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被冯小刚耽误的女人 筱草

徐帆的新片,哑火了。

同样是母女情题材,主打卖点都是“催泪神作”,电影《关于我妈的一切》却完全没能复制年初《你好,李焕英》的成绩,上映10天,票房才堪堪过亿。

片中,徐帆饰演一个身患癌症的母亲,一生操劳,为家庭付出所有。

这个听上去自带光环的角色,却没能让观众买账。豆瓣高赞短评评价她的表演,“别扭”,“浮夸”,“令人失望”。

公允地说,徐帆演得不算差,仍在她的一贯水准内。

但无论是表演形式,还是人物本身,都和她近十年塑造的角色过于雷同:一个唠叨的、苦情的母亲,眼角眉梢挂着哀怨,甘愿牺牲自己,也要成全家人。

一如老公冯小刚对她的评价:咱家帆子,是贤妻良母。

然而,身为北京人艺三十年的台柱子,当家大青衣,徐帆原本能够抵达的高度,远不止于此。

青衣时代

金星曾问过徐帆,从影这些年,你最得意的角色是哪个?

徐帆毫不迟疑地回答:“《唐山大地震》里的李元妮,还有《青衣》中的筱燕秋。”

电影《唐山大地震》中,母亲李元妮因为地震时救了儿子,弃了女儿,在悔恨中煎熬了三十年。最后和女儿相见时,徐帆那泣不成声的一跪,也成就了一幕经典。

相比《唐山大地震》十年前上映时的轰动,看过电视剧《青衣》的观众或许不多。

《青衣》摄于2003年,由国家一级导演,《激情燃烧的岁月》《士兵突击》的导演康洪雷执导。

由于题材偏文艺,这部剧在当时没有掀起太大水花,但无论是剧作质量还是演员的表演,放在今天来看,完全称得上是国产佳作遗珠。

剧中,徐帆饰演的京剧演员筱燕秋,是个戏痴,也是个情痴。刚出戏校,就在剧团大戏《嫦娥奔月》中扮演嫦娥,首演便一炮而红。

但也因为太痴迷唱戏,她时常人戏不分,先是疯狂地单恋扮演后羿的男演员,后又为了角色之争,把开水浇在竞争对手的脸上,在事业最如日中天的时候受到处分,调离剧团。

此后半生,筱燕秋都半梦半醒地活着。虽然嫁给了为人老实的交警,住进了简陋的筒子楼,生了孩子,但她的心仍留在遥远的广寒宫,留在她日夜渴求的戏台子上。

不少剧评人认为,《青衣》是徐帆最好的作品。她的一颦一笑,一招一式,眼神中的幽怨和哀愁,彻底演活了一个戏疯子的执迷,以及一个女人无力掌控命运的不甘。

徐帆也感叹,“筱燕秋就是我,这部戏我是本色出演”。

不得不说,徐帆和筱燕秋的确有诸多相似之处。

徐帆是武汉人,父母都是楚剧演员。打小,徐帆就对戏曲兴趣颇浓。父母怕女儿受苦,反对她学戏,年仅11岁的徐帆瞒着家人,考上了湖北省戏曲学校京剧科,三年后学校倒闭,她又转去武汉话剧院继续学习。

20岁那年,因为一次合作,徐帆结识了杨立新。杨立新大她10岁,已经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人艺”)的演员。他告诉徐帆,人艺和中央戏剧学院正在合办一个表演班,如果表现优秀,之后可以留在人艺工作。

在杨立新的引荐下,徐帆考上了中戏87级表演班。这个班后来众星云集,胡军、何冰、江珊和陈小艺都是徐帆的同学,濮存昕的父亲苏民(原名濮思荀)是班主任。

毕业后,徐帆顺利进入了人艺,初出茅庐就独挑大梁,与台柱子濮存昕、杨立新等人搭档演主角。

徐帆是典型的大青衣,相比形象更为活泼可爱的花旦,徐帆饰演的角色往往气质更端庄典雅,故事更宏大厚重,对能力的要求也更高。

圈内人对她的业务能力赞不绝口,宋丹丹说徐帆,“一出手就不得了”,大学同学何冰夸徐帆,“戏只要走一遍就熟练于心”。

26岁的徐帆,在电影《特别手术室》中饰演杨梅

排演契科夫名剧《海鸥》,徐帆首次担任女一号,演一个惨遭情人抛弃后,奋发图强,改写命运的乡村少女妮娜。

导演是当时苏联莫斯科艺术剧院的总导演,奥列格·叶甫列莫夫。看完徐帆的表演,叶甫列莫夫惊叹:“你们人艺有一个宝贵的好演员,徐帆,我太喜欢她了。”

金星第一次见到徐帆,是在台下看徐帆演《阮玲玉》。她时隔多年仍记得那种震撼:“徐帆太会演戏了,演得太有感觉了”。

《阮玲玉》的大获成功,让徐帆获得国内戏剧最高奖——梅花奖。接下来,人艺几乎把女主角都交给了徐帆,三年七台话剧,每天不是排练就是演出,恨不得24小时把徐帆钉在舞台上。

徐帆版《阮玲玉》

然而,事业扶摇直上的同时,徐帆的感情之路就没那么顺利了。

中戏读书期间,徐帆遇见了王志文。那时,王志文是任教老师,身高腿长,风流倜傥,年纪轻轻就有了《正午阳光》和《伦敦启示录》两部代表作,迷倒一片小姑娘。

据说,是徐帆主动追求了王志文。两人爱得火热,恋情传得沸沸扬扬,很快就搬出学校,在外租房,徐帆开始照顾王志文的生活起居。当时有记者去家里采访王志文,看到有个女孩在阳台上炒菜,后来才知道是徐帆。

然而,这段备受关注的恋情最终没能体面散场。

有媒体报道,王志文个性清高,当时风头正劲,志得意满,既不愿屈尊帮徐帆引荐制片人和导演,也不愿看她和导演、演员们太过亲密。分手时,两人大吵一架,徐帆连人带行李,被王志文赶出了出租屋。

恋爱失败让徐帆大受打击,就在她终日以泪洗面的时候,冯小刚出现了。

飒蜜和人妻

访谈节目《面对面》里,徐帆接受柴静采访,曾哽咽着说:“我就觉得当时自己像个弃婴似的,他(指冯小刚)领养了我的心灵,他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1992年,徐帆在电影《大撒把》中饰演女主角林周云,认识了这部片子的编剧冯小刚。

众所周知,徐帆和冯小刚的恋爱故事,也不怎么光彩。冯小刚对徐帆展开热烈追求时,是个有妇之夫。前妻张娣是一名护士,那时他们的女儿才三四岁,刚出生就患有唇腭裂。

据徐帆自己说,她和冯小刚在合作《永失我爱》就在一起了。《永失我爱》是冯小刚的导演处女作,1993年上映,而张娣直到1999年才同意和冯小刚离婚,相当于坐实了这段长达六年的婚外情。

冯小刚曾在镜头前表达过对前妻的愧疚:“我觉得特委屈我前妻,当然徐帆也很委屈。反正这里头最不是东西的就是我,我肯定是喜新厌旧。”

他还拍了一部讲婚外情的电影,《一声叹息》,基本照搬了自己的故事:

男主角是个编剧,妻子是名牙医,两人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男主角进山闭关写稿时,出轨了年轻漂亮的助理,被妻子发现,结果在妻子和情人间来回摇摆,痛不欲生。

颇耐人寻味的是,徐帆也出演了这部电影,演的还是男主角的妻子,相当于现实中的张娣——发现丈夫出轨,却不愿离婚,大闹一场后又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牺牲尊严也要保持家庭完整。

影片结尾,刘蓓饰演的助理来家里探望受了腰伤的徐帆,小女儿给刘蓓倒水,偷偷往水里加了半杯盐。据说这事也是真实发生过的,只不过当时喝下盐水的是徐帆。

不光彩也好,背德也罢,总之,90年代末,冯徐合作的时代正式开启。

徐帆成了冯氏喜剧宇宙的一员大将,帮助冯小刚成为最卖座的商业片导演,而冯小刚也让徐帆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大腕儿,三度提名金鸡奖最佳女主角,最终凭借《不见不散》中的李清一角,斩获华表奖优秀女演员。

纵观徐帆的演艺生涯,和冯小刚深度绑定的这些年,她演过的角色只有两类:30岁前,她是京圈男人最爱的“大飒蜜”,30岁后,她是任劳任怨的妻子和母亲。

大飒蜜这词是高晓松率先传出来的,用来形容长得好看,还特别听男人话的女人,原话说的是,“打架给你续板砖,茬琴给你唱和声,你被打成植物人,养你一辈子。你越大男子主义,飒蜜越爱”,基本属于京圈男人意淫下的产物。

徐帆在冯氏喜剧里的形象,也大多如此,虽然职业、个性各不相同,但本质上还是男性的依附品。

《永失我爱》里的漂亮空姐林格格,毫无理由地看上了没钱、没才华、爱耍流氓的无赖司机;

《不见不散》里伶牙俐齿的北京大妞李清,被玩世不恭的男人骗得团团转,依旧对他死心塌地;

《一声叹息》里泼辣能干的妻子宋晓英,在丈夫和情人藕断丝连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原谅他。

《永失我爱》中的徐帆,颜值巅峰了

而步入中年后,冯小刚镜头下的徐帆,又成了最传统的中国式母亲。

《唐山大地震》中,李元妮揣着对女儿和丈夫的愧疚,在煎熬和痛苦中活了三十年;

《1942》中,为了让孩子在饥荒中活下去,花枝把自己卖给牛贩子,换来四斤小米;

《只有芸知道》中,丈夫去世后,房东林太太独自留在异国他乡,守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只为照顾好丈夫生前喜欢的花花草草。

《1942》中的母亲花枝

这些角色,也从侧面体现了冯小刚对徐帆的期待:一个美丽、温顺、忠贞的贤妻良母。

名导背后的女人

毫无疑问,徐帆满足了冯小刚对于一个“好老婆”的期待。

她曾在采访里认真地说,“我的男人必须是大爷”。

平日里,冯小刚十指不沾阳春水,做饭洗碗、端茶送水的家务活,全由徐帆包圆。冯小刚看着徐帆干活,说你这个习惯很像我妈,徐帆欣然接受,“我就是你小妈”。

鲁豫问她,不怕把冯导惯坏了吗?

徐帆一脸理所当然:“惯坏了好啊,必须惯着,反正我是那种特别传统的女人,不需要他在家里干活,把外面打理好就好。”

她甚至怀念起旧时代,因为那时候的女人嫁了人都随夫姓,一听就知道是谁家的媳妇,还说她要是上车牌,一定在车牌前加上FXS三个字母,意思是“冯徐氏”。

电视剧《青衣》中有一句著名台词,“情义千斤,敌不过胸脯四两”。

或许是名导太太确实难当,饶是徐帆再怎么姿态卑微,把冯小刚当成儿子疼爱,婚后,徐帆终究还是面临着和张娣当年一模一样的处境。

最广为人知的一次婚姻危机是2009年的“夜宿门”,冯小刚被狗仔拍到和年轻女性一起回公寓过夜,对方疑似凤凰卫视的美女主持人沈星。

虽然冯小刚隔天就发声明辟谣了,沈星也坚决否认,但照片铁证如山,冯小刚的桃色新闻仍然传得沸沸扬扬。

后来徐帆上《金星时间》,金星隐晦地问起这件事:“冯导这么风流倜傥的,有没有小女孩往冯导身上扑呢?”

徐帆哈哈大笑:“一浪接着一浪。”紧接着她语出惊人,自曝婚姻观:“我觉得看是看不住的,我们家反正是男的,你让他占便宜就占呗。”

节目播出后,这番“占便宜论”果然引发了群嘲,徐帆也因此被网友扣上“大房教教主”的名号。

但仔细想想便也猜得到,这只不过是徐帆无奈之下的假意豁达。冯小刚早在两人刚结婚三年时,就在一篇名为《我的太太徐帆》的文章里,写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看是看不住的,圈养不如放养。淘气和离心离德还是有区别的,编瞎话也是在乎你,真不在乎你就不编瞎话了。刨根问底,真刨出实话来,你是翻脸还是不翻脸?制裁只能使双方都受损失。”

学者刘擎曾说,婚姻中男女不平等的问题,终究还是阶级问题,看似同阶层的男女之间,女性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依然远小于男性。

很难说这是不是当导演夫人的代价,陶虹、蒋雯丽们在面对导演丈夫们层出不穷的花边新闻时,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以中国影视行业的权力链来看,冯小刚这类男性名导,才是长期位居金字塔顶端的掌权者。

只是,相比蒋雯丽卯着劲儿自己当导演,陶虹频繁在表演综艺里冒头,徐帆却温顺地走进了冯小刚给她画的这个圈,看不出挣扎的痕迹。

过去十年,大多数时候,徐帆都在家照顾两人的养女徐朵。偶尔在屏幕上露面,除了和冯小刚大秀恩爱,宣示主权,就是给各种人当“妈”, 再难有亮眼的作品。

2019年的金鸡奖红毯,这一幕也堪称经典

徐帆曾说,自己是《青衣》里的筱燕秋,但她到底也不是筱燕秋。她有同样的天赋,同样的机遇,却没有同样的执着。

金星问她:“你希望被人们记住是个好演员,还是冯小刚的老婆?”

徐帆的回答没有丝毫迟疑:“当然是冯小刚的老婆。”

人生最大的底气,永远是你自己

文章来源:十点人物志

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659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