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气荒 澳大利亚:能源大国也闹气荒

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近日表示,由于能源价格波动和供不应求,澳大利亚能源竞争优势正逐渐丧失。

事出有因。近段时间,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产业最发达的南澳大利亚州经常停电。有一次停电时间长达两周,当地所有行业生产和经营都因此陷入了瘫痪。

特恩布尔将问题的原因归咎于反对党工党州政府。他指出,维多利亚州政府制定了50%的可再生能源比例目标,导致当地燃煤发电厂关闭并使用天然气进行发电,可同时当地政府又对企业在州内开采天然气资源进行了限制。“我认为这一决策是荒谬的。我们需要开采更多的天然气来维持工业正常运转,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只是暂时性短缺

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副所长周密对国际商报记者分析,澳大利亚天然气“危机”的出现是因为能源生产和消费以及输送渠道还不能适应市场需求,加之出口对本地的消费替代在短期出现的供需不平衡,只是暂时性现象,这并不说明有能源危机。

具体而言,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陈晓晨对国际商报记者分析道,澳天然气生产销售面临两大矛盾,一是澳大利亚国内市场天然气价格比较低,能源商难以获得较高回报,这会抑制能源商进一步投资的能力和意愿。二是澳大利亚天然气销售缺乏统一的亚太能源市场,由于没有完全打通销售渠道,导致天然气上游投资有一定限制,但是本国气田产能又是相对过剩的。

另外,澳大利亚新闻网援引能源经济及金融分析研究所能源分析师布鲁斯·罗伯森的话说,澳大利亚作为世界最大天然气出口国,用气出现短缺简直“荒谬”,他并不认可特恩布尔将责任归咎于州政府的言论,表示天然气短缺的主要原因在于各大生产商限制开采量以抬高价格。

罗伯森指出,澳大利亚天然气市场竞争较小导致天然气价格较高,东海岸天然气市场更是被生产商垄断。他认为此次能源短缺问题并非不可解决,需由政府强势介入,提高各公司天然气生产规模的透明度。

天然气出口不能偏废

但长期而言,澳大利亚还是不能因为国内产业矛盾而偏废天然气出口市场。

国际能源署本站称,天然气储量丰富,未来十年仍会处于供过于求的阶段。更有证据表明,如今可再生能源异军突起,其高投资、低成本的特点使得利润率已超过天然气。天然气市场6月中旬集中爆发的喜悦氛围下隐藏着摇摆不定的前景。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最新一份报告指出,到2035年,天然气市场将增长130%。该公司还表示,澳大利亚天然气产业历经10年发展,如今虽然不景气,但未来几年仍将收获颇丰,尤其是像高庚这样的项目,长期以来伺机获利。

伍德麦肯锡认为,天然气的发展受制于油价。到2020年年底,油价极有可能升至70美元/桶,届时澳大利亚天然气收益率将为7%;即使油价达到120美元/桶,其收益率也只有9%。

澳大利亚中央银行的经济学家亚历山大·西斯声明称,尽管如今的石油市场并不景气,但澳大利亚人有信心,天然气行业将越来越具有竞争力。但西斯对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并不抱乐观态度。她不断强调可再生能源对澳大利亚未来发展的重要性,澳大利亚对传统能源领域投资了1720亿美元,对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也必须加大。

陈晓晨建议,未来澳大利亚天然气市场应以中国为最终消费端,以东南亚为连接的能源供应链条。这既能把亚洲天然气价格红利带入澳大利亚,又为东亚消费国提供了稳定、低价而优质的汽油。目前,澳大利亚与日本有少量天然气贸易,未来建议建立一个连接中国需求端和澳西北部供应端的交易链条,以天然气管线作为支撑。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101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