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说说民国“大片”《渔光曲》的那些事 渔光曲

《渔光曲》简介

1

《渔光曲》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早期电影的代表作之一。1934年由蔡楚生编剧和执导,王人美、韩兰根等主演,安娥作词,任光作曲,聂耳配乐。

《渔光曲》讲述了渔家子弟徐小猴、徐小猫和船王何家继承人子英之间的悲欢离合。徐小猴、徐小猫是渔民徐福的一对孪生子女,徐福被船王何仁斋逼死后,徐妻又被迫到何家做了何仁斋儿子何子英的奶妈。何子英与徐小猴、徐小猫年龄相仿,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长大后,小猴、小猫租了何家的渔船,捕鱼谋生。子英则出国留学,主攻渔业,希望学成回国后改良中国渔业。

《渔光曲》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当时,东海渔区盗匪横行,渔民生活动荡不安,徐家遭盗贼抢劫,徐妈双目失明。小猫、小猴靠一条小船捕鱼,生活无以为继,他们只得带着失明的母亲到上海去投靠舅舅。而舅舅在上海只是一个街头卖唱的艺人,小猫、小猴只好和舅舅一起卖唱。

这时,何仁斋也来到了上海,与梁月波合伙创办了华洋渔业公司,并续娶交际花薛绮云为妻。有一天,小猫、小猴巧遇回国的子英。子英给了他们一百元钱,但是有人却诬陷小猫、小猴抢劫钱财,被捕入狱。等他们出狱后,家里发生了火灾,母亲和舅舅葬身火海。

徐小猫、徐小猴在海上捕鱼。(图片来自网络)

小猴临终时,小猫含泪为他唱了一曲《渔光曲》(图片来自网络)

何子英发现梁月波舞弊,梁见事情败露,与薛绮云串通,将何家财产席卷一空,何仁斋因此自杀身亡。失去依靠的何子英只得与小猫、小猴一起在海上捕鱼。不幸的是,小猴因船上事故受重伤,生命垂危,临终时央求姐姐再唱一曲《渔光曲》。小猫抱着垂死的小猴,唱了一曲悲泣的《渔光曲》。

导演蔡楚生(图片来自网络)

1934年6月,《渔光曲》在上海金城大戏院首映,并创下了连映84天的票房奇迹。1935年2月,在莫斯科国际电影展览会上,《渔光曲》获得了“荣誉奖”,其获奖评语是“以其勇敢的现实主义精神,生动深刻地反映了中国的现实生活”。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将其誉为“冲破中国电影圈向世界迈进、中西人士同声赞美的世界巨片”。导演蔡楚生因此也成为一位享誉世界的中国导演。

《渔光曲》是不是中国第一部获得国际奖的影片?

2

1935年,《渔光曲》在莫斯科国际电影展览会上获得了“荣誉奖”,因此后来很多人将其誉为“中国第一部获得国际奖的影片”,主演王人美也在《艺坛生活漫忆》一文中写道,“《渔光曲》获得了荣誉奖,成为我国第一部获得国际荣誉的影片”。

但是这却存在着争议。据南京电影史学者陈智的考证,《渔光曲》参加苏联莫斯科国际电影展览会,在参展27部影片中获得的名次是第9名。但那一届莫斯科国际电影展览会明确规定“第4名以后无奖”,因此第9名的《渔光曲》不能算获奖。

那么,中国第一部在国际正式参赛得奖的影片是哪一部呢?据考证应该是《农人之春》。农村题材故事片《农人之春》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7月25日参加比利时举办的国际农村电影比赛获得“特奖第三名”,评委们给出的理由是“描写中国农村生活,极为优美”,

1935年2月19日,中国教育电影协会三届年会理事会做出决定,拟组织“摄制农村影片二部,参加国际电协主持之农村电影竞赛及展览会”。理事会做出决定后请示监事会,蔡元培责成协会教学组主任、协会理事金陵大学理学院院长魏学仁主持。魏学仁将剧本写作任务交给金陵大学教育电影部副主任孙明经负责,孙明经组织相关专家与中央电影摄制场合作摄制了这部农村题材影片参赛,从而成为中国电影史中第一部在国际正式参赛获奖的影片。

《渔光曲》算不算有声电影?

3

有人将《渔光曲》称为“中国首部有声电影”,这其实是不正确的。看过《渔光曲》人知道,这部影片的声音就是音乐的录音,影片对白、场景全部是无声的。所以,严格的说,《渔光曲》是一部歌曲配音片。比如当时联华影业公司的节目单对《渔光曲》的介绍就是:“《渔光曲》为七年前所摄无声配乐巨片”。

联华影业公司节目单(图片来自网络)

1933年12月,电影技术专家及导演司徒慧敏的团队成功试制了三友式电影录音机,蔡楚生就和司徒慧敏商量,准备在影片里录制《渔光曲》配音。但是联华制片厂董事吴邦藩只相信美国录音机,反对使用国产录音机。而蔡楚生则坚持自己的计划,双方僵持了几月之久,影片拍摄一度陷入停顿,最后老板还是作出了让步,勉强同意使用三友式录音机录制《渔光曲》。结果录音效果很好,《渔光曲》的十几万张唱片也被抢购一空。作为配音片,《渔光曲》可以看作默片向有声时代转变的特殊时期的产物,既保持了中国默片视觉表现上的高水准,也体现出一些对于声音手段的有益探索。

所以,《渔光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声电影,更不是“中国首部有声电影”。而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则是1931年3月由上海明星公司拍摄的《歌女红牡丹》,该片由洪深编剧,张石川导演,蝴蝶主演。

王人美零片酬演主角

4

王人美(图片来自网络)

1934年拍摄《渔光曲》的时候,王人美刚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新星,正是《渔光曲》的成功上映让她名声大噪,成为民间时期最著名的电影明星之一。

王人美,原名庶熙, 1914年出生于湖南长沙。1931年加入联华影业公司成为电影演员,同年,她在孙瑜编导的故事片《野玫瑰》中第一次饰演主角,之后连续拍摄了《芭蕉叶上诗》、《都会的早晨》、《渔光曲》等影片。

说起王人美,她有一段与“中国第一代影帝”金焰的情史让人感慨不已。1931年,在联华公司拍摄的电影《野玫瑰》中,金焰和王人美分别担任男女主角,正是这段经历让这对“金童玉女”埋下了爱情的种子。

王人美与金焰(图片来自网络)

1934年元旦,20岁的王人美与24岁的金焰宣布结婚。这对王人美来说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因为女演员一旦结婚,就会影响她的演艺事业,还何况她这么年轻就结婚,她一定知道对自己的前途是不利的,而且她的二哥当时也剧烈反对她结婚,但她义无反顾地与金焰走到了一起,可见她对金焰爱得多么深。

果然,王人美刚结婚就被联华影业公司解除了合同。当时《渔光曲》还在艰难地拍摄中,王人美没有因为解除了合同而离开剧组,而是坚持零片酬把《渔光曲》拍完。

婚后的王人美对金焰真是百依百顺,心甘情愿做他的好太太,然而情感的危机就是在这种“男尊女卑”不对等的关系中埋下了。婚后,王人美生下一个早产儿,孩子出生8天后不幸夭折,这对他们夫妻俩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让这个家庭蒙上了阴影,两人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加深。

心怀丧子之痛的王人美想找一份演戏之外的工作,她准备到桂林去做美军后勤部门的打字员。但招来了金焰竭力反对,他决不同意王人美外出打工来补贴家用,金焰认为这伤了他的自尊心。1945年夏天,金焰向王人美提出离婚,这对民国时期著名的“金童玉女”从此分道扬镳。

《渔光曲》的外景拍摄地石浦

5

《渔光曲》讲述的是东海渔民的悲惨故事,因此影片的拍摄团队将外景地选在了浙江省象山县石浦镇一个海岛渔村——东门村。石浦自古是有名的渔港,历来有“浙洋中路重镇”之称,现为国家一级渔港、全国六大中心渔港之一。东门渔村与石浦城区隔港相望,是个海岛(1999年建成跨海大桥,与石浦镇通车)。东门是个很古老的渔村,明代时曾在岛上设昌国卫,是个抗倭重地。

东门岛《渔光曲》拍摄地纪念碑。(吴伟峰 摄)

东门岛门头,当年《渔光曲》的主要海上拍摄地。(吴伟峰 摄)

1933年9月19日,《渔光曲》拍摄团队来到了石浦,人员有蔡楚生、聂耳、王人美、韩兰根、周克、孟君谋、谭友六、罗彭等30余人,分别住在石浦的浦江旅社和金山旅馆。他们在石浦的拍摄工作非常艰苦,白天他们深入火炉头、东门等渔民棚屋区了解体验渔民生活,晚上回到阴暗的老式石库门旅社,还要经受蚊子、臭虫的侵扰,整晚睡不好觉。特别是实拍海上捕鱼作业,因为渔轮吨位小,在海上稍有风浪就翻腾得厉害,很多演员都晕船,摄影师周克吐得不能下床,再加上阴雨连绵,拍摄工作进展缓慢,预定一个多星期的拍摄期,结果拖延了一个多月。

石浦金山旅馆。(吴伟峰 摄)

石浦浦江旅社。(吴伟峰 摄)

尽管工作艰苦,但大家都团结一致,努力克服困难,全身心得投入到拍摄之中。好在主演王人美年纪轻,体格好,很快适应了海上生活。她整天呆在渔船上,还爬到驾驶室顶上去照相。她和渔民们打成了一片,常常被海浪打湿衣服。渔民们教她辨认各种鱼类和海星、海螺、海蟹等鱼货,长了不少知识。因为剧情需要,王人美还学会了摇橹。她跟一位大辫子渔家姑娘学摇橹,学撒网捕鱼。连续练了好几天,把胳膊都练肿了,才学会。经过深入体验和勤学苦练,这些演员们都进入了角色,活脱脱都像是地地道道的渔家子弟。

东门岛的丁耀邦老人曾经回忆道:“那时我才13岁,一直跟在电影队后面看热闹。有一个演员头戴破帽,上身穿件旧袄、下着一条笼裤,腰系粗粗的网纲绳,活像个穷渔民,听别人说叫聂耳。一个扮渔家小姑娘的叫王人美。另一个抬着鱼筐的穷小子,听说叫韩兰根……一共二三十个。演员们一到海边就分头上船,有张帆篷驶船的,有摇橹的,装得真和渔民一样。还有好多电影队雇来的舢舨行驶港里,船来船往,摇橹声、口哨声、叫喊声,加上群众围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把东门岛弄得热闹非凡。”

《渔光曲》剧组主要人员在石浦拍摄地合影。(图片来自网络)

“第一代群众替身演员”邵银才

6

《渔光曲》的拍摄,还使一个土生土长的东门岛渔民成为了“第一代群众替身演员”。他叫邵银才,当时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从小在风浪里历练,练就了一身驾船捕鱼的好本领。这一天,邵银才刚从海上拖虾回来,看到门头山下的海面上有很多小渔船在来回穿梭,场面很壮观。这时,蔡楚生导演正在指挥拍摄一个渔民在海上遇难翻船的镜头,可是,这个演员因为经验不足,表演了好几次都翻不了船。蔡楚生很是着急,当他一看到捕鱼归来的邵银才,见他身强力壮,突然眼睛一亮,立刻叫邵银才代替这位演员表演翻船。邵银才爽快地接受了任务,只见他轻捷地跳上小渔船,让船掉个头,在船身掉头倾斜时,他用力把橹一掀,小船立刻倾覆……这时,许多渔船前来“救援”,蔡楚生一声令下,摄影师周克成功拍下这个惊险的场面。蔡楚生非常满意,就赏了邵银才伍元大洋。就这样,邵银才成为了中国电影史上的第一代群众替身演员。

“六壳”聂耳客串演员演渔民

7

音乐家聂耳(图片来自网络)

“六壳”一词是石浦土语,意思是海盗,也用来形容那些富有拚博精神的人。《渔光曲》在石浦拍摄期间,遭遇了很多困难,正是蔡楚生、聂耳等人的拚博精神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所以剧组人员叫蔡楚生和聂耳为“六壳”,这一半是亲切的玩笑,一半是对他们的敬意。

石浦港畔矗立的聂耳塑像。(吴伟峰 摄)

蔡楚生作为剧组的领军人物,拚命工作,稳定军心是理所当然的,而聂耳只是为《渔光曲》配乐的,按理说是可以“偷懒”,但他却处处帮助蔡楚生完成拍摄工作,激励大家振奋精神,克服困难,做了大量分外的工作。

聂耳性格乐观开朗,总是把笑声和歌声带给大家。当时在石浦的拍摄工作时常受阻,剧组人员情绪低落。聂耳为了振兴士气,组织大家在石浦关帝庙开娱乐晚会。他给自己化妆成大黑脸,扮演一个非洲来的博士,一会儿表演口技,一会儿即兴演说,最后跳起了土风舞,把大家都逗乐了。

当年聂耳组织娱乐晚会的石浦关帝庙。(吴伟峰 摄)

因为海上拍摄十分辛苦,加上天气炎热,晚上又睡不好觉,当时病倒的演员很多。蔡楚生没办法,请聂耳扮演一个在风暴中幸存的渔民,聂耳爽快地答应了。聂耳为了演好角色,也拚命学习摇橹、撒网。完成拍摄后,聂耳也因严重的扁桃腺发炎,高烧发到四十度,病倒了。不巧的是,底片洗出来后,发现聂耳扮演的这一段戏效果不理想,蔡楚生考虑到聂耳的身体状况,不主张补拍。而聂耳却坚持要补拍,他硬是从床上爬下来,强忍病痛又跳又笑,说自己没问题。蔡楚生拗不过他,只得让他补拍。聂耳坚持着完成补拍工作后,病势加剧,最后不得不回上海治疗。

(吴伟峰)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1331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