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原创 警惕网上“精神日本人”卷土重来!日本花大价钱培养当代汉奸

编者按:自从革命战争年代开始,中国的革命志士和优秀先进分子,一直就是两线作战,一条战线是打帝国主义,一条战线是打汉奸。如今,中国走在伟大民族复兴的大道上,依然要在这两条战线上压服战胜这两大敌人:霸权帝国和当代汉奸。当代汉奸中除了大批崇拜英美诋毁中华的公知外,精神日本人是为数不少且危害极大的一批。众所周知,由于中国在与法西斯邪恶国家日本的战争中人员财产损失极大,日本对华犯下的罪行更是罄竹难书,因此,为日本法西斯张目、能够在精神上沦为日本人的国人,要比在精神上甘当美国等西方帝国公知马前卒的国内公知还要恶劣变态和更具危险性。好在我国有关部门对作祟精神日本人进行了严厉惩罚和打击(曾对在南京大屠杀现场宣扬日本军国主义的两名罪犯做出刑事惩罚),大大打击了精神日本人的嚣张气焰,广大国人拍手称快。随后的两会上,代表委员们也对精神日本人进行了痛批并提出诸多严惩的提案建议。

特朗普上台并挑起中美一系列争端和破坏中国主权行为后,中国的爱国舆论攻势更多对准了美西公知,特别是在新冠疫情以来,到去年美国大选乱象期间,美西帝国一度想对华搞“新庚子赔款”,极度遏华反华,于是,这一时期中国公众的视线更多投向中国与美西之间,爱国舆论的火力点也一度被美西吸引过去。这段时间,精神日本人似乎得到喘息的机会,并且以更加隐蔽的形式出现——不再是穿着人人喊打的日本军服去表演当年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而是办起了了网站或公号,创作剪辑带有为法西斯日本招魂的文章或视频,传播恋日情结,宣扬日本什么都好的假新闻并铺天盖地地在一些网上发布。我们打开360搜索浏览器,这些内容就会映入眼帘,而且连篇累牍。他们对于日本法西斯罪行讳莫如深,有时还会轻讽国共军队对日军的作战,诋毁抗日作品,谈笑日军暴行,对于日寇侵略罪行避重就轻甚至以隐晦的方式讴歌日寇对同盟国作战“威武”,对于中国人民抗战付出的牺牲表现冷漠轻视甚至进行隐晦的抹杀,还经常以一种表面看不出来的隐晦描述方式,对中国坚持抗战及抗战精神进行矮化,特别是擅长通过炒作抗战中的惨痛历史话题“巧妙”地打压削弱当代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向心力,处心积虑营造“东亚病夫”之人设。往往这些生产精日垃圾文化的网号或网站,都冠以娱乐、调侃一类的名称,似乎从网站定位上就将日本法西斯的罪恶和包括中国人民在内世界人民遭受侵略之苦当成一种娱乐和调侃。精日网站,真是其心可诛!

有时,此类网号或网站还会进行一些让人看着就恶心肉麻的虚伪虚假宣传,如日本人过马路、球场无纸屑、日本社会治安好,结果证明都是假的,特别是日本的治安,该国的最变态的是全世界唯一黑社会与色情电影的合法化的国家,治安在发达国家中仅次于美国的混乱不堪,国内精日出国到日本,殒命者众。

援引环球新闻报道内容:当初日本极右翼势力经营的APA酒店在被曝光宣扬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后,除了人民日报、央视、新华社、环球时报等一些主流媒体以外在中国微博上“最活跃”的媒体账号也一度根本没有进行任何报道。后来,直到中国官方对APA酒店事件进行了表态,这些媒体账号才纷纷跟进,然而他们的粉丝留言却都异常地不堪入目,不是在帮日本极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就是用涉及中国的各种谣言为日本极右翼转移话题。

这一诡异的现象,引出了一个问题:为啥中国的网络上有如此多的“精神日本人”,而这些人更不惜为日本政府的战争罪行乃至其他一切负面消息进行辩护?

早在2015年时,日本共同社就曾披露过日本外务省打算在2016年继续拿出756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05亿元),以进行围绕领土及历史认识问题的“国际公关”,而其中的一个重点,是在中国和韩国培养配合日本政府的知日派!

“精日”是一群怎样的民族败类?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指精神上把自己视同为日本人。它并非官方词汇,而是互联网上一部分人给予某个特殊群体的称谓。

在百度百科中,“精日”一词的解释很短,仅列出字面意思。在主流媒体报道中,除了几例事件,关于该群体的资料少之又少。可以说,除了极少数热点,“精日”群体长期游离在公众视线之外,若隐若现。

在网络上,人们容易把“精日”跟喜欢日本文化、科技的“哈日”群体相混淆。在网络下,他们昼伏夜出,或者只挑选没有人经过时拍照行事,然后将身穿旧日本军人服装的照片发到网上……

“我给出的判断标准是‘崇拜日本达到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群体”——这是知乎上关于“为什么会出现精日这个群体”的一则高票回答。这名答主还进一步作说明:一张侵华日军用刺刀挑起中国孩童的历史照片,一名“精日”分子百般“洗地”,一会儿说被害儿童是“干尸”,一会儿说两个士兵“不像是日本人”。

某“精日”分子在网上为侵华日军“洗地”的言论。

一段时期以来。“精日”分子如同幽灵一般——虽大多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横行于世,但在网络上,譬如在百度贴吧里,竟然出现了不少含有“武运长久”“东亚共荣”之类文字的贴吧,甚至直接叫“日本の家吧”、“大平洋战争吧”、“冈村宁次吧”等,此间言论极端仇视中国,甚至将中国人称为“支那贱畜”。而QQ群里,也不乏此类言论。即使在百度、QQ空间前不久将这些吧、群团灭以后,他们仍翻墙或者在境外借助推特、脸书大肆宣扬侮辱中国人的谬论。

“精日”分子在现实中都干过哪些事?

“精日”分子受到网络的广泛关注,是从今年2月下旬微博网友“上帝之鹰_5zn”被人肉开始的。

南京紫金山抗战碉堡军服事件

日前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拍照的两名男子。

2月20日,网民孟某(网名“@上帝之鹰_5zn”)在新浪微博曝光“两名男子在南京抗日碉堡遗址前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的照片,这两名“精日”分子身穿仿制二战日本军服,拿着仿制的军刀、“三八大盖”枪和“武运长久”膏药旗,拍摄了一系列照片。后来,经网友向微博账号名为“上帝之鹰_5zn”者爆料,再由“上帝之鹰_5zn”在微博曝光,终于查实。

上海四行仓库军服事件

2017年8月发生的“精日”军服迷在上海四行仓库门前合影事件。

之所以有人给“上帝之鹰_5zn”爆料,是因为去年8月,他首先起底曝光了“四行仓库‘精日’事件”。当初,他在微博中截屏揭露此事,写道:“4个精日身穿日军制服,乘夜在著名抗日遗址、爱国教育基地四行仓库拍照留念,恶毒亵渎烈士英灵,令人发指,求扩散!”在他发出微博之后不长时间,转发量即达到了6000多次,各种评论3000多条,引发了较大关注。“上帝之鹰_5zn”的揭露,引起了他的朋友、知名历史博主、北朝论坛管理员之一张伟的注意。张伟后来以《最后的报告:四行仓库日军军服门事件大起底》一文,号召网友重视“精日”问题。

成都漫展军服事件

2015年成都漫展上,几名“精日”军服迷身着旧日军军服入场。

2015年成都漫展上,几名“精日”军服迷身着旧日军军服入场,右起第一人疑似为唐某。

张伟透露,唐某是个老牌“精日”分子。早在2015年4月7日成都漫展时,他就曾伙同他人,身穿二战日军军服,企图进入漫展区域。后来被保安驱离。但这伙人还是在场外做妖作怪。譬如唐某,不以被驱离为耻反以为荣,在朋友圈中反复夸耀自己的“功绩”不说,还安排同伙在微博上公然和相关部门唱反调。他们甚至还警告“有关部门”,“小心被人烧了”,并将自己这种行为,轻描淡写地描述为“在漫展上COS点军装”,而完全回避在现场涂鸦“大东亚共荣圈万岁”等军国主义标语,并呼喊相关口号的行为。

南京燕子矶武士服事件

两青年拍照现场。

2016年,“精日”逐渐浮出水面。当年12月10日,在第三个“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到来之前,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丛葬地之一的燕子矶,一名青年男子身着白衣黑裤的日本武士服,手举木质武士刀,摆出劈、砍等各种姿势。另一名青年女性则为其拍摄。

孟某某叫嚣“南京杀30万太少”事件

尽管几次照片事件当事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理,但网络上的“精日”叫嚣也一直没有停歇过。

譬如3月4日,35岁的孟某某跑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拍摄包含侮辱性语言和低俗词句的视频,并上传网络,以此跟举报他的网友公开叫板。原因是这位孟某某此前于微信群中发出过“南京杀30万太少”“侮辱了怎么样”“杀少了”“才十三万而已”等言论,经网友举报,遭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案发后,孟某某只得跑到杨浦分局投案自首,并再次被行政拘留,这次是8天。

厦门大学田佳良极端言论事件

就在近日,厦门大学田佳良“精日”言论事件再掀波澜。

4月末,漫威来中国搞活动,漫威粉丝在活动现场留下大量垃圾。事情被媒体报道后时,作为一位资深漫威粉丝,微博用户“洁洁良”竟骂道:恶臭你支!面对网友的提醒,“洁洁良”却骂得更加变本加厉,并表示拒绝删帖。

网友们随即扒出,现实中的“洁洁良”竟然成绩优异,还是学生党员!本科就读于辽宁师范大学,是中共党员,院学生会副主席,学院内第一批发展入党,大连市三好学生。针对此事,厦大发布最新处理通报:给予田佳良留党察看、留校察看处分。

可悲的是,我们居然还天真地以为,只要中国自己强大,日本就会尊重我们,停止它今天的那些错误行为。可它凭什么会放任一个它眼中最大的“威胁”去崛起和强大?所以,对于日本,我们不该心存幻想,更不该再继续天真了!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82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