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浪姐背后:国产综艺的启示录与警戒书 书姐

犀牛娱乐原创

文|冷罐头 编辑|朴芳

金句频出的浪姐成团夜,又有最初“内味”了。

“姐里姐气”的张雨绮在发表成团感言时,自信由内而发:我想告诉我的孩子,你妈不仅绝代风华,而且还能乘风破浪;“魔丸”宁静依然很“难搞”,在被问到成团感言时直接回答:我没有,我拿第一但是我不想成团,我只想和我的六个姐妹成团。

在一片peace and love的祥和氛围里,继续撂狠话,这恐怕是选秀史上前所未所的出道夜名场面。

但争议很大,无论是姐姐们的大胆发言,还是七人成团位的最终结果。宁静、万茜、孟佳、李斯丹妮、张雨绮、郁可唯、黄龄组成的姐姐团,让很多人意难平。复杂的成团赛制,惹得观众怨声载道。《乘风破浪的姐姐》在破与立的边缘,左右摇摆着。

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而言,《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具有崭新立意的选秀,曾经迷失过,然后又在巨大的舆论声潮中摸索到了正确的方向,回归初心。节目高开低走,又短暂回潮。

但即便如此,还是没能改写《乘风破浪的姐姐》是今夏第一国综的事实。在成团夜直播期间,《乘风破浪的姐姐》同步登上的微博热搜有十余个。

而成为“第一国综”,并不是偶然。

“开箱”已过

后续发展迫在眉睫

《乘风破浪的姐姐》成团夜,更像是一场晚会。

不容有失的精彩总决赛舞台,早在上一期节目中就已经悉数和观众见面,只有最终的成团结果悬而未决,成为成团夜现场,唯一的神秘感。所以浪姐的“绝唱”舞台,是这样构成的:明星嘉宾轮流表演+限时投票公布两队成团名额。

热闹之余,也成为饱受非议的点:14位冠军候选团的姐姐,没能在成团夜留下solo舞台,有着17位男性的明星嘉宾们,却在台上载歌载舞。不免生出“扶弟魔”的嫌隙。

但好在在总体基调上,及时刹住了车,并没有偏离节目理念。

海、陆、空、医疗……来自各行各业的八位“榜样姐姐”的出现,猛然拔高了成团夜的格局;中国女排的亮相、献唱《入海》,也真真切切地体现出了女性的力量美;在这之外,还有惊喜,一直为新民族音乐而努力的阿朵,是苗族鼓舞武术鼓的传承人,在成团之夜上,阿朵与姐姐们表演的鼓秀,极具民族风情与震撼感,被网友称赞为“春晚水准”。

正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初亮相时所言:一切过往,皆为序章。成团夜的“开箱”结果已出,姐姐团的后续发展就成为了当下最值得关注的问题。

成团位揭晓后,见证官黄晓明和主持人杨澜宣布,七位姐姐团的成员,将会在接下来进行环中国的巡回演出。有消息称这是姐姐们的团综《花儿与少年之姐姐的爱乐之程》,导游由两位顶流小鲜肉担任,每到一地都会举办一场路演活动。

除此之外,后续资源与规划还尚未可知。开播前全网发酵的,乐华娱乐与英皇娱乐将为出道的姐姐们倾斜大量资源的“诱饵”能否兑现,值得期待。

《乘风破浪的姐姐》究竟只是一档姐姐们借以快速提升市场价值的综艺,还是有着改写行业历史的野心,要看未来。

商业价值飞升

个人价值找寻

先来看看节目本身对姐姐们的赋能。

在个人成长上,《乘风破浪的姐姐》开发出了姐姐们体内蕴藏的无限可能。五个月的赛程,将歌手“升级”为能唱能跳能rap的全能型艺人,将演员塑造成唱跳爱豆……所产生的能量,是无穷尽的。

但在商业价值上的赋能,却是可以估量的。

据搜狐发布的浪姐商务价值验收报告显示,节目成为了跳板,绝大多数姐姐都实现了商务资源的跳级,甚至已经有人实现了商务资源的“飞升”。

跳级者多,飞升者寡,目前来看只有万茜和张雨绮二人。节目播出期间,万茜拿下四个代言资源,分别是:优形品牌代言人、戴尔全新XPS15代言人、别克昂科威s品牌代言人、养生堂胶原蛋白肽代言人;张雨绮也拿下了同样数量的代言:高跟73hours代言人、新笑傲江湖新职业代言人、快手电商代言人、ARTISTIC&CO美容仪全球代言人;在品牌大使上,万茜新增三个资源,张雨绮新增两个;在微博推广上,万茜居浪姐选手中的首位,拿到了八个推广资源,张雨绮新增一个。

从商务资源的质量及数量来看,万茜无疑成为浪姐中的头号赢家。

目前来看,余下的姐姐虽然在节目播出期间斩获的商务资源,不如万茜、张雨绮势头强劲,但与过去的资源状况相对比,均提升了一个台阶,品牌资源、直播资源等纷纷涌现。

商务价值背后,是姐姐们个人价值的实现。南韩务工归国人员孟佳和王霏霏,凭借超强的业务能力再次发光;不温不火的李斯丹妮,找寻到了自我价值;一心向着新民族音乐的阿朵,隐退后“再就业”……姐姐们的自我认知及对个人价值的定位,都得到了改变。

而这也是这档节目最大的魅力:去突破,不设限。

行业赋能

是“浪姐”的第一要义

即便口碑起起落落,但不可否认,《乘风破浪的姐姐》对行业的深度赋能。

表面上看,节目上线一周内,芒果超媒市值上涨近两百亿,市值突破千亿,一档选秀节目所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堪称现象级。但跳出节目反哺平台的固有视野,上升到行业高度,《乘风破浪的姐姐》依然有着强硬的话语权。

不难发现,《乘风破浪的姐姐》在赛制及节目流程上,并没有过分发力。在选秀元年已走过两年的当下,市场疲软是既定的事实,“换汤不换药”的赛制更迭,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乘风破浪的姐姐》能破局而出,一定程度上,在于其对选秀这一理念的革新与洗礼。

所以即便随着节目的推进,《乘风破浪的姐姐》因为偏离初心而口碑下滑,但也不该成为人人喊打的众矢之的。应该注意的是,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身上,具有正反案例兼具的典型教科书色彩,一方面,其在节目初始以震荡行业的表现传递出了:创新是第一生产力,同质化是割肉自啖的行为。另一方面,随着节目走向与女团选秀即将沦为一体而引发的非议声,也恰好对上一点进行了自我论证。

风波之中,《乘风破浪的姐姐》是有过短暂回潮的。从后期的节目风向可以看出,节目组有在倾听舆论,批判声潮中最响亮的,如病态的低幼化审美、现场观众狭隘的取向等,都得到了有效反馈。在后期公演中,节目风格走向多元化,也开始回归观众心中乘风破浪的理念。“危机公关”推进得的确有些慢,但从中凸显出的,重视舆论是延续节目生命力的有效渠道,值得思考。

属于姐姐们的夏天,已经落幕。所留下的,绝不应该仅仅是“哥哥姐姐们”蜂拥而至,来共分一杯羹。

而是对国产综艺的一点启示、一些警戒。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734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