特点。

对于他来说,绘画是一种精神的献身,而他的作品似乎传达了他从基督信仰中获得的力量与灵感,以及他在这个环绕着他的世界中发现的美好。

大天使加百列环绕在加百列头上闪耀的光环是由金粉绘制的,之后还经过了打磨和加工,增强了这位上帝首要信使的神性。

加百列谦恭的姿势就如同马利亚顺从的姿态样优雅,这两个人物,每一个都由一扇拱门框住,彼此相辅相成,圆融无碍。

弗拉·安吉利科给了加百列一个实体的人类外形,而他站立的姿态也很逼真。

与之相反,形状美丽的翅膀则明确了他的神性存在。每一根羽毛都是精心描绘的,而整体的感觉像是-只具有宽大翼展的鸟。你几乎都能感觉到翅膀在天使背部的重量。

这幅画的第一部分是它炽烈的源头而来,那金色的光束擦着大天使镀金的光环而过,散射在马利亚的面前,将两幕叙述性的章节连接起来。在天堂之光中,一只白鸽降落,它象征着圣灵。

在圣母马利亚在马利亚面部的精致刻画中,看到弗拉·安吉利科在细节描绘上的高超技巧。

作为一名抄件的插图画家,他拥有一种描绘精美的小型作品的能力。马利亚双手交叉的姿势,象征着她对上帝意愿的服从。

圣父在柱廊的中心圆柱之上,有一个蓄须男人的雕像。这是智慧的全知之父,上帝的图像。

装饰性的植物在柱廊之外的伊甸园占据着画面的前四分之一,它被不惜笔墨地以各种植物装饰着,宛如中世纪的挂毯。

在对前景草地上的花朵风格化的处理中可以看出,弗拉·安吉利科的作品受到了早期哥特式风格的影响。

在中央的圆柱上栖息着一只燕子,它位于马利亚和加百列的头之上,上帝的形象之下。它大概象征着基督的复活。就如基督的死而复生,燕子南飞后又在春天归来。画中,由于它的在场,使圣父、圣子、圣灵的三位一体整合了起来。

弗拉·安吉利科运用了线性透视使观者相信,在这座古典的柱廊建筑中存在着真实、立体的空间。科林斯式的圆柱在尺寸上递减,且似乎消失在背景之中,而群星点缀的拱形天顶也是同样。

通过门道可以看见一个小房间,在它的后墙上嵌着一扇窗户。然而,这里并没有一个单一的消失点,透视问题也没有完全解决。

弗拉·安吉利科活跃在佛罗伦萨艺术的转折时期,此时,哥特式的传统正在让位于更为成熟的技术。

在弗拉·安吉利科的一生中,他在不同时期创作的绘画与湿壁画中反复回顾了《天使报喜》这一主题。

或许对他而言,宗教是唯一的寄托和救赎。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183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