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宣化上人的传奇人生(第五篇 参学与受戒 - 下) 沩仰宗历代传人

宣化上人,东北黑龙江省双城县(黑龙江省五常市拉林)人,在美国建立三宝第一人。1948年宣化上人抵广州曹溪南华寺,礼上虚下云老和尚,受命任南华寺戒律学院监学,后转任教务主任。云公观其为法门龙象,乃传授法脉,赐法号宣化,遂为沩仰宗第九代接法人,摩诃迦叶初祖传承之第四十五代。让我们细细展开这位高僧大德的传奇人生,本文编辑来自网上,感谢原作者。

105. 云门诀别

上人在广东南华寺住了一年,又到云门大觉禅寺。民国38年(西元1949年)六月,上人观看当时局势,想暂居香港。拜别虚云老和尚之时,老人赠法语:“好自为之,勿负期待!”实在是语重心长!

那年元旦,我辞去学院教务主任职,在藏经楼管理藏经,作图书馆馆员。那时候我在藏经楼东南角那个地方住,我在那里不见人,也不讲话,好像闭关一样。

我认识一个老同参,他说:“你为什么到角落里?谁也看不见你,这是不可以的!”就叫我搬出来。他走了,还写封信给我,要我到外边弘扬佛法,教化众生。我因此没有房子住了,到处流浪,后来跑到美国。当年他叫我没有房子,想不到现在这个万佛城房子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要住哪个好!

传戒后,随虚老至韶关大鉴寺。后虚老回云门,要我也同去,我说:“好!但须先回寺再来。”我到五月初旬,才往大觉禅寺。沿途山路崎岖,犹如蜀道,走到离云门尚有二十余里,天已经黑了。

我暗夜独行,路径生疏,正在为难之际,前面忽有灯光照路,我顺着光前行。灯光始终在百步之前导引,直到大觉禅寺山门口才消逝。恰好是大觉寺开大静的时间,我敲门入寺。

拜见虚老后,虚老问我:“怎么这么晚到?”我说因为路途不熟延误,幸好有灯光在前引导。虚老说:“太奇特了!白天行走山路,无人引导也难认识,何况夜行!”

虚老安排我在云门寺(即大觉禅寺)为班首,上殿、过堂、坐禅,领众熏修!后来因为我住的那间房间潮湿,尤其五、六月间更严重,我就向老和尚告假,我说:“老和尚,我在这儿住着受不了啦!”他说:“什么你受不了?”我说:“我住的这个房间很潮湿,尤其在这个夏天的时候,我真是受不了,都得了湿气病。”你猜老和尚说什么?他说:“我们庙上的房间已经很好了!你看那些当地的人像在猪窝里睡似的,他们怎么就受得了?”我说:“老和尚,你怎么比人像猪似的?”他说;“他们原本就是猪嘛!”我说:“我想先到香港,等天气乾燥一点再回来。”虚老还是不同意,说:“不要去!去就难回来了!”“学人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去!”

虚老听我去意甚坚,忍不住就落泪了,握着我的手,说:“你去香港,就不会回来了,我们再也不能相会了!”“放心!我病好就回来,一定回来!”他说:“一定回不来!”我说:“真是回不来,我就在香港住了!”他说:“那就住吧!你此去要努力,为释迦老子争口气,为历代祖师建道场。好自为之,前途光明无量,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等我到了香港,7月间又回到广州,准备过了中秋节之后回云门大觉寺,去用功修行。可是在 8月初旬,曲江、韶关解放,想再回去,果真回不去了。我在 8月18日那一天,从广州乘船到香港,随缘在香港住了十多年。

上人与同参摄于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碑前

问:师父,你也有老师吧?

上人:当然有,而且很多。我追随过许多位大和尚,虚云老和尚对我助益最多。

问:你最尊敬哪一位法师?

上人:虚云老和尚。

问:请师父讲述虚云老和尚的精神。

上人:不睡觉。

从此上人滞留香港,虽然仍可以和虚老书信往还,更可以日后帮助虚老筹募重兴云居山真如禅寺的建筑费,可是这一别便成永诀了!1958年虚老增订《佛祖道影》,他在书上加上一首解释文意的偈语,这是老法师对佛教又一个有价值的贡献。他同时写了一封信给上人。

度轮仁者慧照:

久疏音候,近维利生如意为念!兹寄奉近年增刻佛祖道影壹部,存阅留念,并希自利利他为道。珍重!此候

法喜

虚云合十

一九五八年

十二月二日

【后记1】知定法师撰文缅怀上人:

度轮长老,惜因生逢末纪,处斯兵荒马乱之秋,故披剃许久,尚未圆具。直至1947年才闯关万里,受尽千辛万苦,抵达普陀山,秉受了三坛大戒。之后,听闻当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在曹溪重兴祖庭,开堂说法。于是又不辞劳苦,跋山涉水,于一九四八年到达广东南华寺。南华寺是年刚好春期传戒,长老又再报名补戒,由此可见长老对戒律的重视。

我和宣化长老的认识,是在1948年南华寺戒堂中。彼时我当开堂,开堂的职责除教授出家人行住坐卧的一切规矩外,戒堂中的一切大小事务,亦在管辖范围之内。而受戒弟子若有疑问或难题,向我请教,当然尽我所知为彼等解答。当时,我觉得度轮法师为人谦恭识礼,威仪齐整,动止安详,知是法门龙象,真狮子儿,他日必有一番大振宗风之举也。在南华寺我所办的戒律学院,缺少一位好监学,此一职位,需要一位品学兼优之人,方堪胜任。戒期圆满后,我即商请度轮法师出任斯职,一谈即就。度老接任斯职,尽忠尽责,直到离开南华寺。

【后记2】大德风范

中国近代的禅宗泰斗有上虚下云老和尚与上来下果老和尚;虽然我们无缘亲聆教益,但是从他们给上人的书信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道者的风范。上人虽然因时局动荡,未能回云门再亲近虚老;但是他常常和虚老书信往返,并且尽心尽力地护持虚老。下面是虚老的来函:

安慈法师慧鉴:

大函已悉一切。仁者所云过自谦抑,实者学院去年赖仁者助力正多,今后亦正多借重于仁者也。请勿动念头他往,望发长远心,维护此学院,是所致祷,余未及。专候

慧安

衲虚云(印章)合十 古元月加六日

如不欲往南华,请来云门亦好,因目下世界不好,不宜四处跑也。

虚云老和尚挽留上人之信函

上人自述:

老人给我一封信,叫我作一点功德。于是乎我就发愿认捐云居山真如禅寺大雄宝殿等十几尊佛像;又到缅甸去买金箔给佛像装金,金箔一共买了三百多盒(是大盒的)。虚老十分欢喜,几次写信来道谢。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出虚老对后辈的用心又深又远大,谦虚的德行不遑多让;薄己厚人,舍己从人,对待自己很严格,对待别人却很宽厚,常常牺牲自己来随喜他人、帮助他人。虚老这种伟大的精神,无上的慈悲,崇高的道德,和最真最诚的平等心,使人打从心底就欢喜,因此发自真心和诚恳心的来佩服他。

虚老又写信叫我到云居山,我在禅观时,知道他是想把真如寺的重任交付给我;可是我因为种种的因缘,当时不能马上答应;为了这件事,一直到现在我还感到非常遗憾。等到香港佛教讲堂成立了,整日都在为弘扬大法的事情而四处奔波忙碌,更感到分身乏术了。本来我是打算把这边的事务都料理完全了,有了可以嘱咐交代的人以后,再去云居山亲近老人家,侍奉在老人家的身边……。

虚云老和尚给上人之信函

度轮仁者慧鉴:

日昨广妙来山带来金箔甚多,除仁者惠助功德港币壹仟伍百元外,尚欠价壹仟贰百玖拾捌元肆角港币。仁者前曾发心任塑阿弥陀佛壹尊,至希将欠款交还广妙壹仟贰百元港币为荷。再者本寺现因修造需款孔急,至希仁者继续发心护持,并望便中领导侨胞居士来山一游。是盼此候

法喜

虚云(印章)

云居山真如禅寺

四月初二日

虚云老和尚给上人之信函

度轮法师道鉴:

睽离忽已数载,每以为念。前郭居士来函云及座下在港法化甚盛,至慰!顷广东太平莲舍转来惠函,并惠港币陆百元,欣悉一一。座下发心殊盛,重兴古刹,并蒙远注,惠施功德,不胜希有之叹。云来云居结茆,已将三载。此亦为国内著名祖师道场,惟久已荒芜,殿堂全墟。云来此后,各地衲子亦闻风而至;因此前年勉建法堂一幢,容众安居。今春正修建大殿天王殿等处。惟资力维艰,住众逾百,道粮亦困难。座下法缘至广,甚望力为惠助,成兹功德,则甚幸!所云造圣像十余尊,此皆殊胜之业;至为云造象一节,云何以堪,此甚不可也!望勿尔!座下为法心切,续佛祖慧命,当满座下之愿。附寄源流,俾承祖脉,祖道赖以重兴,是所至望!专覆不尽,即颂

法乐

衲虚云合十(印章)四月九日

云居山真如禅寺笺

除了虚老之外,上人对来果老和尚也非常钦敬。上来下果法师于东方被公认为佛教历史中最为严厉的禅师之一。中国大陆快要解放时,许多僧众离开中国;当时上人也刚从中国抵达香港,但正忙于照料落难的僧众。上人担心来果法师所承之正法会于世上消失,曾经写了一封信给果老,请他来香港,下面是果老的覆函:

安慈大师光鉴:

昨接手书,敬悉。大法全提,何分畛域,人寿十岁,我拟来此扶达磨刹竿;释迦儿孙者,只行真行,任何在所不辞。请放心!

敬复 即请

道安

来果 手启

从虚老的书函,我们可以明白他重兴佛教梵刹的热忱和维护僧团的苦心;从果老的来函,可以见到他老人家的豪迈和为法忘躯的意志。这两位禅宗大德,以复兴佛教为己任的大无畏精神,吾辈应学习和效法之。

106. 父亲往生

上人自述:

我离开东北之后,父亲往生了,他是坐着往生的;病了三天,也不吃东西,坐起来就往生了。我把三哥接来美国定居,是因为报答他那时候侍养父亲,所以我不能不理他。

【后记1】据悉上人父亲白富海的长相像上人一样,他平时不打坐,也不念佛。西元1949年他坐着往生,那时候上人在云门虚老那里。白玉堂(上人的三哥)1996年9月16日口述:

我四十三岁那年(西元1949年)春天,门外来一个算卦先生,我叫他来房里边给我算一卦。先生算好了之后,我看他面有难色,就要他说一下我的命运和将要发生什么事。算卦先生说:“今年是你的坎,你的寿命过不了四十三岁。”我听了以后,也没当一回事。

立夏以后,村里家家闹伤寒病,甚至有全家染病都死光了。我和老伴也得上了伤寒病,当时哪有钱治病呀!乾挺着。二十天以后,老伴的病刚好,就拄着棍子去拉林药铺抓药去了。我在南炕躺着起不来,中午,我发起了高烧,就叫孩子去屋外给我盛一大瓢凉水。我接过水刚要喝,手抖得很厉害,这一大瓢凉水,一下子全都倒在我的胸前上了。被这凉水一激,我的眼睛一黑,就昏过去了。这个时候我就走了,天昏地暗的,走得又饥又渴。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座大城,城门上挂着一把大锁,两个门军侧守着门,城里边有一个大高台子,上面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我问门军:“这是什么地方?”门军告诉我说:“这是地狱。”我又问:“上面的人坐那么高,他是谁?”门军又说:“那是五帝阎君。”我马上说:“我可见到五殿阎君了,我可得好好向他诉苦。”

说完我就往里闯,两个门军上来拦住我,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五帝阎君就说话了:“你帮助修庙,积了阴德,再过XX年才能给你点红笔(天机不可泄漏),你回去吧,叫你父亲来。”我说:“我父亲都八十多岁了,叫他来干什么?”五殿阎君说:“他到寿了,叫你父亲伏里(三伏期中,即立秋)来吧!”我一听五殿阎君这么一说,也没话说了。就这样去了地狱又被赶了回来,醒过来后全身出了一身汗。过了十几分钟,老伴抓药回来了,吃了药很见效,几天后就能拄着棍子走路了。

我父亲八十多岁,可是一点病都没有,饭量还挺大。到了三伏的第三天,他说想吃金饼和乾豆腐。我刨了一些土豆(马铃薯),拄着棍子上街,将土豆卖了,买回七张金饼和一些乾豆腐。回家用金饼作了汤,汤很好吃,可是父亲起先就不爱吃了,一顿只吃半碗,连续三天都是一顿只吃半碗。三伏的第六天到第八天,就一口东西也不吃,也不喝水了。三伏的第八天半夜,我听见北炕有动静,以为他要起来上厕所,我摸到火柴,点上豆油灯,去北炕一看──原来父亲坐起来了,面朝东北,盘腿坐着,两手放在膝盖上,汗拉子(口水)下来咽气了。还有两天出伏,我父亲走了,从此解脱了。

【后记2】上人1985年在万佛圣城,对东北父老谈话录音时,特别对他的三哥白玉堂留言:

1992年,白玉堂摄于

美国南加州敬老联欢会

【后记3】白玉堂靠种地、长短工维生。虽然没有受到教育,他也是会看书。上人在房间里专心背书,他就在后面看,他记忆力好也都记住了,所以他会讲也会看古书,就是不会写。五殿阎君告诉白玉堂什么时候到寿,白玉堂一直没说,直到1999年4月7日往生前一天才说。这时,他在医院唱歌,他唱的是姜子牙保文王打江山这些歌谣。他说:“这个地球,我不待了,我要去天上!”……父亲故去的时候,你已经尽到你能尽的力量,我很感激你。我在很遥远的地方,向你表达我对你的谢意!我也不必说太多客气的话,我最大的希望,还是希望你把烟酒戒了,希望你能到美国来。……我现在在万佛城这儿有事情离不开,可是我精神常常回去;75年在梦里头和你见面,你大约还记得吧!

广州六榕寺

107. 明观和尚

离开云门,先到广州六榕寺,那里的方丈是明观老和尚,虚老叫他去作方丈,那里大约有三十几个出家人。明观老和尚多少有点功夫,但是没什么福报,所以一生很清苦。他在六榕寺讲《金刚经》,他的愿力很坚固,领众修行。当我到六榕寺挂单,他就请我作班首、作堂主。班首的地位,是上殿走在人的前边;班首上殿过堂可以随便,但是我天天上殿过堂,不懒惰!

在我头一次到香港以后,回到广州,就计划过了八月十五返回云门。没想到韶关被解放了,交通中断,想回去却回不去,时局非常动乱,人心惶惶,皆作逃难的打算。我向明观和尚建议三个方法,急须处理寺中的财产。我对他讲第一个方案:“钱从十方来的,你把钱分给大家,比钱都放在常住好多了!庙上可以留一半钱,另一半分给十方的僧众;想避难的有路费,愿意留在庙上的,可以自立伙食。”他说:“我不敢动这个钱,这个是十方的钱,我怕错因果!”

我说:“你怕错因果,还有个方法!你不要把庙上所有的钱,都存在广州;依目前局势,香港一定靠得住,你可以把所有的钱存到香港。”他说:“香港真的靠得住吗?”我说:“香港不会有问题的!我还有第三个方法,你把六榕寺搬到香港,把所有的佛像,所有的人都搬过去。你在香港买地造大庙,你还作现成的方丈,如此一定可以太太平平地渡过这个国难。”他说:“你说的这三个方法,我一个也不能作。”

八月十八这一天,我有些头痛,就没去上早课。也许大家心里都很忧心怎么办?当天有很多人没去作早课。明观和尚早课下殿,一边走一边嚷着:“借人家的香花,修自己的福慧!年纪轻轻,不该怕辛苦的!”他虽然是方丈和尚,也不敢骂我,因为我是班首,他只是讲这个话给我听,一路就这么念个不停。

我听了很不高兴,心想:“你这个老和尚太不体恤人了!我有病没去作早课,你就这样讲话。”当时我和恒定两个人,手里连一块钱都没有,我就起身出去找一个陈宽满居士。陈宽满一见到我,就对我说:“我今天去香港,你去不去香港?”“我要去,你给我买车票!”他就买了两张船票给我。

我回来就向明观和尚告假,我说我要走了,他说:“你不要走!我们要同生死共患难呀!”我说:“患难就要来了,我不和你同生死;我还年轻,还不想死!”明观和尚后来叫他的侍者送十块钱港币给我,我把这个钱甩到地下,我不要他的钱。我八月十八离开广州,第二天早晨到香港,这是我到香港的因缘。明观和尚做事很谨慎小心,怕错因果,可惜不明白时局,不能当机立断;等解放后,他带了几箱钱财及金银要跑,结果全部的现钱都给拿去充公了,你说可怜不可怜?

明观和尚以后也到香港,见到我,很后悔地说:“当初要是接受你的提议,我就不会那么受苦了!”说着就要落眼泪,我说:“现在虽然钱都没有了,还好你的胡子还在!”我拉着他的长胡子,这么跟他开玩笑地说。

实际上,我所说的三个方案,他要是接受任何一个,他到香港都会过得好好的。譬如,他要是真把六榕寺搬到香港,他还是大和尚、大方丈,不会像他初到香港前几年,各处受苦,又有牙痛病。

在大屿山打禅七的时候,我想要把大屿山给他,他不肯接受。他道心很好,就是福报差一点,没有开创力;他要是有开创力,会有办法的。

【后记】明观老和尚生于1891年,湖北武昌人。1914年出家,翌年受具足戒。1949年到香港,先后被荃湾竹林禅院、大屿山宝莲寺请为首席。1956年创立东觉禅林。1970年圆寂,遗作有《梦花集》等。上人于南京句容县空青山初遇,为忘年之友,重逢于广东南华寺。

1956年,摄于香港西乐园寺门前。

前右二,上人。 前右三,明观老和尚。 前右四,旭朗法师。

附录:还阳草

─上人与三爷白玉堂的对话─

1993年9月20日午后二点半于万佛城三号房

白景学现场记录编辑

上人:怎么样?最近的身体还好吧?我每天都很忙,也没有时间去看你们。

父亲:我从大陆来一直到现在,你总惦记着我。我不但不能死,还没有病,再有十年八年都没问题。(爸爸的耳朵很聋,可是上人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上人:58年(西元1958年)我们见过面,你还记着没有?

父亲:记得,什么时候我都不能忘。58年,我犯伤力、吐血、拄着棍子什么也不能干。一天中午,我作了个梦,说是要开大会了;那时搞大跃进,每天都开大会。我就去了会场,会场里面摆满了椅子,一个人也没有。

我在里面等了一会,就看见你从门外进来了;你问我:“三哥,你犯伤力了吧?”我说:“可不是吧!”你又说:“喝点黄钱纸皮子就能好。”我说:“这年头扫除迷信,去哪里找黄钱纸皮子去?”我看你从怀里掏出黄钱纸皮子焚了,随后给我,说:“三哥,你把这个喝下去。”我拿过来顺手就喝了;醒了以后,嗯,好了,不吐血了!

上人:65年(西元1965年)我还和你见过一面。

父亲:65年,我又犯伤力吐血;一天强挺着,拄着棍子走路。又是一天中午,我睡着了作了个梦;我拄着棍子往南走,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两座又高又陡的山,有两条蚰蜒(羊肠小路),一股奔西南方的山顶,一股奔东南方的山顶。

我从西南这股道上去了。山顶上有一墩仙人掌,是红色的。嗯,仙人掌不是青的吗?怎么是红的哪?就见你从东南那座山上走了过来,手指仙人掌,说:“三哥,你把这个吃了吧,这是还阳草。”是还阳草?这我得吃它。秦始皇派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找到日本国,还没找到还阳草,这回叫我碰上了!

我一点一点摘下来,从梢到根都吃了。这东西吃着嘛又甜还又香,世界上没有比还阳草再好吃的东西了!我把它都吃了;醒了以后,觉得浑身轻松有力,吐血的病也好了。从那以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壮了。

上人:这都是佛菩萨在暗中保护你啊!

上人:景学、淑云,你爸爸这一辈子从来不占便宜,宁可吃亏。粮荒那年,让饿死也不去偷。你爸爸捡到别人掉的东西都不要,坐在地上等着丢东西的人回来再还给人家。多陪陪你爸爸!人老了,有人在跟前说话心里敞亮。

白景学:我爸爸没念过一天书,可是现在他天天看经书、念佛,有时还讲佛教故事给我们听。

上人:你爸爸前生是一个寺院的方丈,只因他打了妄想;什么妄想呢?他想来生多要几个孩子。那么佛菩萨只好满他的愿了;于是乎就派他的弟子作他的儿子、女儿啰!

上人:三太,怎没听见你说话?

母亲:我没有什么说的,我们都挺好的。现在我们都老了,没有什么贡献。

树老焦梢月牙稀,人老毛腰把头低;

黄瓜老了一包籽,茄子老了两层皮。

上人笑了:三太什么时候也学会作诗了?谁都有老的时候,老了就念佛!

人间眷属佛国魔,由来大圣多坎坷;

迨至彼岸回头看,反迷归觉谢提婆。

【后记】1992年白玉堂三老爷来万佛城定居,1999年4月8日以九四高龄舍寿往生,遗体于5月15日火化,得舍利牙十三颗,黑色舍利子十余颗,还有白绿相间的舍利花;往生前一天,要二儿子白景学写下“顶天立地白玉柱,珍珠佛沙南马莲(三奶奶的别名)”的偈子。这也可说是三老爷一生的写照。

待续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2091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