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酷划朴光然:酷划胜出的原因在于商业模式

(作者:邹震)也许你不曾留意过 你一天究竟会解锁手机多少次。来自国外调查机构的数字表明,手机用户一天解锁手机的次数已经达到了惊人的80次。人们对手机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这使得手机里的数据越来越重要,而利用锁屏保护手机数据也成了人的一种天性。而在使用与数据保护的天性之间,酷划却借助人们解锁的这一天性,开创了一种崭新的商业模式。并且,在酷划COO朴光然看来,锁屏软件市场强手林立,而酷划最终能够胜出的原因,恰恰在于酷划拥有自己的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

酷划的来历

说起酷划的来历,不得不先说说国内某些互联网产品的故事。

朴光然介绍说:“事实上,中国用户非常熟悉的微博、美团等应用,在美国都有对应的原型产品。慢慢地,这种原型产品和中国内地产品的转化,就不仅仅局限在中国和美国这间了。像韩国第一大移动互联网产品Kakao Talk,腾讯是KakaoTalk的股东之一,日后腾讯推出了微信,我们可以发现Kakao Talk和微信之间,有着相同的用户体验。并且由于腾讯与Kakao Talk的这层关系,我相信微信与KakaoTalk实际上存在着相互学习的过程。要是你一直在关注这块内容,你会发现Kakao Talk在早期进行了一些表情包、用聊天工具来变现等方面的尝试,而这些尝试日后被腾讯应用于微信之中。”

朴光然进而认为:“中国国内互联网业界与国外的交流非常密切,中国国内互联网引进国外产品原型之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有了出海谋求海外发展的需求。而我们把这个过程反过来看,由于中国和韩国互联网文化环境的相似,所以我们把韩国第二大APP Cashslide引入到中国来。”

朴光然特别强调说:“不要小看了Cashslide这个锁屏产品,在韩国可是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在使用它。酷划就是Cashslide在中国的唯一授权方。”

听完朴光然的介绍,我们不由得对Cashslide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据了解,Cashslide就是一个手机锁屏软件,如果用户装了它,用户的第一屏就由Cashslide来提供信息,用户可以右划进入桌面解锁,如果用户对这个信息很感兴趣,也可以能过左划的操作,进入信息详情页面,看到更为详细的商品或内容介绍。

酷划的商业模式

有了Cashslide在韩国的成功,人们理所当然地开始关注酷划在中国的命运。也许人们的这种担心也不无道理,因为原因明摆着,一是中、韩的广告市场生态具有颇多差异,二是重运营和现金流的项目能否在中国移植成功,必须在运营上下大功夫。

对此,朴光然谈了酷划团队的感受:“作为一款手机锁屏应用,酷划是可以帮助用户挣钱的产品。由于把广告内容放在手机锁屏上展示,用户只需要像平时正常操作手机那样滑动解锁屏幕,就可以获得酷划的返现。通过在用户锁屏页全屏展现广告,以返现吸引用户对广告的关注;用户解锁屏幕获得观看广告的返现;资讯提供方通过锁屏页展现资讯内容,通过用户解锁观看资讯内容而获得流量来源,酷划的这套商业模式,对用户、广告商和运营商来说,是一款三方共赢的共享经济产物。而这种多赢的商业模式为酷划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而说起中韩两国的诸多差异,朴光然表示:“我们曾把Cashslide拿到日本去运营,但它的成长曲线和韩国并不相似。但酷划在中国上线之后,却取得了爆发性的增长。我觉得一方面中国的用户更乐于接受文化背景相似的产品,像‘我是歌手’、‘奔跑吧兄弟’这些火遍韩国的节目,在中国同样取得了成功。”

另一方面,朴光然承认:“酷划团队进行了相当多的本地化工作。像韩国网费较低,用户不太关注流量方面的支出。而在中国,这却是个大问题,所以我们保证用户使用的体验,同时也要解决流量问题。所以我们解决的方式是,在2G、3G、4G情况下我们会限制锁屏图片拉取的个数,这样流量消耗就有一个限制。而在Wi-Fi环境下,我们允许用户先把之前这些内容先加载下来,这种方式在韩国是没有的。”

此外,朴光然接着说:“中国基于安卓的终端数量众多,我们现在经过努力,已可以保证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用户比较满意的使用酷划。我们更多地支持三星、小米、OPPO、vivo这些市场占有率较高的机型。同时,我们还会关注一些新机型的错误报表,如果我们看到某款机型的错误报表大于某一个值的时候,我们就会做更多的一些适配的事情。我们还会预测一些中国国产手机厂商的发展方向,以便把兼容问题解决得更好。老实说这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原因不仅是中国国内智能终端种类太多,还在于智手手机的厂商一直在发生变化,无论是智能手机厂商本身,还是它们的发展方向,都在变。”

此外,在用户端和广告主端,朴光然认为:“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让酷划更适应中国的情况。酷划的本质就是一个APP,只不过这个APP通过锁屏的方式出现的,这让它不太令用户讨厌,因此用户留存成本极低。别的产品留存来自于用户想到并激活才算留存,酷划只要是用户不删除就是一个留存的状态,这相对于其他产品比起来,有天然的留存机制。酷划的模式有点类似于租下用户的手机锁屏页,用户据此获得收益,而酷划给用户带来收益的方式很多。我们没法跟每个用户写一个协议,要求他们去做什么动作换取收益,所以酷划用户只需要把锁屏开着,就能获得这个福利,这样就会让用户习在不讨厌酷划的情况下习惯酷划的存在。进行这个机制过程当中,我们会得到用户一些数据。比如一个用户每天解锁50次,我们就可以知道用户喜欢什么东西,我们就能推给他们喜欢的内容。用户也可能因为养成了在锁屏上直接收到了他们关心的内容的习惯,从而变得更难以离开这个产品。”

而在广告主这一端,朴光然介绍说:“我们力图进行精准营销。去了解更多关于用户的生活习惯的事情。比如早上用户要打车上班,我们就提供一些交通方面的信息,也可以通过左划让他们直接进入约车的界面。中午用户要约客户吃饭,我们就提供各种美食和优惠的信息。晚上用户奔波一天,已经特别累,我们就可以通过推荐购物网站,让用户犒劳自己。”

说起锁屏软件之间的竞争,朴光然表示:“随着酷划的成功,我相信我们会面临一些竞争。但我想说的是,酷划的成功,是因为其背后在一个成熟的赢利模式,这个不容易被摹仿。酷划上线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已经达到接近一亿的用户,这其中有近2千万活跃用户。现在这个阶段,我们也在积蓄一个更大的发展契机,我们希望在几年内,酷划的活跃用户达到3000~5000万。”

回顾Cashslide的发展史,我们会发现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朴光然创业初期为了凑齐启动资金200万人民币,朴光然卖了自己的宝马车。靠两百万给用户返现,显然不能支撑太久,必须找到一个能迅速变现的业务才能保证现金的流转。当时,他们面临三个选择——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行业变现最快的业务无外乎电商、游戏和广告。把这几个业务类型和锁屏结合起来,他们选择了广告,因为广告最适合锁屏。因此,Cashslide在商业模式层面实际上曾经经历过生死考验。而在中国市场推出酷划之后,Cashslide这条在市场中学会了游泳的鱼,实际上游进了一片更为广阔的生存海洋。经历过生死的磨练之后,Cashslide实际上会让酷划获得一个可以快速长大的机会。下面我们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这个机会还会隔多久才会来到?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67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