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赵城 赵城“谁园”究竟是谁之园?

曾被人誉为"清末第一良吏"和"民国巨子"的山西洪洞赵城张瑞玑先生,晚年"绝意政事",落寞孤怀,归隐赵城"谁园"。"谁园"是张瑞玑先生于1914年所建,传统四合院格局,看似普普通通但名气颇大。作者偶游"谁园",不禁为之惊叹:一曰院名起的好,二曰主人真英豪。阅读此文,也许会让你得以窥见张瑞玑先生崇仰家国的情怀和伟岸人格,对那个年代多一份沉甸甸的思考。

从规模上看,这个园的确不大,十亩面积。建筑只有一两个院落,五开间上下两层,东西厢房也是二层,南房略低,两个角房有弯转楼梯上去。东北角建一小亭,可做登高瞭望用。楼梯口有"伫月"砖字,回头一看,对面相对位置有"停云"二字,颇为对仗。西南侧是出入口,西洋风格的三个尖角门顶,竟有"树雄心"、"立壮志"字样,细看近察原来是解放以后所换。另个门顶竟有"公社万岁"、"团结紧张"字样赫然镌刻涂刷其上,令人忍俊不住。

还有几个不大的亭台、楼牌,均为新建。大门牌楼正面有"谁园"二字,电脑魏碑体简化字。正面背面额头两侧,竟有四个一模一样的电脑魏碑体刻字:"积古"、"积古","积古"、"积古",均为简化字。是无词耶?或懒惰耶?抑疏忽耶?还是强调之?愚鲁钝,努力想象不得而知。只是猜定,如原主人设计断不至如此。

"谁园"大门

然而,就是这么个普普通通建于1914年的"小"院,名气颇大,令人难忘。一曰院名起得好,二曰主人真英豪。

先说园名的来历。建园主人自称野人,他写到:"野人倦游归,屋后有隙地,围以短墙,将莳花种树,游息其间。客曰:是园也,不可无名。野人曰:未死以前,幸而老守此园,再传而及吾子孙,又及吾子孙之子孙,安可保也?……至将来之主人为谁?其伤我薪木、毁我亭榭者又为谁?野人不能知,亦不暇计也。吾名之曰谁园,可乎?客抚掌而笑曰:善。"

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当时建园人之深谋远虑与别出心裁。是啊,这个园子现在是我建的,再过几十年我不在了,子孙能不能继续保留此园?会不会卖掉、拆除、改姓?答案是悲观的。今天是我的,将来不知道是谁的。"谁园"之名,的确高妙。上海有个"吾园",在尚文路龙门村,想必当时建园主人也想:现在是"吾"的,以后不管归谁,都是"吾",所以叫"吾园"。"谁园"是否模仿之或受其启发,不得而知。只是,吾园早已经无了踪影,仅剩下个地名。

"谁园"内景

其二,建园主人张瑞玑,很有才华能力,在当时声名远扬。他自号窟野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进士,在大清军机处供职,曾在陕西韩城、兴平、临潼、长安等县任知县。辛亥革命后1912年被推举为第一届国议员,次年被推举为陕西省军政府顾问。1919年被免职。此后隐居于此闭门读书。 在游览过程中,看见了他的几段文

字,十分精彩。最妙的是"致卢永祥函"。

卢永祥是袁世凯的新军军官,因有功多次提拔。辛亥革命爆发后随曹锟入关,在山西井陉、固关、晋南地区镇压革命。军纪不严,扰民厉害。张瑞玑写了《赵城绅民公致卢永祥函》:

文章一开始讽刺说卢某"大度不弃 举阖邑财产席卷而去",无论贫富同被"声威","老百姓家徒四壁空洞无物","咒毕而泣","自抚颈项,头颅尚在,含泪相庆","幸未与鬼魂作伴于青磷碧血之间"。抒发了极大的愤慨。准备筹资为卢某铸铁像,与岳庙秦桧"先后千古"。最精彩的是背铭要文字,必"传世之作一字必酌",要卢永祥自己审定,否则,"锻火"已经"生采",马上就"待君入炉","答复稍迟",就成"金刚不坏身臭",真是辛辣尖锐、酣畅淋漓也!堪称千古绝文!后来他真的在赵城铸了卢永祥的铁像,老百姓踩踏唾弃多年。

此外,还有几封给袁世凯的信,都非常精彩。

他致书袁世凯书里曰:"所谓秦晋群盗,瑞玑不敢辩,然奉执事令征群盗者,害且百倍于盗。执事视其焚掠不禁,是残民也;逆天下之心,是树敌也;避南军之锋,专攻秦晋,是示怯也;朝议停战,夕谋进攻,是背盟也。残民不仁,树敌不智,示怯不勇,背盟不信,秦晋之人,固将有以待执事也。"

"谁园"简介

当时的执事,就是相当于清末的督军,其祸害比所谓的"盗贼"更甚。

当他得知袁世凯逼迫孙中山让出大总统位时再次致书:"大总统者,国民之所同推,非一方所得私举。孙公人望所归,故天下共举之,又安能以其位私授予人? "

袁统治中国四年干了不少坏事,终于"积恶成疾一命归阴"。张在庆幸之余又以辛辣的笔锋写了《祭袁世凯文》称:"汝今死也!恶贯满盈,皇梦不成。民穷财尽,乞美求日,未得其逞。花招骗世,知者齿冷。积恶成疾,一命归阴。衣冠羽化,面目狰狞。噫嘻!早死一年,香臭难分。今日物化,盖棺论定。呜呼哀哉! ……若在中华征民意,死尔万千谁挽留?"

当时讨伐袁世凯的檄文也不少,有张瑞玑的这般辛辣尖锐大胆批判的,真不多也。

1916年他自画像并题款文曰:"汝今年四十有五,汝无事无时不与世人相龃龉。人新汝腐,人今汝古。人智汝鲁,人通汝堵。……汝不自悛,而犹自怙。经史贮汝肠,曲蘖撑汝肚。汝诗野而狂,汝文怪而怒。汝穷无聊赖,而不屑与人为伍。三十年后,世界不复有汝矣。嗟乎!汝又何苦?"

1918年,他以国会议员常驻北京。次年2月,参加上海和会的南北双方代表商定,派张赴陕西划界停战。当时,北洋政府派出的直奉军和晋军、甘军、川军数万人,伙同镇嵩军刘镇华部,援助陈树藩在关中围攻靖国军。靖国军闻知张来陕主持划界停战,无不殷切盼望。然张却迟迟没有成行。后在各方催促下,才于3月12日动身赴陕,3月22日到达西安。是时陈树藩的'八省联军'已取得很大进展,没有妥协诚意。对靖国军提出的恢复第一次停战令 后的防地和撤走围攻乾县的北方军的主张不予理睬,并说靖国军为土匪。张瑞玑可能受陈树蕃的笼络有些偏袒北方,引起了陕西靖国军于右任总司令的反感。后来被任命为山西省的首任民政长,辅佐阎锡山。时间不长,他辞去职务回到赵城。1928年1月病逝,许多名流前来这里悼念。阎锡山写了1600字的长祭文,称:"我思先生,屋梁如晤。逝水不返,朝露易晞。失我诤友,潸我涕泄"。

他喜收藏典籍,每到一地,乐以重金购得。其中收藏到竹简《孙武兵法》82篇,后由其父张联甲书理成册。先后收藏图书10余万卷,书画作品数百种。但是在身后流落颇多。张的后人把约10万卷藏书在解放后赠给了山西省图书馆收藏。

他的诗文存留不少,有300多首,而多有佳作,后人编有《张瑞玑文集》。诗中多佳句警言,比如:

"剩有文章媚山水,更无书札到公卿"、

"相逢不信头颅在,脱劫方知性命轻",

"失计误膺三聘出,无才合着一身闲"、

"一生坐受虚名累,万事都同素愿违"、

"共和日月风灯影,一统河山战马尘"、

"时有闲情谈鬼史,更无痛泪洒神州"、

"渐生华发还贪酒,已死名心懒著书"、

"英雄老矣难回首,傀儡凄然看下场"、

"宦海半生鸡肋味,驿亭十里马蹄尘"、

"赏心文字千秋少,敛手棋枰一子差"、

"英雄事业兔三窟,乱世人才貉一邱"、

"随我转蓬三尺剑,累人行李一车书"、

"垂老文章敛才气,安贫门巷少风波"。

怀人悼人诗中佳句如:

"乱世文章馀血泪,故人肝胆半风尘"、

"二世交情推我厚,一身傲骨累君贫"、

"人传姓字知非福,天与文章太露才"、

"马上警心书一纸,枕边抛泪雨三更"、

"愁思如潮常百结,文章卷土定重来"、

"斗酒只鸡君记否?素车白马我来迟"、

"笑我头颅犹带颈,痛君魂魄竟无家"、

"人虽上寿终须死,天不怜才何必生"。

他能诗又甚嗜酒,园里有两个房间题有匾额"书城"、"酒国"。诗句有许多酒的内容:

"江湖结纳浑无赖,诗酒佯狂剩此身"、

"狂来诗酒无馀子,老去须眉几故人"、

"酒兵轻敌无坚垒,诗理通禅有妙锋"、

"老去酒名随量减,病来诗债比愁多"。

或抒壮志与豪情,或写愤懑与无奈,均极耐咀嚼。诗人数以鲁连入诗,如:

"绿林豪杰如相问,马上行人是鲁连"句,自比鲁仲连,其人确与古之鲁仲连相似,忧国忧民,颇多豪壮之气。

此外,模山状水之诗,也多好句,"横石一桥南北水,沿堤千柳往来风"与"落红庭院湘帘雨,凌碧城楼玉笛风",大有晚唐风味。"河声随岸转,塔影出城高"、"犁雨人耕野,嘶风马恋槽"、"乱山随马走,野水逼城流",皆好。尤其"钟声千壑定,塔影一僧归"一联极佳,简直妙不可言,有人评论:"即唐人诗中,亦不多见。"

游览如此小的"园",按理说 半个小时足矣。我们逗留观摩一个多小时。回来后又查阅了不少资料。山西人在许多人的印象中都比较温良恭俭让。有个山东人落户到山西自称"祖籍山东愧无豪侠之风、落户山西又乏理财之术",引起我的共鸣。晋人会作生意是比较有名,乔家大院的故事很有代表性。但与山东人比,少有刚烈之气。似唯有洪洞赵城人的性格最为刚烈勇猛。民间传曰"洪洞精神天下传,一直二实三勇敢",颇有山东梁山英雄气。既有文采又有正义且如此勇敢如张瑞玑者,真是:"多乎哉?不多也"。

现在中国早已经进入新时代,日新月异。社会巨大进步,人民生活幸福,但也不是没有问题。与先进相比,问题仍多,看社会管理,还要改进。不过,听赞歌越来越多、批评话越来越少。愚有一半多山东血脉,小脚趾指甲天然两瓣,又可认为是大槐树遷民后裔。对于现实和不足,心中愤懑不少,笔下烈文无多。在张瑞玑的文章、气节、魄力、勇敢、能力面前,真真羞也、愧也!张瑞玑老前辈如果在世,他会有什么样的文章?会有什么样的命运?上午,又查阅有关资料,轻松游园感觉已失,胸中块垒感觉加重。竟像石头压迫,难以开心抒怀。

是为记。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983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