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青岛证大大拇指广场的江湖往事 证大

2012年8月3日,青岛证大大拇指广场正式开业。

这座位于崂山区海尔路和同安路路口的青岛首座体验式复合型城市生活广场,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左拥右抱海尔路商务一区、二区、三区,周边十几个高端住宅社区,还紧邻青岛大学华文学院、青岛海洋大学、青岛科技大学等高校,处于海尔路中央商务区中心地段。

即便是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大拇指广场仍然够庞大:商业面积75000平方米,酒店25000平方米,公寓65000平方米。

能在这么好的地段做这么大的买卖,老板当然要“有点东西”,青岛证大大拇指广场的老板,就是人称“沪上祁同伟”的戴志康。

号称中国私募第一人的戴志康,出身贫寒却心比天高,借着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大发展的东风,加上自身的聪明才智和胆大敢博,四十出头就成了名动上海滩的百亿富豪。他的名下,有做房地产开发的的证大集团,有高端别墅品牌九间堂,有商业社区大拇指广场,还有囊括美术馆、五星酒店、高端商场的商业综合体喜马拉雅。

心气太高又没配刹车系统的人总是会跌跟头的,想要“胜天半子”的祁同伟是这样,戴志康也是这样。

2019年9月初,戴志康因涉嫌非法集资向警方自首,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戴老板的跌宕人生这里就不赘述了,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去搜索吧。

就是这样一个呼风唤雨的大佬,却曾经在青岛港上吃了瘪,让他吃瘪的,是崂山一个土生土长的社区主任。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案例,披露了戴志康“吃瘪”的详细过程。

2005年,戴志康与青岛崂山小埠东社区合作开发青岛大拇指项目,小埠东社区以土地使用权出资,以土地固定回报的形式取得收益,双方合作成立了青岛证大公司,小埠东社区负责人王某成任公司副董事长,系作为公司股东小埠东社区的代表挂名,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也不领取薪酬,只是协助公司以社区名义在当地办一些手续。青岛证大公司是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子公司,高管由上海总部派遣,重大财务支出需要向总部汇报请示。

小埠东社区是项目合作方,上海证大公司先从银行贷款借给小埠东社区资金,以村的名义缴纳土地出让金、办理土地证,然后将土地使用权置入青岛证大公司,在具体项目建设过程中协调当地各方关系,包括规划方案提报、基建施工过程中遇到的现场问题等,项目完工后的项目验收、后期房屋销售等问题都需要小埠东社区出面协调,合作过程中主要是王某成出面办理。

以小埠东社区的名义交配套费的标准,要比以青岛证大公司的名义交低,双方约定以小埠东社区的名义缴纳配套费,实际核减金额以10%的标准给小埠东社区提成。

双方约定以土地证办理到青岛证大公司之日起或具备开工条件之日起,小埠东社区在38年内采用收取固定回报的方式从青岛证大公司分阶段获得总计3.6亿元(含税)的收益,不承担风险和亏损。履约完毕后,小埠东社区退出青岛证大公司,并不再拥有任何权益。

合同签完了,项目启动了,纵横捭阖的戴志康却发现自己遇到了对手,一个触及交锋盲区的对手。

先是大拇指项目的土石方工程,被王某成以高于市场价一倍的价格要走,使公司多支付了600多万元。该项目的土石方工程没有经过招投标,是王某成指定的施工单位和价格,逼着公司签订合同。

此后,2011年,王某成又要求公司购买一辆保时捷卡宴车供其使用,该车加上个性化配置,价格为262万余元。

而王某成的这些要求,青岛证大公司都认下了。至于认下的原因,戴志康是这样说的:

王某成为了个人私利,经常酒后到青岛证大公司闹事,要公司给他处理关系的费用、要东西。

纵横天下的戴老板,被一个酒彪子给治住了,不只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还有命门被捏的原因。

戴老板以为的对手,是“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的白衣飘飘,谁想到来了一个酒彪子,用最原始的酒后撒泼,就捏住了戴老板的命门。

这么大一个老板,命门也太好掐捏了吧?

王某成被逮捕侦办后,戴老板在证言中说:项目的审批手续都需要王某成配合才能顺利开展,王某成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话会想方设法给项目使绊子,影响项目进展,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公司只好答应他的要求。

为了少交一些配套费,被人捏的呆若木鸡。

做生意走歧路,过江的猛龙还不如木鸡。

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就在于稗子有一个提心吊胆的春天。

文/花满楼

编辑:董楠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1753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