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拜登不会放松对华科技打压,“技术是竞争核心”成为主流战略 邦妮美

走出去智库观察

当地时间2月19日,拜登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重申美国回归国际舞台,必须和盟友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准备。拜登还声称,欧美国家的公司在中国受到了限制,中国公司应该遵守同样的标准。

走出去智库(CGGT)观察到,科技无疑是影响中美博弈的最重要战略力量之一,拜登上任后亦首次将总统科技顾问提升至内阁级。未来几年,中国高科技企业将集体加快全球化步伐,必将在更多领域对美企构成竞争压力,中美科技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拜登政府在中美科技竞争方面有哪些战略?今天,我们刊发专注中国海外利益保护机构——保合风险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的分析文章,供关注中美竞争的读者参考。

要 点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1、美国对中国科技发展进行打压,相当程度上来自美国国家安全、情报和执法界专业团队对所谓“中国长期威胁”的共识,两党意见较为统一,拜登政府短期内大幅调整相关政策的可能性较小。

2、在投资审查领域,拜登政府也将继续采取措施“防止中国获取美国先进技术”,而且手法更加“成熟”。

3、未来中美技术关系将更为复杂,已经不能再用“技术战”来形容,应该是包括“竞争+遏压+合作”三大元素的复杂形态,竞争将是其中的主流。

正 文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拜登政府不会大幅改变对华科技打压政策

日前,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访谈中,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在谈到中国时表示:“我们不必发生冲突,但将展开极其激烈的竞争。”在中美未来的“激烈竞争”中,科技无疑是重要领域。从拜登上台以来部分涉华举措看,美国对中国科技发展进行打压,相当程度上来自美国国家安全、情报和执法界专业团队对所谓“中国长期威胁”的共识,两党意见较为统一,拜登政府短期内大幅调整相关政策的可能性较小。

首先,拜登政府难以放松对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的禁令和限制。1月下旬,美国半导体行业集团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敦促美商务部重新评估特朗普实施的针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出口限制,指出这对美国工业造成了不必要的伤害,并使美国出口商容易受到报复。然而,拜登政府在这方面的任何松动想法都被共和党对华强硬派“严加看守”。

在商务部长人选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提名听证会上,共和党议员的一个焦点问题就是如何应对中国日益强大的“科技威胁”。对此,雷蒙多声称,将利用商务部的权力采取积极行动,“保护美国人和美国网络不受中国的干扰”,并点名华为和中兴两家中企。然而,由于雷蒙多拒绝承诺将华为等中国公司留在美国贸易“黑名单”中,也未透露如何执行前政府制定的贸易规则和关税政策,因此遭到克鲁兹等共和党参议员的尖锐指责,并呼吁否决其提名。最终,在雷蒙多书面答复“我认为清单上的实体当前没有理由不留在清单上”后,参议院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才以21:3的投票结果通过了雷蒙多的任命提名,从而进入最终的参议院全院投票确认。

雷蒙多提名的曲折经历可被视为拜登政府在对华政策方面的一次“内部压力测试”,结果表明,如果拜登政府放松对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的禁令和限制,可能在两党间掀起“中国问题”的激烈争斗,这不符合拜登寻求弥合两党分歧、控制疫情并重振国内经济的主要目标。

在投资审查领域,拜登政府也将继续采取措施“防止中国获取美国先进技术”,而且手法更加“成熟”。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内部一个精干的执法小组目前正在调查来自中国的风险投资。报道称,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来自中国的许多投资都规模较小,且不寻求控制权,有的还通过中介机构进入,掩盖了真正的资金来源,导致很多交易 CFIUS并不知情。这背后可能是中国政府设置的基金利用美国种子投资者和天使投资者进行投资,以推进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目标。

目前,CFIUS执法小组已经通知了数十家公司,要求提供与外国投资者交易的信息,重点是50万美元及以下的种子期投资。预计今年晚些时候,CFIUS将发出更多要求责令相关公司改变治理结构,甚至可能要求撤资。

美方业内人士表示,拜登政府将投资审查扩展到小型交易,体现了新任美国政府遏制中国获取敏感技术的决心,也反映出CFIUS的应对措施更加“精准”。前美国政府官员、咨询公司Berkeley Research Group董事总经理哈里·布罗德曼(Harry Broadman)预计:“在审查中国对美投资方面,拜登团队将和其前任一样强硬,但将更强调美国在这一领域政策的明确性和稳定性。”拜登政府的一名官员则表示,白宫“将确保CFIUS演变成21世纪的委员会,并能够适当评估不断变化的和新出现的风险。”

可以预计,为了维护美国自身科技垄断和霸权地位,拜登政府对华科技打压政策很难会有大幅改变,只是可能在具体措施和手法上更加老练和更加隐蔽。中国企业在规划涉美投资经营活动时,应充分预估相关风险,备有充足预案。

“技术是竞争核心”将深刻影响拜登政府的对华经济技术政策

当前,美国将前沿和新兴技术视为全球战略竞争的关键,正从战略层面审视对华经济技术政策。在中美竞争激烈的形势下,美在技术领域对华遏压会有新的进展。加强在关键领域的技术出口控制关系到美国核心竞争力,预计拜登政府不会放松。未来中美技术关系将更为复杂,已经不能再用“技术战”来形容,应该是包括“竞争+遏压+合作”三大元素的复杂形态,竞争将是其中的主流。

1月25日,美国白宫新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表示,“我们正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是21世纪的标志性特征”,拜登政府将对特朗普政府制定的对华政策进行跨部门审查。在经济技术领域,普萨基声称,必须包括让中国对“不公平和非法行为”负责,确保美国技术不会用于“促进中国军事建设”,确保“美国数据不会被中国企业滥用”。至于具体如何做,普萨基强调新政府将从全面战略、系统方法、国内共识和多边联盟的角度思考和解决。

这一表态的内涵非常复杂,很容易引人猜想:拜登的对华经济技术政策肯定和特朗普不一样,肯定会在全面盘点评估特朗普政策的基础上进行调整,肯定不会放弃“遏压”的一面,但新政府对技术问题和中美技术竞争的认知到底如何?对特朗普技术政策的调整力度到底有多大?目前仍难以完全确定其政策边界和具体细节。拜登政府上任时日尚短,政策出台存在时间窗口,上述问题尚需跟踪分析。同时,也可以从近期的相关动态进行观察。

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对华实施以“贸易战”“科技战”为核心的经济遏制政策,轮番采取制裁行动,加强在技术领域的对华封锁,其中制裁中国“涉军”企业的力度越来越大,与美对中美战略竞争的本质认识密切相关。去年10月15日,白宫公布《关键技术和新兴技术国家战略》,比较正式和集中体现了美对技术问题的政府政策和国家意志。该战略文件将人工智能、能源、量子通信、网络、半导体等领域的20项关键和新兴技术列入重点关注领域,表示一方面将重点投入发展这些技术,另一方面将采取包括出口管制在内的措施,慎防竞争对手从这些技术进步之中获利,以确保美全球技术优势。白宫还在公布该文件的声明之中特别点名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指责中俄等国“窃取技术,强迫公司交出知识产权,削弱自由和公平的市场,并暗中转移新兴的民用技术来建设军队”,明显将中国作为技术竞争的主要对手。

今年1月20日,美国知名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技术和国家安全计划”的高级研究员马丁·拉塞尔(Martijn Rasser)在《国会山报》(The Hill)网站发文称,“拜登总统必须为与中国进行长期、无所不包的地缘战略竞争奠定基础,以确保美国的竞争力。技术是经济、军事和政治力量的推动力,是这场竞争的核心”。马丁·拉塞尔强调,在美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的实力都建立在科技实力之上,现在拜登政府必须制定新的技术政策路线和总体框架,采取积极和全面的措施来维护美国的全球技术优势。

拉塞尔针对中美战略竞争提出“技术是竞争核心”的观点,从战略高度和重要性方面点出了技术在中美竞争之中的突出地位。其所在智库与拜登执政团队关系极为密切,包括主要创始人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等人都进入新政府担任要职。拉塞尔则曾经在美政府担任高级技术顾问等职务,是2020年拜登竞选总统的外部技术顾问。他的上述主张在很大程度上显示了新政府的对华技术政策取向。他建议新政府尽快组织行政部门制定新的“国家技术战略”,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任命负责技术安全的高级主管,在国务院设立专责双多边技术联盟的办公室机构,重点针对中国加强打击“外国间谍活动”,阻止美国企业对中国“不必要的技术转让”,这些都与拜登政府阁员的很多公开表态相近。对于其中的联盟策略,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中国力量项目”(China Power)总监邦妮·格拉瑟建议拜登政府在国际上牵头组建“反中国经济胁迫联盟”,并提出四条行动建议。该人曾经担任民主党政府的国防部国防政策委员会中国小组成员,立场与拜登团队比较接近,颇值得关注。

去年11月12日,特朗普签署第13959号行政令(EO),即《针对为中共军事企业融资所进行的证券投资所涉威胁的行政令》,禁止“美国人”对“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且直接或间接在美运营的中国企业”进行投资。特朗普试图利用最后的2个多月的执政权力强化对华遏制,旨在给拜登政府发展对华关系制造障碍,颇有“特规拜随”之意。美国知名地缘政治情报分析平台Stratfor指出,EO.13959旨在削弱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和技术进步,而这也是遏阻中国崛起的两党共识,未来拜登政府不可能推翻。不仅如此,拜登政府还可能会提高中国国家支持资金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门槛,进一步限制中国对美国技术领域的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时期,美方对中国企业早已进行了广泛的摸底调查,相关名单肯定会给拜登新政府带来“参考价值”。美国国会下属机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去年发布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风险评估报告并详细列举名单,其中显示,截至2020年10月2日,中国在美三大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企业共有217家,包括13家国企。2020年11月13日,美国战略咨询集团RWR发布风评报告,梳理了可能受EO.13959影响的中国企业及其子公司共160家。2020年12月28日,美国财政部发布指导意见称,打算将“由中国军工企业持股50%以上”或“受军工企业控制的公开交易实体”列入“涉军”投资禁令的范围。

来源:保合安全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1466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