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吕碧城:和袁克文姐弟恋,严复是她导师,曾受英达曾祖父提携 碧和什么字在一起好听

她是“三高”女人,高学历,高年龄,高收入,容貌秀美,气质超群,是袁世凯钦点的女秘书;她是民国最后一位女词人,中国第一位女编辑,第一位倡导女学的教育思想者,第一位翻译佛经的女居士……她周游列国,着洋服,说西语,吃西点,却用诗词写欧洲风,用文言文写书信,是一个中西合璧的女文学家;她于政、教、商、文都赫赫有名,如此优秀的女人,到了六十一岁,还没有婚配,她说“生平可称心的男人不多,梁启超早有家室,汪精卫太年轻,汪荣宝人不错,也已结婚。”

她就是高不成低不就,挑了半辈子还没结婚的民国最后一位败犬女王--吕碧城。

亲戚神马的,都是浮云

吕碧城出生于1883年,籍贯是安徽省旌德庙首村,庙守村是全国一个不太知名的村庄,是唐朝时为了纪念张巡而立的庙宇,后吕氏家族入迁,渐成一个繁华的村落,可是,至今只有两千多的人口,说明这个村落还是非常小的。

就是这个偏僻不知名的村庄,却出了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那就是吕碧城。 吕碧城家学渊博,父亲吕凤岐是一位光绪三年的进士,曾经担任过国史馆协修,玉牒纂修、山西学政的工作。

吕碧城的母亲严士瑜,也不是等闲之辈,她通晓诗词,出身于官宦世家,祖母是清代著名的女才子沈善宝,吕碧城的母亲严士瑜一生也写了很多的诗稿,后来大部分遗失,至今在文献资料《安徽名媛诗词征略》里,只留存有她的两首诗。

从这可以看出,吕碧城姐妹四人的成就,虽说早年得之于父亲的家教,但与后来受母亲的耳熏目染是分不开的。吕碧城十二岁的时候,就是一个小神通了,她当时写了一首词,是这样写的:“绿蚁浮春,玉龙回雪,谁识隐娘微旨?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把无限时恨,都消樽里。君未知?是天生粉荆脂聂,试凌波微步寒生易水。浸把木兰花,谈认作等闲红紫。辽海功名,恨不到青闺儿女,剩一腔毫兴,写入丹青闲寄。” 这首词得到了当时的诗论大家樊增祥的称赞。

吕家的情况,在当地是很富庶的,作为名门望族,家业也是不小,所以九岁,吕碧城就被许配给了孙村的一个汪氏乡绅。

吕凤岐辞官后,并没有去家乡厚德庙守,却来到了六安居住,不久,竟然因中风而死了。

吕凤岐死后,严士瑜回庙守想要家产,族人早就得到了消息,于是,找了几个歹徒,把严士瑜囚禁了。

那一年,吕碧城十二岁,那段因为财产被囚禁的经历,是吕碧城终生难以忘怀的伤痛。

严士瑜为了保全几个骨肉,不得不抛弃了财产,离开家乡。这段历史,后来被吕碧城和吕碧城的二姐吕美荪几次写在自己著作里。

可见,这段历史是真实的,只不过,当时还有另一说辞,严士瑜是吕凤岐的续室,而吕凤岐虽说儿子夭折,可是原配所生的儿子却留下了后代,这也是严士瑜不能得到家产的原因。

在当时,女人被囚禁,是一件没有面子的事,当时被囚禁的,还有吕碧城几个姐妹,这件事当时闹得很轰动,和吕碧城有了婚约的汪家,是当地的有点儿小势力的乡绅,听说了吕碧城一家被囚禁的事后,竟然要求退婚。

至今的很多书,为了凸显吕碧城的个性,都说是十二岁的吕碧城,利用聪明和智慧,给父亲的好友樊增祥写了一封信,樊增祥派了人马,解救了吕家。那些神化了吕碧城这一壮举的人认为,吕碧城小小年纪,就办出这么大一件事,和吕碧城订了婚的汪家会认为,吕碧城很厉害,过门了是个惹不起的媳妇,“小庙里养不起大菩萨”,于是要求解除婚约。

其实当时吕碧城才十二岁,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所以,汪家的解除婚约,很大程度上是吕凤岐一死,吕家已经失去了势力,再加上吕碧城没有分到财产,所以,此一时彼一时,汪家对吕碧成的态度自然会改变;第二个原因,就是当时可能有了什么不利于吕碧城的传闻,要知道被歹徒囚禁,对于女人来说,毕竟是一件不名誉的事情。汪家怀疑吕碧城和其母亲,被歹徒玷污。

两个原因一加起来,毁约,势在必然。汪家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退婚,竟然成就了一个女子的事业,这个乡村里出来的女子,不仅会走出乡村,还会周游列国,身着艳服,站在世界动物保护大会上,慷慨发言,引起世界的赞誉。

悔婚,即使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也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尤其是女方,是一辈子的名誉问题。比现在的落跑新郎还要让女方难堪,这件事,直接影响到了吕碧城一生的性格,她长大后,即使出落得如花似玉,还是终身未嫁,有人说,那是吕碧城被“退婚”影响了心理健康,得了恐婚症,以后的吕碧城遇到了追求者无数,她总是胡乱找理由,推三阻四,一个也没有同意,那就是受到的伤害太深了。

吕碧城跟着母亲,去了外公家。母亲严士瑜带着几个不大不小的孩子,没有财产,寄人篱下,确实是很苦很狼狈的。不过这位母亲有一点做得很好,她非常支持几个女儿读书,总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满足几个女儿读书的愿望。对于女儿的婚姻,自从在吕碧城这里遇到这么一次挫折后,这位母亲就把几个女孩子的婚姻,和读书联系在一起。

严士瑜认为,乡绅蛮夫,没有什么文化,与其让几个女儿和这类男人结婚,不如去寻找新思想,让几个女儿嫁给具有进步思想的开明人士。

以后,吕碧城走出乡村,办北洋女师学校,两个姐姐一个出任江苏省第一女子师范校长,一个是奉天女子师范教务长,另一个妹妹出任厦门女子师范学校教员,被当时的《甲寅》主编章士钊称为“淮西三吕(吕碧城的妹妹二十七岁早逝),天下知名。” 为了让吕碧城得到更好的教育,严士瑜把吕碧城送到了吕碧城的舅舅家,吕碧城的舅舅在天津塘沽担任盐运史。

吕碧城去投奔舅舅的时候,就跟林黛玉进贾府的年纪差不多,她小小年纪,就要看人眼色行事,对于这么小的女孩来说,是一件很敏感很无奈的事。很多年后,吕碧城性格还是那么敏感、自闭,就跟她这一个年龄段的遭遇有关。

就这样过了七八年,吕碧城想去天津学校上学,遭到了舅舅的反对,当时吕碧城二十一岁了,舅舅的思想,还认为女子无才就是德,认为出去闯荡的女子,是不守闺规的。

吕碧城和舅舅大吵一架,离开了舅舅,身无分文,就坐上了去天津的火车。

当时,这一出走的“壮举”,这对于旧时的女子来说,的确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不过,也正因为此次的壮举,成就了吕碧城飞入云霄的一生。

“海绵女”升职记

假如说,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总会有一个女人在默默支撑的话,那么,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站着几个男人,就不可确定了。 吕碧城在短短几年内,飞黄腾达,就到了一个无可比及的高度,与她背后的几个男人,是密不可分的。

出走那年,正是1903年的阴历三月,她才十九岁,正是张爱玲所说的“成名要趁早”的季节。就跟所有的落难人一样,上天总不会断绝一个天才女子的道路,很幸运的,吕碧城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位好心人,这人是天津佛照楼的老板娘。(关于这个佛照楼,天津的人,应该还有记忆,它位于天津哈尔滨道48号,最近城市规划,正在被勒令拆迁。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里曾经住过一位声名远扬的才女。)

吕碧城结识了这位老板娘之后,就住宿在了佛照楼宾馆,而佛照楼当时和《大公报》毗邻,吕碧城记得舅舅的秘书方小洲的夫人就在《大公报》做编辑,走投无路之下,吕碧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方夫人写信,叙述自己的情况,希望方夫人帮帮她,给她找份差事。

假如这封信被方夫人看见了,可能也给不了什么吕碧城帮助,毕竟她的能力有限,可是,这封信很奇巧地被《大公报》主编英敛之发现了,从而演绎出大公报主编英敛之和吕碧城之间的一段情事。可以这样说,没有英敛之,就很难有吕碧城以后的成就,英敛之是吕碧城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位贵人。

英敛之无意中看到吕碧城的求助信后,觉得这个女子,信写得文采斐然,看样子文章不俗,是个做编辑的料。于是,就主动约见。等见到吕碧城的时候,发现她这么年轻,长得还很漂亮,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教养,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女士,英敛之对吕碧城的好感,就这样油然而生。

英敛之不仅给吕碧城提供了住宿,让她和自己的夫人住在一起,还聘请吕碧城做了女编辑,从此后,吕碧城文采滔滔,发泄于指端,她的文章频频见报,一时间,竟然名声鹊起。

英敛之曾说:“碧城诗刊载于《大公报》之后,'是时,中外名流投诗词、鸣钦佩者,纷纷不绝'。”

吕碧城就此走红上海滩,当时,正是1904年左右,这个时候,张爱玲、萧红这些女作家还没有出生,在同时代里,吕碧城是最为瞩目的一颗明星。由于工词律,格律严谨,用典信手拈来,自成风格,很多的文人墨客,和她争相诗词唱和,文人达士也为了一睹吕碧城的风采,与她结为好友。吕碧城的身边,可以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而且,这类鸿儒,都属于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官二代”,吕碧城拥有如此良好的人脉圈子,为她以后的飞黄腾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可以说,要不是英敛之的奖掖和提携,吕碧城不会在短短几个月内身价倍翻。当时,英敛之对吕碧城的爱戴和惜才,表露无疑,要不是遇到“贵人相助”,吕碧城即使多么有才华,也会淹没在浩渺的人海里,最多留下几首诗词,在历史的长河里,很快就被人忘记。

当然,英敛之对吕碧城是有过爱慕之情的,吕碧城生得姿容秀美,别开生面,英敛之一度对她痴迷不已,引起过英夫人的不悦。 可以这样说,英敛之就是吕碧城成名的幕后推手,在当时,吕碧城一文不名的情况下,短短几个月内,他把吕碧成推到了“到处咸推吕碧城”的高度,的确是下了一番苦工的。

总结来说,英敛之这个高明的幕后推手,捧红吕碧城,做了以下三件事。

第一,让吕碧城做了编辑,这使吕碧城的才华得到了展示的舞台。一个女子,文章写得再好,没有人赏识你,没地方发表出版,也不会得到世人的公认,更不能结识到名流。

第二,1905年,英敛之筹编了《吕氏三姊妹集》,并且在《大公报》千号纪念日,刊出了《吕氏三姊妹》的序跋各一篇,英敛之对于吕氏姐妹,不吝夸奖溢美之词,说她们是:“何天地灵淑之气独钟于吕氏一门乎?”由于英敛之的推崇,吕家姐妹的名气才得以扬天下。

第三,吕碧城提倡女子从家里走出来,进学校读书,在社会上做事,她立志于办一所女子学堂。想她一介女流,仅仅二十来岁,职业只是一个女编辑,在天津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创先河,办女子学校是多么的难,要不是英敛之奔走相告,到处筹款,天津第一所由她做监督的学校也不会建成。 英敛之的日记记录了他为筹办天津女子学堂付出的劳累和奔波:“此次办女学,因无著人力帮忙,故事多掣肘,一人劳已,又兼三弟婚事在尔,必须携内人同去上海,故愈形忙迫。学堂已有头绪,而严朗轩忽从中辞总办职,他人因皆裹足,而中途益复著忙矣。”“袁督许允拨款千元为学堂开办费,唐道允每月由筹款局提百金作经费。”

可以看出,英敛之不辞辛苦地筹办女学,除了自己也具有一定的先进思想,更多的还是为了吕碧城的事业,那个时候,吕碧城二十三岁,正是风华绝代、明媚艳丽的时节,男人为了自己欣赏的女子,为了吕碧城这个貌似不现实的梦,他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到处奔波,不辞辛苦,不过是为了博得美人一笑。我想,此时的吕碧城,要是想要天上的星星,英敛之也会给她摘下来。

这所学校建成后,为提高我国的女子教育,确实作出了贡献,后改名为北洋女子师范学堂,是如今河北师范大学的前身之一(河北师范大学的另一前身是1902年建立的北京顺天府学堂)。

通过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写诗集出书,和名流交往,办学堂任监督,再加上容貌俊美,谈吐不俗,吕碧城名气大噪,全天津已经到了“绛惟独拥人争羡,到处咸推吕碧城”的地步。

当时的吕碧城风光自不必说,可惜的是她受父母熏陶太深,倡导文言文,不赞成白话文写作,所以现在的人们对她知之者甚少,其实,在我国的作家文林里,吕碧城是不输于张爱玲的。 吕碧城认识的第二个对自己有过提携作用的,就是袁世凯的儿子袁克文。

随着社会交往的拓宽,吕碧城认识了很多社会的名流。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是典型的“官二代”“八零后”(1890年出生),风流倜傥,潇洒不羁。当时,吕碧城也是妙龄女郎,袁克文对吕碧城动了心思,是理所应当的。

这个袁克文,的确也是一个人才,诗词书画,样样精通,据说,在袁世凯所有的儿子中,袁克文是袁世凯最为器重的,袁克文的母亲是袁世凯出使朝鲜时,朝鲜王送给袁世凯两双姬人中的一个,生得妩媚雍容,袁克文这个混血儿,也是眉清目秀,聪明伶俐。袁世凯对这个儿子,胜过了对长子袁克定的宠爱,甚至一度想把“皇位”传给二公子。

不料,袁克文却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公子哥,他知道哥哥对自己有点戒心,就索性不理政务,放浪形骸,附庸风雅。第一次见到吕碧城的《晓珠词》时,就叹为观止,然后见了吕碧城的人,更是爱慕之心由生。从此后,袁克文就像一只蜜蜂,围着吕碧城这朵鲜花飞舞,他和吕碧城诗来词往,有时候还结伴同游,吕碧城也没有封建女子的拘谨,她谈吐大方,自由出入男性社交的场合,可以说是冠盖满京华。

这样的亲密接触,吕碧城对袁克文肯定也是用了情的,可惜的是,袁克文毕竟是个“官二代”的公子哥,号称民国四公子之一的他,对于女人的要求,也是多多益善。虽说他真心敬慕的只有吕碧城一个女子,可是,他的做派,可以称得上是粉黛成群,罗绮夹道,“骑马倚长桥,满楼红袖招”,风流的名气,在当地是轰动于一时。

可以说,吕碧城和英敛之的交往,奠定了她在文学上的建树,成就了她的才名,那么吕碧城和袁克文的交往,就奠定了她走上政界的道路。

吕碧城的才气和美貌,让袁克文惊艳,可是吕碧城对袁克文的风流举止,大不以为然。虽说自古才子多风流,可是,吕碧城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专一对自己的,而且,当时袁克文也结了婚,换作一般的女子,面对袁克文的疯狂追求,也会嫁入袁家,心甘情愿做妾做姨太太,毕竟袁世凯的社会地位在当时是不低的,做袁家的儿媳,即使是个姨太太也比较的风光。

许广平和鲁迅结婚,前面还有个朱安,许广平为了爱,没有介意;宋美龄和蒋介石结婚,前面还有个陈洁如和毛氏姚氏,宋美龄为了政治,也没有介意;吕碧城结婚,却不允许自己成为不光明的第三者,可能是受到的伤害太多,她的自尊也比别人出奇地敏感,她深恐别人辜负了自己,于是,她选择不嫁。

她始终和袁克文保持着距离和友谊,就是为了自己那脆弱的自尊。幼年的被退婚,是“奇耻大辱”,她的一生,都为此愤愤不平,所以,她要求男人对自己要一心一意,决不能和别的女人勾连。

这是吕碧城的好强之处,所以,袁克文只能以礼相待,并且鼎心相助。

1912年,吕碧城被袁克文推荐,在袁世凯的总统府里,给吕碧城谋了一个“女官”的职位,后来,又担任参政一职。这是吕碧城在政界做到的最高职位。这段经历,给吕碧城积累了政治界的人脉,三年后,吕碧城敏锐地感到袁世凯称帝会带来弊端,所以很理智地辞职下海,那时候,做生意的吕碧城相当于高干下海,她在上海利用广阔的人脉,和洋人进行交易,还投资过银行,后来大赚一笔,为她以后过上富贵的生活并周游世界,打下了经济基础。

所以,吕碧城和袁克文的交往,为她从商从政,都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好处。

对吕碧城有帮助的第三个男人,是严复。

严复是我国著名的翻译家和教育家,他崇尚西学,主张维新,翻译了英国的很多书籍,吕碧城本来是浸淫在古诗词的女文人,在严复的教导下,她看了大量的外国书籍,并且学会了英语,从而能够进行翻译工作。日后,吕碧城曾经编辑过一本中英文对照的《法华经普门品》,不得不说是这段时间的功劳。

假如说,没有严复的进步思想,吕碧城这个反对白话文写作的女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通晓外语,还能翻译西作,走出国门,周游世界,要没有严复给她灌输的维新思想,她也不可能会出任世界保护动物协会之职发表演讲,成为中国资源和环境保护的第一人。

严复的影响是深入的,潜移默化的,他和吕碧城用最远古的诗词和唱,用西方的语言,谈论著作和思想,这一对忘年交,是奇异的组合,他们的友谊,是吕碧城生命中不可抹掉的一笔。

吕碧城就像一个海绵女郎,她不停地吸收着这些男人的养分,是他们大力的帮助和奖挹,才得以有了以后的辉煌。

做女人,做到了吕碧城这个地步,在当时,的确是祥云腾绕,步步高升。男人用武力征服世界,女人用智慧征服男人。男人是女人前进中的一个支点,吕碧城很好地利用了这个杠杆原理,轻轻一用力,就跃到了时代的前头,她在最灿烂的人生中达到的辉煌,是生在21世纪的我们,都很难比及的。

可以说,男人成就了吕碧城,吕碧城踩着这几个巨人的肩膀,登到了人生的最高处,吕碧城是幸运的,作为旧时代的“海绵女郎”,她的魅力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自己的理想。

她再也不是那个山沟里出来的女娃子了,她可以自由地挑选男人,因为此时她是优秀的,她比男人还要优秀,还能挣钱,还是一个漂亮的单身富婆,那么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达到她的高度呢?

自由恋爱不如“盲婚”

吕碧城一生未婚,可是,她并不是一个独身主义者,她一直在寻觅,却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那一半。 少年时被退婚的经历,对于吕碧城是永远不敢揭开的伤疤,她也很想有一个家,所以,也进行过多次的尝试,多次的恋爱,多次的试探,结果,竟然没有一个男人符合她的条件。

她一生结缘的男人不少,最初的英敛之对她早就抱着欣赏和爱慕之情,英敛之曾经夸她的美貌是“清新俊逸,生面别开”,英敛之还在词里说:“稽首慈云,洗心法水,乞发慈悲一声。秋水伊人,春风香草,悱恻风情惯写,但无限悃款意,总托诗篇泻。”表达着自己对吕碧城的一片深情,当时的情况下,吕碧城走投无路,不得不依靠英敛之,可是,她究竟对英敛之有没有情呢?

我认为是有的,英敛之也是一位大才子,要没有感情,吕碧城这样的刚烈性格,明明知道英敛之的心思还住在他家,这对她是很难办到的。人言可畏,她也知道,可是她对英敛之的爱情,战胜了自己的懦弱,她希望在这个成功的男士面前,得到自己需要的安慰。

吕碧城除了少年时被退婚,其实并没有谈过恋爱,英敛之应该是她的第一个恋人。吕碧城也有过和英敛之做一对帕拉图似的恋人的念头,所以在《大公报》四年,她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本来,吕碧城的性格,甘于居于人下,和英敛之保持这种暧昧的亲密关系,就够委屈了。可是,英敛之和吕碧城的感情,最终却以“绝交”收场。

吕碧城自从在天津发迹后,把大姐、二姐、小妹都接到了天津,在同一所学校里教学,可以看出,当时吕碧城对于姐妹之间的情谊是很深的。

可是,吕碧城有点儿自视清高,几次语言唐突,有看不起英敛之在文学上造诣的话语。英敛之对此有点儿恼火,久之,就对吕碧城渐渐冷心,而吕碧城的二姐,此时却和英敛之走近了。

据说,吕美荪被电车撞伤住院,英敛之不仅把她送到医院,还请了日本医生为其治疗,每天都去探望,两人经常说话良久,感情很是融洽。那段时间,是英敛之和吕碧城最为冷淡的时候。

对这点遭遇,吕碧城在多年之后,专门写了一首词“莪蓼终天痛不胜,秋风萁豆死荒塍”,用曹植的“萁豆”来表示骨肉之间的互相煎熬,可见,吕碧城对于英敛之的这场外遇,和二姐的“插足”,是很痛心的。吕碧城还在词末写下“予孑然一身,亲属皆亡,仅存一'情死义绝'不通音讯已将卅载者。其人一切行为,予概不预闻。予之诸事,亦永不许彼干涉。”

当时,她的大姐和小妹已经病亡,所说的“仅存一”就是说的二姐吕美荪。

凭空里有了这么一段纠葛,想来也是无趣,所以,吕碧城毅然把目光投向了其他的男人。

前面说过,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对吕碧城钦慕已久,尽管吕碧城比袁克文还大七岁,可是,禁不住袁克文这位风流公子的追求,再加上袁克文颇具才名,这一场马拉松的姐弟恋,维持了十多年,是吕碧城关系最“铁”的一段恋情。吕碧城即使知道袁克文有妻室,仍旧和他诗词往来,参加他主持的北海诗酒之会,这说明,吕碧城曾经是对袁克文有过尝试的,袁克文的可爱之处是,他从来不隐瞒自己的“风流逸事”,他追求吕碧城的时候,还在向其他的女人示好,但是,同样是花心,为什么吕碧城却能和袁克文达到数十年的友谊,而应敛之,她却不能原谅呢?

这说明,吕碧城对于英敛之,是动了真心的,她对袁克文,始终是一种同样游戏的态度。一个女人,永远期望自己在对方眼里,是最重要的,可是,袁克文由于身边总是围绕着美女,所以喜新厌旧就成了他的本性,想来,吕碧城也是担心,自己会成为他玩弄过后的一朵被蹂躏的花。在袁克文身边,她没有安全感,所以她不能和他结婚。

由于两人过从甚密,引起了一些好心人的猜疑,甚至袁克文的哥哥、袁克定的连襟费树蔚想要玉成他们的好事,可是吕碧城却笑笑说:“袁属公子哥儿,只许在欢场中偎红依翠耳。” 这句话,说出了袁克文的实质。反过来,也可以理解为,袁克文假如不这么风流,我可能会同意的。

吕碧城是个聪明人,也是个敏感的女人。假如和袁克文结婚,依吕碧城的个性,肯定是争风吃醋,和袁克文没有和睦的一天,于是,不结婚,做好友,是吕碧城明智的选择。

吕碧城和清末使日大臣胡惟德还有过一段相亲经历,这段姻缘是傅增湘的媒人。严复对女弟子这件婚姻很是重视,在1909年的11月12日的日记里,严复写道:“胡仲巽来,言其兄不要碧城。”这句话的意思是,胡惟德的弟弟来信说,我哥哥不要娶吕碧城。

严复在《与夫人朱明丽书三十一》中,写道:“胡曾寄电严复,谈到胡吕婚姻:'此事早做罢论,据胡老二言,乃其兄已与一美国女学生定亲,不知信否?碧城虽经母姊相劝,然亦无意,但闻近在天津害病颇重。其二姊眉生曾来寓告我,并求我为碧城谋出洋,北洋现已换人,不知做得到否?”从这些资料里,可以窥到,胡惟德并不想迎娶吕碧城,而吕碧城也对胡惟德没什么意思。尽管如此,毕竟是男方先说的“不愿意”,这对于一个高傲的美丽女子,不啻于一种失败,吕碧城灰心失望,对于相亲的失败,总是自怨自艾,心理的阴影太深了,所以,命运造就了她自卑又自负的个性,为了掩盖深藏在心理的自卑,她只有逃避和退缩,小心翼翼地对待婚姻和感情,一遇到阻碍,她不是迎难而上,而是逃避它,这对于这位具有新思想的女性,的确是残忍的。

另一个和吕碧城有过关联的男人是杨志云。吕碧城和杨志云诗简往来,缔来已久,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听说杨云志纳妾小琴后,吕碧城写了四阙词,其中一句说:“天地悠悠,我将安托?”

从这句话里,可以看出,吕碧城是希望结婚的,面对一些男人的“背叛”,她也只好独自凭窗,她希望和一个男人“共剪西窗烛”,终究是男人对她不起。论才情,论美貌,她都不输于任何女子,可是,她有着顽固的心理创伤,早年被人辜负,长大后,她也想找到一个称心的爱人。可是,找的男人,不是结婚,就是娶妾,要么就是偎红倚翠,她还能怎样呢?

吕碧城曾说:“生平可称许之男子不多,梁任公早有妻室,汪季新年岁较轻,汪容宝尚不错,亦已有偶。张啬公曾为诸贞壮作伐,贞壮诗才固佳,乃年届不惑,须发皆白何!我之目的,不在资产及门第,而在于文学上之地位。因此难得相当伴侣只有以文学自娱耳。”

有人通过这几句话,推断出吕碧城只喜欢过汪精卫和梁启超,其实,这不过是吕碧城借以推诿的说辞罢了。一个女人喜欢另一个男人,是不会说出来的,现代的交际花林志玲数次在公开的社交场合,说喜欢梁朝伟;舒淇也数次放风对记者说,喜欢刘德华,找结婚对象,就找刘德华这样的。这些都是明星们的障眼法。吕碧城说这话的目的,就是告诉人们:我找不到合适的,年岁大的,都结婚了,我不愿做妾;长相太奶油的,我也不喜欢,觉得他们不成熟。

事实上,汪精卫比吕碧城还大一岁,吕碧城连对方的年龄也不知道,更遑论喜欢了。她这么说,是汪精卫长得比较“奶油”,看起来非常的不成熟,吕碧城不喜欢不成熟的男人。

有一次,严复曾经问吕碧城对于父母指定婚缘这事怎么看,想来吕碧城抗击封建礼教,应该是持反对意见的,结果,吕碧城却说:“至今日自由结婚之人,往往皆少年无学问、无知识之男女。当其相亲相爱、切定婚嫁之时,虽旁人冷眼明明见其不对,然如此之事何人敢相参与,于是苟合,谓之自由结婚。转眼不出三年,情境毕见,此时无可诿过,其悔恨烦恼,比之父兄主婚尤甚,并且无人为之怜悯。此时除自杀之外,几无路走。”

这句话的意思是,父母之命,虽然有错的时候,可是配错了,还可以解除婚约,自由恋爱恋错了,悔恨烦恼,更加痛苦伤心,属于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没有人同情你。

可见,吕碧城这个新式女子,是同意父母之命的。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她的退婚之事,令人欷歔。这个女子,一生都逃不开退婚事情的影响,一个从来没有见面的男人,毁了吕碧城的一生幸福。

谁对我拍砖,我咬谁

很多人都说吕碧城性格刚愎自用,不容于人。而最著名的,就是吕碧城和平襟亚的冲突。 1926年,吕碧城四十三岁了,依然是临花照水,孤家寡人,做着大龄剩女,尽管此时的她,已经不再出入于商界和政界,住了洋楼,开了私人轿车,家里都是欧式装修,就连门口都雇用着两个印度保镖,可谓是显赫一时,是一位超级富婆。

没有爱情的女人是寂寞的,于是,吕碧城为了打发时光,她养了一只小狗,金黄的毛发,很漂亮,吕碧城给小狗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杏儿”,这个小狗是吕碧城的最爱,可以说,此时的吕碧成,是个不折不扣的“宠物腔”,白天夜晚,杏儿不离左右。

有一天,一个洋人骑着摩托,不幸把“杏儿”撞伤,吕碧城勃然大怒,马上在当地法院进行起诉,直到“杏儿”送进了医院,养好了伤,并且洋人赔付了一笔钱,吕碧城才罢休。“杏儿”就是吕碧城的命根子,这世上没人配得上她,她自己和小狗相伴。 这件事本来就过去了,没想到一个喜欢八卦的小编辑,名字叫平襟亚的,发挥了八卦的精神,写了一个小文《李红郊与狗》登载了报纸上。李和吕,有着谐音关系,碧和红,也是对应,用意不言自明。吕碧城看了报纸大怒,于是马上又开始打官司。

平襟亚知道这位姑奶奶的厉害,吓得赶紧躲到了苏州,藏在一个小屋子里,没事干,就写稿子,半年不敢去上海。而这边的吕碧城,不仅把平襟亚的相片登载了报纸上,还写上:寻找此人者,重奖老佛爷慈禧亲临的一幅山鸟画。这个报酬是不低的。

这事过去之后,吕碧城不打算深究,就去欧洲远游,借以散心。平襟亚在这段时间,潜心写作,写了一本《人海潮》。没想到,这本书引起了文坛的轰动。后来平襟亚平步青云,连连高升,到了40年代,出任了《万象》的总编辑。真是应了那句话“逆境出人才”。

另一件有趣的事是,平襟亚在40年代,做了《万象》主编后,张爱玲有一天拿着好多稿子来投稿,其中就有那篇《倾城之恋》,那时候,张还没有出名,张爱玲想要点预付,可是平襟亚不肯给,就这样,平襟亚和张为了稿费事情谈崩了。张爱玲改投苏青的《天地》。六十年后,张爱玲已经作古,平襟亚的侄子平鑫涛冒着被人骂的危险,出了争议颇多的《小团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吕碧城另一交恶的人,就是英敛之。

因为争风吃醋,吕碧城虽说和二姐断了来往,可是,出于英敛之对自己的提携,她一直还对英敛之有着感激,也保持着一般礼仪的交往。 两人的彻底崩裂,始于英敛之发表在《大公报》上的一段话。那些话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最近我们这所城市里呀,有些为人师表的老师,很不守规矩,整天穿得妖里妖气的,跟那个芙蓉姐姐似的,不以为耻,反以为美,这怎么能行呢?这不是有伤风化吗? 这段的意思,直接影射的就是吕碧城,当时吕碧城穿衣服的确很“摩登”,涂脂抹粉,头上还插着孔雀毛翎子,衣服也是千奇百怪,的确是有些另类。

吕碧城没有芙蓉姐姐那么“荣辱不惊”的厚脸皮,她气咻咻地就去找英敛之理论。关于这件事,英敛之在日记上还说过:“碧城因《大公报》白话,登有劝女教习,不当妖艳招摇一段,疑为讥彼。旋有津报登有驳文,强词夺理,极为可笑。数日后,彼来信,洋洋千言分辩,予乃答书,亦千余言。此后遂不来馆。”

这说明,吕碧城因为此事,还和英敛之进行了论辩,结果,双方不欢而散。

《南社丛谈》中记载吕碧城“放诞风流,有比诸红楼梦的史湘云,沾溉西方习俗,擅舞蹈,于乐声铮璁中翩翩作交际舞,开海上摩登风气之先”。可见,当时的吕碧城,穿衣打扮是很另类,很炫的。据说,在外国周游期间,她经常头插孔雀翎,衣服上也是拼金的孔雀洋裙,非常的引人注目。英敛之当时已经有些看不惯吕碧城的做派,那文章,想当然是讽刺的吕碧城,吕碧城又在《律报》上,为此事和英敛之进行争论,最后,两人绝交。

昔日恩人,成为陌路,很多人谴责吕碧城的无情。可是,感情是一件很复杂的东西,作为当事人,也许有着隐情。如果说,英敛之和吕碧城有过暧昧,那么,什么报恩,什么结怨,都是一个“情”字在作怪。

吕碧城的唯一亲人是她的二姐眉生,可是,作为世上唯一的亲人,吕碧城也不肯原谅。吕碧城学了佛教之后,有人劝她,和唯一的亲人姐姐和好,可是,吕碧城这个六根清净的曼智居士仍旧气难平地说:“不到黄泉勿相见也!” 词学家吴宓在评论吕碧城的诗词创作时说:“碧城身世悲凉,遭受屯艰,苦意浓情,无所施用,而中怀郁结,一发之于诗文,都产出无上作品,其生活之失败孤苦,正其艺术创作之根基渊泉……集中所写,不外作者一生未嫁之凄郁之情。”

尽管前面把吕碧城夸得天花乱坠,可最后这句“一生未嫁之情”触了这个败犬女王的霉头,于是,不仅没有听到吕碧城的一句感谢的话,还招来了吕碧城一顿臭骂。

吕碧城的导师严复说:碧城心高意傲,举所见男女,无一当其意者。极喜学问,尤爱笔墨……身体亦弱,不任用功。吾常劝其不必用功,早觅佳对,渠意深不谓然,大有立志不嫁以终其身之意,其可叹也。此人年纪虽小,见解却高……因而受谤不少……现在极有怀谗畏讥之心,而英敛之又往往加以评骘,此其交之所以不终也。即于女界,每初为好友,后为仇敌……其处世之苦如此。 此女实是高雅率真,明达可爱,外间谣诼,皆因此女过于孤高,不放一人于眼里之故。……据我看来,甚是柔婉服善,说话间除自己剖析之外,亦不肯言人短处。

相对于其他人的论述,我宁愿相信严复的话,吕碧城一生孤苦,所遇都不是合适的男人,好的男人都已经结婚,没结婚的,又不成熟,高不成低不就,她走到了时代的前头,可是,时代却把她抛弃了。

这个女子是可悲的,晚年为了平复内心的创伤,作为知名富婆,她却学了佛教,与青灯黄卷为伴,晚景凄凉。1943年1月24日,她独孤地死在了香港的宝莲禅院,享年六十一岁。

死后,她的骨灰,和着面团,撒入了南中国海。她终于结束了痛苦的一生,即使拥有美貌,拥有金钱,可是,她是那么地不幸福。

终身未嫁,算不算女人的另一种失败?也许吧!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3248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