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衢州中院:个别清偿被撤销后,原抵押人仍应承担担保责任 奥鑫

衢州中院:

担保制度的立法目的,就是通过担保合意将主债务不能履行之风险转移至担保人。破产程序中个别清偿制度撤销债务人对主债权人的个别清偿,但不应也不能否认担保法对风险转移的制度安排。并且根据我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是否办理抵押权登记并不影响抵押合同的效力,虽然抵押物登记已注销,但这并不影响抵押合同的效力。

阅读提示

进入破产程序的债务人的个别清偿行为被撤销,主合同债务恢复且为主合同担保的抵押权登记已注销,抵押人对主合同债务应否承担责任?抵押合同有效但抵押登记注销的情形,法律对担保人的责任形态未作明确规定,如果承担应为何种责任?

案情简介

工行南区支行就案涉债务向衢江石油公司管理人申报债权本金2200000元、欠息185605.93元,衢江石油公司管理人对该笔债权认定金额为本金2200000元、利息12320元。被上诉人在本案二审庭审中陈述原两套抵押房产交易金额不少于3000000元。

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二百一十五条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一条为规范企业破产程序,公平清理债权债务,保护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制定本法。

裁判观点

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认为:

不动产的抵押权自登记时设立。本案的基本事实清楚,争议的焦点为:债务人的个别清偿行为被撤销,主合同债务恢复,已注销抵押权登记的抵押人是否继续承担担保责任。本案中,工行南区支行基于衢江石油公司的全额清偿行为而注销了华爱仙、郑雪龙提供的抵押物的抵押权登记,抵押权已消灭。抵押权登记注销后,案涉的抵押物已出让给他人,抵押权在客观上无法恢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法律规定登记生效的抵押合同签订后,抵押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拒绝办理抵押登记致使债权人受到损失的,抵押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只有抵押人在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情况下,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华爱仙、郑雪龙在工行南区支行合法注销抵押权登记后出让了抵押物,并不存在过错,工行南区支行诉请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或在抵押物出让价格范围内优先清偿,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第一,本案抵押合同应予恢复。第三人物保属于符合破产撤销权行使条件下应予恢复原状的撤销利益。首先,在第三人为破产债务人提供担保的情形下,对债权的个别清偿具有双重的偏颇效果,对获得个别清偿的主债权人为一重,对担保人则为另一重。虽然债权人对担保人的追偿之债属于或然之债,但该债权实际上在担保关系成立时就已经产生,属于破产受理前的既存债权,我国破产法第五十一条允许担保人以其对债务人的求偿权申报债权。该债权同样将因对主债权人的个别清偿而归于消灭,因而也具有偏颇效果。如果不允许恢复抵押合同,则无异于禁止主债权人保有偏颇清偿却允许担保人保有。这有违破产法公平清偿债务的立法宗旨。其次,我国担保法第一条规定,担保制度的立法目的,就是通过担保合意将主债务不能履行之风险转移至担保人。破产程序中个别清偿制度撤销债务人对主债权人的个别清偿,但不应也不能否认担保法对风险转移的制度安排。并且根据我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是否办理抵押权登记并不影响抵押合同的效力,虽然本案中抵押物登记已注销,但这并不影响抵押合同的效力。

第二,被上诉人承担的应是补充责任。虽然抵押物登记已注销、抵押物已被交易,但全部交易收益归被上诉人所有,被上诉人应在抵押合同约定的最高余额内以抵押物的交易价值为限承担责任。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然而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八条第三款明确规定,“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抵押合同有效但抵押登记注销情形,法律对担保人的责任形态未作明确规定,本案当事人也未约定承担连带责任, 故原抵押人应在债务人不能清偿债务时在抵押合同约定的3220000元最高余额内以抵押物交易价值为限承担补充责任,根据被上诉人二审中陈述的原两套抵押房产交易金额不少于3000000元,应以3000000元为限承担补充责任。由于原抵押人承担的系补充责任,故对工行南区支行关于在本金2200000元及利息12320元之外另行要求清偿利息、以及要求赔偿律师代理费损失的诉请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衢州南区支行、华爱仙、郑雪龙抵押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8)浙08民终1171号

裁判日期:2019年7月19日

本文作者:李冲,破产业务部专职律师,郑州大学法学学士。

执业领域:民商事诉讼、破产业务全阶段服务及私企法律顾问事务

执业期间曾办理过一百余起民、商事诉讼案件,担任过河南中牟农村商业银行、河南雄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幻境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河南省私享荟商贸有限公司、新郑市盐业公司等单位的法律顾问。

曾参与办理过河南省奥鑫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及河南易元置业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的办理,担任过河南新开元实业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件的债权人会议主席,担任过河南省经研银海种业有限公司破产重整申请案的代理人。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817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