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又一记者要IPO敲钟了,曾打造出“第一人造美女” 悦美人

在移动社交的发展、无数网红的成功影响下,人造美女早已不是什么贬义词,反而成为一种流行,医美正在成为最终极的变美途径。

疫情以来,医美一度成为资本市场最火热的关键词,由于出行限制,一度被中国医美消费者奉为圣地的韩国,不再成为国人医美的首选之地。国内医美行业高速发展,同时也走在资本市场的前列,一方面很多非医美上市公司在医美行业进行布局,上市公司一沾医美就火,一旦并购几家医美机构就能轻松收获几个涨停板, 另一方面,不断有相关企业筹备上市。

最近,又一家私立整形连锁集团伊美尔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拟主板挂牌上市。

伊美尔一直盘踞在北方市场,北京一直为其业务重心。招股书显示,截至最终实际可执行日期,伊美尔在国内北部五座城市拥有并经营9家医疗美容机构,除了5家机构位于北京外,剩余的4家分别在天津、青岛、济南、西安。

业绩方面,伊美尔医疗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6.61亿元、7.39亿元、8.11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为2.7亿元,上年同期的营收为1.24亿元。

伊美尔医疗2018年、2019年、2020年期内利润分别为-1亿元、-1.18亿元、829万元;2021年第一季度期内利润为1005万元,上年同期的期内利润为-3698万元。伊美尔医疗2018年、2019年、2020年经调整利润分别为-3853万元、-6024.7万元、3218万元;伊美尔医疗2021年第一季度经调整利润为2381万元,上年同期的经调整利润为-1524万元。

记者转行做美容

伊美尔是中国最早进入医美领域的那一批民营医疗机构,其起源于20多年前年在北京海淀区东升乡创办的红十字健翔整形医院(后更名伊美尔健翔医院)。

这么早进入这个充满前景的赛道主要仰仗于背后的创始人——汪永安。

汪永安职业履历十分丰富,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新闻学专业的他,最初选择中国化工报社做一名记者,随后跳槽到全球500强企业美国孟山都公司,担任首位驻华业务代表,做过外贸、投资、股票操盘手,最后出于媒体人敏锐嗅觉,在人生转折点,汪永安迅速捕捉到商机,踏进医疗行业,改行做起了医美整形。

1997年,汪永安和同学李斌合作干起了眼科、皮肤科医疗设备的租赁、销售和代理生意,具体就是把这些设备租给各大公立医院,然后与医院分成,两人靠这些设备积攒了不少财富。

但是,政策的风险无时不在,卫生部一纸令下,不允许社会资本参与三甲医院建设,这种软租赁也被取缔,伊美尔此时有近50台设备开始闲置。为了承接这些设备,李镔和汪永安买下海淀区东升乡塔院村第九生产队的一个300平米的小卫生院并开始经营,红十字健翔整形医院就此诞生。

正巧此时,汪永安得知,一种由国外研发的激光强脉冲皮肤治疗设备刚刚在日本进行了大量临床试验,这种设备可以让皮肤变得透亮,他很快专程赴日考察,并于2001年将该设备引进国内,成为国内首台强脉冲光激光器。为了突出美容效果,汪永安特地将其取名为“光子嫩肤仪”。

2002年,李镔及汪永安在东三环边上成立了以“伊美尔”命名的第一家医院——伊美尔幸福医院,第二年,红十字健翔医院也更名为“伊美尔健翔医院”,有了连锁雏形。

事业刚刚好转,却遇上了非典病毒肆虐,医院一度门可罗雀。

为招徕顾客,媒体人出身汪永安发挥擅用舆论的特长,在2003年,联合CNN推出“美人治造”工程,精心策划了轰动一时的“人造美女”郝璐璐事件。郝璐璐接受了包括割双眼皮、隆鼻、大小腿及腰部吸脂、提臀、隆胸等在内的十几个手术,将一个相貌平平的女性打造成五官精致完美的人造美女,并成为国内首位公开自己整容过程的“人造美女”。

通过对所谓人造美女整形手术的全程曝光,也让大众开始了解整形行业,伊美尔品牌在短期内得到大量曝光。

随后,伊美尔又通过与影视明星李亚鹏成立的嫣然天使基金的合作,进一步在在娱乐圈扩大了影响力。之后几乎每一项行业新技术的引进和行业新热点的催生,伊美尔都走在了前面。

发展了这么多年,伊美尔已经发展成国内排名第四的头部玩家。根据Frost&Sullivan资料,以2020年医疗美容服务收入计算,伊美尔在中国北部所有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中排名第一,在中国所有私立医疗美容机构集团中排名第四。

事实上,在私营医美领域,中国医美行业成规模的机构多半来自“莆田系”,例如美莱医疗、艺星医美、施尔美整形美容医院等等。有数据显示,高峰期,“莆田系”已经占据了8成市场。多年来,莆田人内部团结,自成一派,即使融资也多在内部,很少接触外界资本。在被众人看好的医美赛道,令许多资本眼红,一旦有机会资本也争相涌入。

伊美尔历经数轮融资,获得过包括鼎晖投资、愉悦资本、华泰紫金、华平投资、君联资本、天图投资等多家机构的青睐。

IPO前,汪牧远直接持股1.34%,汪牧远与汪永安通过安健恒远持股19.09%,汪永安直接持股28.88%,汪牧远为汪永安的儿子。

美瑞诗斓持股9.12%,美瑞妙斓持股2.38%。华平旗下Citrine HK持股为22.29%,珠海悦和持股为6.68%。

医美真那么好赚吗

一直以来,在伊美尔业务模式中,医疗美容非手术诊疗为其战略发展重心,在汪永安看来,手术整容风险大,而非手术整形不仅风险小,覆盖人群也更广泛。这也是所有私营整容医院的普遍发展趋势。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年度发展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医疗美容服务量超过1000万例,其中非手术类服务量高达700万例,占比达到7成。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3月31日,注射美容诊疗产生的收益分别占总收益的49.9%、49.1%、43.6%和47%,是第一大收入来源。同期,进行的注射美容诊疗总次数分别为11万次、14.9万次、16.3万次和6.4万次,而每次注射美容诊疗的平均费用分别为人民币2986元、2430元、2158元、2007元。较为常见的注射美容诊疗项目包括肉毒素注射、玻尿酸注射、水光针、瘦脸针、溶脂针等等,具有恢复时间短、安全性高等优势。

其次是能量美容诊疗服务,能量美容诊疗乃使用激光、射频、强脉衝光及冷冻减脂等各类能量设备进行,如热玛吉、皮秒激光等,2020年能量美容诊疗人次达到12.2万次,平均诊疗费用为1903元。

而美容整形手术服务,近三年占总营收的比例不超过30%,2020年手术人次达到2.4万人,客单价为7198元。

这样的营收结构也使得整体客单价较低,整体来看,2020年,伊美尔诊疗客单价为2449元。

业绩上,伊美尔活跃客户由2018年的70,467人增长至2020年的86,629人,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0.9%;此外,客户忠诚度较高,回头客由2018年的31,539人增长至2020年的42,243人,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5.4%。

国海证券近期在研报中提到,高毛利是医美机构的普遍特征。2019 年大陆地区六家典型医美上市机构平均毛利率高达 51.19%。总体来看,2018年至2020年伊美尔毛利率分别为53.7%、51.6%、53.6%。

即使如此,和许多民营医美医院一样,伊美尔仍旧赚不到钱,其净利润率分别为-5.8%、-8.2%、4.0%,低利润率也是行业显著特征。

医美机构亏损存在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医美机构的支出主要用于广告宣传和品牌推广,随着市场上民营医美机构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医美机构向渠道的返现比例也越来越大。公开资料显示,目前行业人均获客成本在2000元—4000元左右。

其次,中国的医美主要集中在轻医美项目,这部分业务医护人员从业门槛不高,美容效果主要取决于设备以及注射产品,行业利润主要集中在上游材料生产商手中,下游医美机构只能获取小额的利润分成。

然后,互联网发展、营销渠道的变化导致医美行业的价格更加公开透明,此前医美营销主要通过百度搜索以及传统的广告媒体,2018年开始新氧、更美为代表的互联网第三方医美平台、以小红书为代表的社交分享平台的出现,消费者得以货比三家,医美项目的价格也一降再降。

另外,伊美尔扎根于北方市场,北京、上海公立医院整形外科非常发达,在消费者心中更具备公信力,民营医美机构压力较大。

对整个医美产业链而言,当市场规范、产业洗牌之后,真正具有口碑和技术以及长期发展潜力的机构才能够脱颖而出。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1198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