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娘娘顶上下 ​——畅游家园随想曲 ◇雨幕 畅家

娘娘顶上下

——畅游家园随想曲

◇雨幕

在我国疫情结束又起的情况下,我心存烦恼,抓空回了趟老家。我那朝思暮想的故乡,每每忆起就会心潮澎湃,巨浪翻腾。这一刻,我在想,假若疫情再次泛起,真不知要让自己像小鸟一样,封困在笼子里呆上多少天?因为武汉疫情爆发时,我国人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上下凝聚一条心,在很短的几个月内,便将可怕的毒疫控制住了。不成想,心安下来没多久,又传来海归人员把病毒带入境内的消息。大凡时常关注新闻的人都会感到很不开心。我老家的好姐妹得知此消息,着急打电话催我,你赶快回家来新鲜几天吧!不然……其实,我更眷恋故乡,也早想及早完成我那个存封很久的小小心愿。于是,我在回到老家的傍晚,就立即做出决定-明早上山。

睡前,我约好了蜜闺三嫂和彩莲。第二天清晨,我们愉快地爬上了村西南的那座名山“娘娘顶”。

“娘娘顶”具体海拔多少?我还真不太清楚。它虽没我们天津蓟州的盘山和九山顶高,可它却是我多年梦想到达的地方。

在我很小时候,我的哥哥姐姐和村里的很多人都上过此山。那时的我,非常盼望自己快点长大,心里总想啥时我也能爬上它。

说起娘娘顶,它是我家乡许多人都去朝拜过的一处古代道教圣地。实际上,它在离村不远的京东大燕山头道山脉上,也算此地山峦叠嶂中最拔高的一座山峰。

娘娘顶,迎面揽怀的本是冀东地区直通渤海湾的一条古老的大州河,后改为一座供天津市区居民饮水的山泉大翠湖。

我的家乡,山美、水美、人更美。清早,我们去爬山,从仙境一般的村里出发,一路游山逛景的来到娘娘顶的主峰下。

近年来,由于身体状况较差的缘故。姐妹们,一是为了减少我的运动量,二是考虑到蓟北天路山势险要,存在着停车安全问题,暖心的秀敏三嫂和年幼时的好伙伴彩莲便骑摩托,直接带我到山中隧道北口的半山腰上。

我家乡层层叠叠的大燕山山脉,就像一条条巨龙,日夜腾动在白云缭绕的蓟北半空。近年来,旅游业大发展,为了减少各地游客来蓟北长城观光和农家院度假交通流量负担重的问题。国家交通局,在两年前,设身处地的为我们这里,增加了的一条快速链接塞外,通向世界各地的美丽天路。众所周知,所有的高山地带修快速路,它的施工路基大都建筑在高山之脊或半山腰处。这次,我们上山用摩托车代步,还真省了自己一半的力气。

我很想登的娘娘顶,据说在千年前,它的主峰上就建有一座古老的娘娘庙。我也听家叔讲过,此庙曾经香火鼎盛。很久以前,我那小脚的二奶奶,为了得重病的叔叔保命,在夜深人静,无灯火、无月光的情况下,独自一人爬上了陡峭的娘娘顶。

二奶奶舍命,来求娘娘保佑的事,古老的道教圣地,曾经发生过多少美丽的历史传奇,我也不愿多讲。此刻,我只是深思,一位老母亲为了孩子的安康,自己甘愿冒各种风险来攀登此山。一颗善良的慈爱之心,让人难于言表母爱的伟大,委实令人感叹!还有让我感慨万千的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他们修建高山寺庙的虔诚与辛苦。以及古代易经风水学的真谛,那些堪舆大师,建筑大伽的真才实学!

说句实话,我天生喜欢观龙脉,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平日,我无意行至每一处宝地,那些龙腾虎跃的山峰就会在我的眼里形成大小不一的真龙,有血有肉的中国龙……

这天上午, 在即将爬山的地方,根本不考虑自己的姿态与否,把提前为自己找到的一根柏木棍,紧紧拄在手中。爬娘娘顶,我紧步跟在两个姐妹的身后。不一会,我就变得气喘吁吁了。因为当下,没啥人上山的缘故。山上的羊肠小路,走了不久就看不见路了。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在陡峭草坡、石砬齿上前行。

走哇走,路途越来越险。此刻,我简直是四脚着地的匍匐向前。就是如此,我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抬眼望望头顶上顶着湛蓝天空的最高崖,它离我这还有多远?妈呀!一座山,我们刚刚爬过一半。我目测了一下高度,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距离,立马,我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趴在了青草坡上。前面已经拉了我三四十米的两位保镖,高喊声喊我快点走。她们见我没知声,便急忙返回来,看我到底啥出了情况?我浑身瘫软的坐起来说歇会,快给我两水果吃。负责给我带吃的和矿泉水的彩莲,马上打开食品袋。我喝了几口水,又吃了两个杏,觉得身体力气恢复了不少。我正要决定走,抬眼看到斜上方,一团很炸眼的火苗,跳入了我有些无力睁开的眼帘。也是它的引我上钩,拨开了我的灵智。此刻的我,脑海立即发出一个指示,你何不走个之 字形路。那样不就省些力气?大脑的灵光一现,我便不顾一切的疾步向西北方的那一团焰奔去。

这时,走向正上方的三嫂急眼喊我,你不抄这边走,你去那边干啥?我说我看到了一朵闪电花。其实,它也叫彼岸花。这颜色血红,开得非常艳丽的野花,在小丘陵之地是见不到的。它一般生长在极高的大山之巅,像刚从身体里流出的血一样,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诱人的光芒。我满心欢喜的走近它,心想我真有好几十年,没看到你的尊容了。我俯下身来,默默对它说,谢谢你给我指路,愿天地精华化甘露,多多降 给你茁壮成长。这一刻,我又想起了我家,那活了八十七岁的二奶奶。一个小脚女人,在风高星稀漆黑无比,魅影流动的深夜,居然能独自攀上这崖顶。我定要学习二奶奶为爱付出的玩命精神。今天,不爬到娘娘顶,我也决不下山。

我把半瓶矿泉水又倒嘴两口,在一种新的力量驱使下,奋力向终点冲刺。此时此刻的路,更惊险。一会,我感觉快到顶峰了,随之身体仿佛也轻松了许多。我再次抬头,看到在我的头顶之上,一块块,似豆腐块一样的天然大岩石,像楼梯斜码向上,它们有秩序的一字排开。看了它们的样子,感觉真刺激,不到长城非好汉。想到,如果自己不坚持向前,又哪能见到如此壮观的大自然鬼斧神工啊!我兴奋的在心里揣摩着,不成想,从我的头顶上,突然伸下来一只手。同时一个声音也响亮的传到了我的耳中。来!快点用力登上来,是彩莲,幼时与我形影不离的好伙伴。

这时,我才发现自已到达山顶上的最后一块巨石前。因为它的厚度比我走过的哪一块都高,以我的身体现状,如果不是细心的彩莲耐心等我。今天,我也许还真的到达不了娘娘顶。

嘿!彩莲用尽全身力气,将我拉上了我自认为是顶峰的顶峰。此刻的我,心想终于到达娘娘顶了。刚才彩莲拉我上了最后一块大岩石,我真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我爬上它后,两眼冒金花,觉得终于到了自家平坦的大火炕上。我立即紧闭双眼,整个身体就像一滩烂泥,大脑如真空了一般,再无任何思绪,尽情享受着大自然赐予我的专为我制造的这铺火热的大炕。山顶上不仅有温暖的太阳光直射,还有习习微微的清风拂体。正当我尽情享受的时候,又听到彩莲的叫声从远处传来。快到中午了,你也起来吧!前边好走,我就不再等你了,看看秀敏早该到山顶了。啊!我听了这话,急忙坐起,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急忙向前望去。我的天!原来真正的娘娘顶还没到。这是贯穿东西大龙脉的山脊处。真要到达娘娘顶的路程,我才走了一半。前面,也正如彩莲告诉我的前方的路比较好走。顺着山脊的正西出现一个有手机信号塔的最高山头,那才是真正的娘娘顶。娘娘顶的山头下方,是个一段坡度比较平缓,地面也比较宽阔的大山脊背。

向“娘娘顶”继续前进,目标再次确定。这时,我再看上树爬山像猴子一样的快腿三嫂,早已不见了踪影。此时的我,真是兴奋异常。我一路向前四下眺望,不断低头拍下脚下的被亿万千年的风雨大师,着重雕刻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大岩石。抬眼转向,缓慢移动手机,让镜头把我平日看不全的风水宝地上的美景,尽情装满!我的家乡山水秀丽,风光旖旎。最是让我神往的心灵交点终于找到,它就在我的眼前。今日的我,来爬山,虽然到了阳光直射的钟点。可老天像是理解我的心意一样,它让我正赶上大山之巅云雾缭绕的日子。要说山区的云雾,每到中午都会消散。可在此时,它们让我真的有那种仙女下凡的感觉。我在云海里向前下方观看,云雾还未消散的蓟东大翠湖面上,从东西向东的一条大苍龙,正在戏水前游。在我脚下又一道山脉,母龙的怀里,飞出了一条张牙舞爪的小青龙。它从北向西南,一头扑向水面。啊!这画面真是太美了。在我观望出神的一瞬间,天空耀眼的大太阳也完全摘掉了面纱。哎!我还没拍照呢!老天,你也是等等我呀!也许这就是天意。我只能抱有遗憾的把无限魅力的中华龙景,封闭到自己的眼帘之中。今天,我激动不已。因为我终于登上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地方。

娘娘顶的山头并不大。一个破坏了自然景物风水大局的铁架信号塔,像几个大钢针深深的扎进了高峰头顶,也是大小龙弓背伸腰之处。一座为看守大铁塔搭建的小房子的东下方,可一眼看出,这就是当年古代娘娘庙的府邸。几进几出的高堂殿阁,在抗日烽火连天的年月,在香烟缭绕的瞬间,化为一片废墟。如今,那荒废多年的地方,小房子里住的老夫妇,勤快的将一块块梯田耕种的有景有色。他们还养了一只狗,几只羊。想必是为了自己尽心精养的农产品不受动物糟蹋,他们把这四周,用大庙遗址上的散碎砖石和一些古藤枯枝圈围了起来。在我的来路上也是原古庙院的周边,还庆幸的看到了几棵百年老松。它的西北南坡已是松柏成林。这是多年来,家乡人植树造林卓见成果。

我在娘娘顶上,转大铁塔观四周,手里矿泉水瓶子中的几滴水都被我一股脑的倒进了冒了烟的喉咙。

早听古语:山多高,水多高。我也知道凡是修建寺庙的地方,都是古代堪舆大师,勘测杰出的大自然和人文环境可融为一体的制高点。在堪舆学上讲,它具体叫啥?也不用我多说。据我所知,蓟东这条大山脉上有两个万年不干的龙眼。一处往东,像一颗明亮的宝石,镶嵌在离这十几里外的大山尽头,一条龙头的半山腰上。六十年代,在我国备战的年月。我们的可爱的子弟兵挖防空洞,在那座大山的另一面的洞口下,刚破土皮,它就变的泪眼汪汪了。说也巧,施工的军人们,见到如此清澈甘甜的矿泉水冒出来,每个人都非常激动。因为他们爬高山打岩洞,再也不用每天都要从山下的村子里往山上背水了。当他们看到自己巧遇龙泉,便立即用石块垒了一个小水池。哪里想到,它就是龙的又一只眼睛,不论这里的气候咋变,清澈甘甜的泉水,框在这小小的池子里,永不干涸。

返回来再说古代,这娘娘顶上的道众,也不都是仙人,他们每天也都离不开龙泉水,在没有岩石钻机井和自来水井的年代,他们只能用木桶去担。我也听我姐姐说过,这上边的那个小泉眼就在娘娘顶的南面,它在连续跳跃的几座小山头的中间部位。我也很明白,它就在我眼前这条小龙的身上。它虽在山脊上,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泉眼旁还长了几棵芦苇。芦苇,我们都知道,它是生长在大洼地上的植物。我们蓟州的大山之巅,居然还有它的立身之处,这不得不让人称奇。

在这娘娘顶上想到泉水,真是望而生畏。低头看时间,已到午后1点多。我口渴的不行,得抓紧下山。我让快腿的三嫂尽快回家做饭。人都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我觉得上下山都很艰难。跟我登山,彩莲可是受了累。下山,我俩还是走走停停。彩莲依然在前面,她是怕我一不小心变成皮球轱辘辘的滚下山。

我口渴难耐,下山路过彩莲家的果园小屋,我忍不住地喝了两大杯她家深井的矿泉水。彩莲忍不住的告诉我,她家的岩石钻井深八百多米,经过国家水利部门的检测,在京津门蓟北的大燕山里,它是我们国家最优质的矿泉水。据我所知,几年前,享誉世界的日美几家大的矿泉水公司,曾来我的家乡洽谈过业务。我那可敬的爱家爱国的家乡人,硬是挺起大山一样的脊梁,顶住多方的压力,把目光放大放远,给多少钱也没有答应那些外国佬的要求。

想那时,如果我的家乡人,真的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在世界的水源越来越奇缺的情况下,听从某些奸商的谬误谗言,把自己母亲怀抱里用来延续后代子孙生命的甘乳,三瓜俩枣的钱就定下上百年的合同,白白送给那些白眼狼,也就真做了次没有骨气的新汉奸。真要如此,在我国乃至世界各地,百姓吃水都趋于艰难的今天,那可就糟透了。华夏老实本分的山农,在其它地方遇到的这种,自己地下有水不能随便吃,眼看着多国的合资企业,用轮船飞机把自己地区的优质矿泉水运往世界各地。村里的百姓们,不要说几分,甚至连几厘的实际利益收获都达不到。真正腰包鼓起来的是少数人。受苦受难的则是我们这些山民百姓。

今日口渴,我任意喝了家乡一处矿泉甜水,心中涌起大海一样的波澜。澎湃的巨浪,不断拍打着我的心房。我真的非常庆幸,我的那些有着坚定不移意志,对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党,抱有坚定信念的抗日革命老区人民,精诚团结,勇敢战胜邪恶,坚决守护好自己美丽家园的可爱风尚,很值得好好称赞和颂扬!

我爱我美丽的家乡,更爱我魅力十足家乡人!想那疫情险峻的时刻,地处京津唐承四角地带,国安交通枢纽之重地的大蓟州,它就像镶嵌在中华大鸡版图上的一颗绿色明珠,璀璨夺目。大蓟州,人杰地灵财源旺。勤劳勇敢善良的蓟州人民,时刻发扬抗日老区的革命优良传统。克服一切困难,勇于承担,无偿奉献。把这中华风水宝地守护如初,使它仍像以往纯净无污染!

郑璨,笔名雨幕,天津蓟州人。天津作家协会会员,市县级优秀共产员。自幼喜爱文学,爱好广泛。现任《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岭南文苑》专栏作家。自2013年工退后开始创作,著有历史记实传奇长篇小说《柿红儿》上下集,《雨幕灵异故事系列集》《诗集(乡土飘香)》《散文集》已出版长篇小说《再嫁》,创作诗歌、散文、故事数百篇。其作品不断刊登在多家网刊、书报与市区宣传部收录的散文和故事专集上。散文《洗澡》,获《中华风》杂志,2016年度优秀散文奖。《再嫁》获2017中国作家万里行长篇小说优秀奖。诗歌,获2018北方草帽杯,全国文学大赛二等奖。诗歌朗诵《致北方草帽农场》2021年,荣获中国中医传承网络春晚最佳创作奖。

插图:网络

编校:王利军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1099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