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约翰·列侬| 如果我们一起做梦 拳王哈里森是阿里吗

转自有意思公众号 ID: youyisi_cn

音乐、反战、行为艺术、婚姻、死亡成就了列侬的传奇,或许让歌迷最难以释怀的地方,就在于列侬身上那一股反叛的坏劲儿。正如这句话一样:情最难久,故多情人必至寡情;性自有常,故任性人终不失性。

30张图片,回顾永远40岁的约翰·列侬。准备好了吗?

开始。

1/30 ▲年幼时的约翰·列侬与母亲茱莉亚在他的婶婶家合影留念。在这里,列侬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

列侬的童年动荡而孤独:“我的一部分被社会各阶层所接受,但吼叫的疯子音乐家这部分不被接受。我本能地意识到自己是个麻烦制造者,我尽力扰乱每一位朋友的家,某种程度上也许是出于我没有家的嫉妒。我所做的会影响其他男孩和他们的父母,但我真的那么做了。我的家人是五个女人,五个坚强、聪明的女人,五姐妹。一位恰好成为了我的母亲,只是她不能料理生活。她有一个投身于大海和战争的丈夫,她无法照料我,四岁半那年我最终和她姐姐一起生活。这些女人都非常了不起,那是我所受到的第一次女权主义教育。那些知识以及我没和我的父母在一起的事实,让我懂得:父母不是上帝。”

2/30 ▲童年时期的约翰·列侬身着校服、头戴小帽子,煞是可爱。照片约拍摄于1948年。

3/30 ▲1957年7月6日,列侬第一次遇到了保罗·麦卡特尼,之后麦卡特尼便加入了列侬的第一支乐队,开始一起写歌。 麦卡特尼的父亲说列侬让他“陷入了很多麻烦”,但还是给他们提供了排练的地方。以上是列侬与麦卡特尼首演照片。

直到今天,还有人会问the Beatles的主魂究竟是谁,我只能回答说,披头士乐队在精神上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也不属于保罗,他已经超越了四人加起来的总和。

4/30 ▲1960年,乔治·哈里森、斯图亚特·萨特克里夫和约翰·列侬在德国汉堡的露天市场合影。

5/30 ▲披头士最初的四名成员约翰·列侬、乔治·哈里森、保罗·麦卡特尼和彼得·贝斯特(乐队的第一位鼓手,而后林戈·斯塔尔取代了他的位置)拍摄乐队宣传照。

6/30 ▲1961年12月,约翰·列侬同披头士乐队的其他团员们在位于英国利物浦马修街的洞穴俱乐部举办现场演出。

7/30 ▲1963年12月,披头士团员参与拍摄喜剧节目《莫克姆和怀斯秀》时同该剧主演埃里克与欧尼合影。

8/30 ▲1964年2月9日,纽约,披头士初战美国,四位团员在彩排中与主持人艾德·苏利文进行沟通。

9/30 ▲1964年:披头士由巴黎返乡,在登上飞机时他们向媒体与歌迷挥动起英国国旗。

10/30 ▲1964年,美国佛罗里达迈阿密海滩:披头士团员们参观重量级拳击手训练营,拳击手卡西乌斯·克莱以一对四,将团员们“一拳击晕”。

11/30 ▲1966年6月7日,德国汉堡:约翰·列侬身着戏服参与电影《我如何赢得了战争》的拍摄。

12/30 ▲1967年,约翰·列侬依偎在他那辆迷幻摇滚风格十足的劳斯莱斯旁。

13/30 ▲1967年6月30日,披头士在位于伦敦修道院大道的百代公司录音室(此处被歌迷封为摇滚圣地)为“我们的世界”现场秀做着紧张准备——这场全球性盛宴将在24个国家播出,约有4亿观众观看了该电视节目。

14/30 ▲1968年6月15日,约翰·列侬携其子朱利安、女友小野洋子以及布莱恩·琼斯和罗杰·道雷一道为“滚石乐队的摇滚马戏团”巡演捧场。

15/30 ▲这是我所看到列侬照片里,最充满诗意的一张。拍摄于1967年,披头士电影《魔术般的神奇旅行/Magical Mystery Tour》,27岁的列侬。

16/30 ▲1969年3月20日,甜蜜的约翰·列侬与小野洋子在直布罗陀海峡合影,两人刚刚在此喜结连理。

据说

17/30 ▲1969年3月,蜜月中的列侬和洋子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希尔顿酒店举行了著名的“床上和平行动(Bed-in for peace)”,号召人们“Make love, not war”,“以抗议世界上所有的苦难与暴力”,呼吁世界和平、反对越南战争。

列侬说,“争取和平只能透过和平的手段,去用支配体制的武器来向他们抗争是不适宜的,因为他们总是胜利者。 他们很擅于玩一场暴力游戏,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对付幽默,一种和平的幽默。

有记者向他们提出了一个极富挑战性的问题:用音乐与爱能够制止希特勒与法西斯主义吗?(这是一个对所有和平主义者都构成挑战的问题。)小野洋子的回答是:“如果我是希特勒时代的一个犹太女孩,我将会接近他并成为他的女朋友,在床上十天之后,他便会按我的思路进行思考。 这个世界需要沟通,而做爱是一种沟通的绝妙形式。

18/30 ▲Beatles解散了,在此之前为我们留下的是一张史诗般的杰作--Abbey Road。

四个人排成一列,横渡Abbey Road,他们的背后,是曾经朝夕相处多年的Abbey Road录音室。他们走得如此毅然,不带半分留恋。从照片上看,唯有Paul是光着脚走的,他的右手甚至还夹着烟卷。

19/30 ▲1970年2月19日,约翰·列侬与小野洋子剪掉长发并将其捐赠,作为回馈,当时的“黑人力量”运动领袖迈克尔将拳王阿里的拳击短裤赠予夫妇二人。

20/30 ▲小野洋子、约翰·列侬和安迪·沃霍尔,1971年6月5日。

21/30 ▲1974年11月28日,在其人生中最后一场演唱会中,约翰·列侬与英国歌手埃尔顿·约翰在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同台演出。

22/30 ▲1974年:约翰·列侬在其私人助理兼影子情人庞凤仪的陪同下出席公共活动。

23/30 ▲退隐后的列侬把精力完全投入到照料儿子西恩以及家庭生活中来。

由于列侬夫妇在艺术和社会活动中的左翼倾向,美国政府指令联邦调查局对他们进行了跟踪、窃听等一系列监听活动,对此列侬坚定地说:“什么都无法阻拦我,不论我是否在这里,不管我在哪儿,我的感受不会动摇,我会讲出我真实的感受。”当政者认为,列侬透过文化造成的政治影响力已经强大到可以颠覆政权。1972年初,尼克松政府开始准备驱逐列侬出境的程序。此后数年列侬展开了和美国政府漫长的法律诉讼。在律师建议下,为保持低调,列侬逐渐淡化他的政治参与。在此期间,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忙于汇编有关他的调查资料,资料页数比圣经还要多。1973年春天,列侬和洋子离开他们在格林威治村的革命小窝,搬进中央公园旁边的达科塔公寓。

1975 年,列侬与小野洋子的孩子西恩的出世使列侬感觉到自己“像帝国大厦一样高大”。列侬为西恩创作的歌曲《Darling Boy》被保罗·麦卡特尼评价为列侬最好的作品。列侬心甘情愿地潜心在家养子,过起了与世无争的隐退生活。

24/30 ▲FBI截获的John Lennon指纹卡片,并禁止其被拍卖。这张指纹卡片是列侬在1976年申请美国永久居住权时在纽约警署拍摄的。

25/30 ▲1977年1月16日:约翰·列侬与小野洋子出席于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新一任总统吉米·卡特的就职舞会。

26/30 ▲1980年:约翰·列侬在纽约中央公园向小野洋子献上深深一吻。

27/30 ▲1980年12月8日:照片中约翰·列侬正在其寓所达科塔大厦外为歌迷马克·查普曼签名留念。

28/30 ▲1980年12月8日:约翰·列侬生命中的最后一张照片,当时他正与歌迷保罗格莱仕合影。

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从达科塔公寓中携手走出,不远处有一位手里拿着列侬的新专辑的歌迷,几个小时前他才向列侬索要了签名。但是这一次,他拿出来的不是笔,而是一把手枪。在列侬与他擦肩而过后,他瞄准列侬的后背,连扣了五次扳机。小野洋子万分惊恐地注视着列侬倒在血泊中。弥留之际,警察问列侬,你知道你是谁吗?列侬点点头。这是他在人间的最后一个动作。

29/30 ▲1980年12月,得知列侬遇刺身亡的噩耗后,成群的歌迷自发聚集在其位于纽约的寓所达科塔大厦外。当时,大厦特别降半旗以致默哀。

1980年12月9日:这张由纽约警局提供的照片中的犯人正是刺杀约翰·列侬的凶手马克·大卫·查普曼。

30/30 ▲列侬被枪杀时所带的眼镜。

列侬曾在《Imagine》这首歌中描绘出一个没有国界、没有私有财产、没有贪婪、没有暴力的乌托邦,歌曲的音乐和意境使其成为摇滚史上的永恒。到了今天,人们已不再记得他的抗争与梦想,在时间与商业的洪流下,列侬已渐渐浓缩成一个符号。人们知道他伟大,却忘记了他因何而伟大,人们传唱他的歌曲,却不理解它们被创作的时代背景。当艺术成为奢侈品,音乐成了纯粹的挣钱机器,年轻人都奔向物质而去,梦想成了一个笑话。

当人们再也不愿意去单纯地相信一件事并为之努力,当作为反叛精神的代表的摇滚乐还未成熟就戛然而止,当所谓的民谣通过所谓的音乐节目开始复兴,我们的青年们在哪?

“惜吾辈之受世折磨,不知惟折磨乃见吾辈。”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2094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