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金城:作品被粉丝当作微信头像,这种感觉令我兴奋 媚影

8月3日,金城在展览厅为媒体作导览。

因为新冠疫情而被压抑了许久,现在,终于可以去看一场有温度、有故事、有趣味的展览——由广州图书馆和广东省当代美术院共同主办,广州市动漫艺术家协会承办的动漫艺术家金城个人展览“花儿朵朵——2020金城动漫文化展” 8月3日至18日在广州图书馆举行。日前,记者与金城老师进行了一次对话。

采访:黄伟哲 整理:李艳平

金城作品《风儿》

听说展览名字“花儿朵朵”出自于您外孙的名字?

记者:展览名叫“花儿朵朵”,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

金城:我的外孙女一岁半,她的乳名叫朵朵,很好听,和展览定位有点契合,所以我参考了这个名字,加上“花儿”变成“花儿朵朵”。

记者:这个展览有点不一样。

金城:虽然动漫的受众覆盖各个年龄层,但对青少年的影响力显然更大。小朋友从开始识别图像的时候,首先接触或者说是最先感兴趣的,当属动画片,动漫造型接近符号化,高度概括、高度夸张,富有想象,所以与求新求变的青少年天性吻合。

记者:有点好奇,这次展出的极简少女系列,是您画给小外孙的吗?

金城:哈哈,不能说是画给她的,但画画的时候外孙女的形象会时不时跳出在我的眼前。

记者:颇有点丰子恺的味道,他的儿童绘画很多灵感皆来自于自己的儿孙。

金城:我喜欢丰子恺的儿童绘画,我还喜欢他画的小猫,以及照片中趴在他肩膀和头顶上的小猫。

金城作品《书中有梦》

为什么想跟过去的自己告别?

记者:听说您创作这一系列作品,是用于跟过去的自己告别?

金城:画极简少女系列始于2019下半年,但真正画出“感觉”却是今年上半年,疫情期间自我隔离,享受了两个月“职业画家”的待遇,让我扎扎实实地完成了一批创作。

前年在广州艺博院举办第一次个人画展,有点儿回顾展的意味,作品涵盖了此前30多年,从连环画、插图,到后来的国画、域外写生、陶瓷等多种类型,是我过去作品的集合。那个展结束之后大半年时间没怎么动笔,总是在思考接下来画什么,怎么画。外面的展览也基本没有参加,因为我觉得办完那个展览,应该跟过去的自己道个别,如果下次展览我还把当年的那些旧作拿出来,显然太过乏味,我必须拿出新东西给大家看。去年下半年,我开始尝试用马克笔在纸上涂抹,追求黑白二色既单纯又经典的意韵,画着画着找到了感觉,当时试笔的第一幅画,便是本次展览中主视觉作品之一《梦咖啡》,也用这幅画开发了一系列文创产品,包括帆布包、装饰画、文件夹等等,意在纪录下来这一次自我转型。

金城作品《梦咖啡》

简约的理念由何而来?

记者:具体说说您的绘画有什么特点。

金城:现在使用的马克笔,笔尖又粗又大,我希望自己只抓大框,而不作细致入微的细节刻画,想把自己“逼上梁山”,强迫自己用线条完成向“大写意”的迈进。实际上这是一个删繁就简的过程,过去画面要靠笔墨浓淡、虚实、色彩等等加持,现在几根线条,寥寥数笔便可阐释主题,画法相对概括,更为率性和单纯,合乎自己返朴归真的价值追求。

记者:简约的理念由何而来?

金城:我们身边最常见的公共洗手间标识,算是极简的代表,一个烟斗,一只高跟鞋,足以表达出性别信息,往往是画面越简单,传播效能越高;而在物质生活方面,苹果手机之所以广受消费者欢迎,皆源自于乔布斯的极简设计理念,给用户带来空前良好的体验;近年来日本人所倡导的“断舍离”,也体现出现代人的生存主张以及环保主张。

我以为,在资讯爆炸的年代,世界过于纷繁,简单才是开启复杂世界的唯一钥匙。

展览现场。

记者:您目前的创作,要随时随地有灵感才行哦,这不是一个大挑战吗?

金城:我是画连环画、漫画出身,这一类作者有什么样的共性特点?他们愿意画很多画,愿意随时随地动笔,随时随地分享。就像老友蔡志忠的形容:“他们喜欢画画,如同小鸟喜欢唱歌。”

三个月甚至半年画一幅画,对漫画人来讲不可思议,想法会拥堵,会出现灵感的堰塞湖。

记者:您的作品是一次成型吗?

金城:一次成型。偶尔也有局部调整,会用白色广告颜料进行涂改。

金城作品《心动》

听说作品被粉丝当作微信头像,这种感觉令 您 兴奋?

记者:听说不少人用您的画当自己的微信头像?

金城:我偶尔会发朋友圈或是通过个人公众号分享最新创作,一些年轻人喜欢这些造型,便问我,能不能拿“极简少女”做微信头像?我说当然可以,画画就是予人分享的,而且这种高度概括、黑白分明的画作,天然适合做社交媒体的应用,我喜欢别人使用我的作品,不会特别在意自己作品的版权。

记者:有人想免费使用您的作品,需要跟您打招呼吗?

金城:非商业性使用的话,可不用打招呼。我曾经给广州购书中心专门创作作品,这一次也会给广州图书馆赠送一幅画作,都是读书的题材,我希望这些机构可以对画作多加使用。

金城部分作品被粉丝当作微信头像

金城作品《馆花》

您认同“老树发新芽”这个对你的评价吗?

记者:有媒体评价您是“老树发新芽”,您认可这个词吗?

金城:我自己不会轻易满足于某种定型的东西,总是希望拿出更新的东西来,所以才创作出“极简少女”系列。“老树发新芽”是记者朋友跟我开玩笑说的,哈哈,靠谱!不是所有的老树都能发出新芽!

记者:您会喜欢的艺术家有哪几位?他们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金城:一直以来,我比较喜欢丰子恺,还有丰子恺的老师——被称作日本大正时代的抒情诗人、漫画家竹久梦二的绘画。丰子恺很善于画儿童,那种天真无邪的感觉,我特别喜欢,作品表达的通常是生活琐事,没有所谓的宏大叙事。

近几年国内大事很多,主题创作特别红火,一些朋友希望我能参与其中,说实话,我想画,也觉得应该画,但是当我坐在案头,提笔想要画“大画”的时候,总有一些小灵感从内心奔涌而出,即刻产生抓住这些小灵感、进行小画创作的的冲动。画现实生活中的小人物、小趣味,是我内心的向往,是自然而然的情感流露,挡也挡不住。

金城作品《信》

记者:您说过,真正的人间烟火最值得入画?

金城:曾经画过一个小姑娘撑着雨伞,蹲下来看两个小猫戏嬉的画面,这是我曾经遇到的真实生活场景,那一刻我被深深震撼。去追求一场狂风骤雨般的爱情,或义无反顾去实现英雄主义的梦想,这些不太现实。人们需要平凡生活中的小小感动,比如说下午坐下来喝一杯咖啡,吃两片点心,下班时刻路过花店给自己买一束鸢尾花放置于书房,尽情享受生命赋予你的美好时光。

真正的人间烟火最值得入画,这个世界气象万千,你不可能包揽一切,还不如舍弃一切多余的幻想,只画自己擅长或生活当中令你感动的那个部分,这些就足够了。

金城作品《戏嬉》

金城作品《补妆》

有人说您过了两种人生

记者:“30年河东30年河西”这句话,应用于您十分恰当,您二十世纪80年代中后期停笔,说放弃就放弃,别人认为不可思议;2014年,您又将亲手经营了十几年的动漫企业转让给上市公司,自己全身心投入艺术,企业界的朋友们又觉得不可思议。

金城:哈哈,如您所说,我相当于过了两种人生,此生值得。

记者:在2014之前,您有30年没有动笔画画,对此您后悔吗?

金城:前几天和画友见面,大家做了一个讨论,假设我这30年不间断画画,现在的艺术成就能去到哪里,虽然争论没有结果,可我自己认为,二十多年的动漫产业运营经历非常特殊,在此期间,我发现培养了二代年轻有为的漫画作者,把他们之中的佼佼者打造成中国原创动漫领域的耀眼之星,动漫出版跟别的出版不一样,往往从最初的题材选择开始,编辑便要参与甚至主导整个创作的过程。

曾经企划运营多部畅销作品,这些作者包括夏达、本杰明、聂俊、阿梗、朱斌等等,与一批又一批有才华的年轻人在一起,这个过程令我受益匪浅。此前数十年间,曾经打造出多位年入千万的作者,作为出版人我没有他们赚得多,但我没有丝毫的不平衡,我享受这样的过程,也享受如此结果。

金城作品《致敬宫崎骏之雨中龙猫》

说说你画美女与猫吧

记者:您画最多是女性,也因此吸引了很多女粉丝。请问塑造女性形象是您的刻意选择吗?

金城:有一次与詹忠效老师一起去上海,拜访连环画大家贺友直先生,我带了自己的画册送给贺老,他边翻书边打趣道:“你画女性很有天赋,笔下女孩很美,很时尚”。贺老所说的天赋,我猜想就是美感吧,塑造女性形象似乎要有某种“敏锐”才行,需要在霎那间抓到她鲜明的美感特症,这个功夫不在于手,而在于心。

我后来画猫,是缘于工作室周围有很多流浪猫,他们常常不请自来,溜到我画画的桌上打滚儿,我这人很“贱”,偶尔喜欢有谁跟我捣捣乱。渐渐的开始喜欢猫,觉得这种生物很别致,很有趣,很可爱。

记者:您未来有什么打算?

金城:我想用目前这种极简方式,创作一部古典题材故事漫画,或是绘本,如“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虽然人们一想到这个题材,就会自然联想到非常华丽的画面,而我认为,以少胜多何尝不是一种智慧呢。

金城作品《爱慕》

想象力决定孩子的未来

记者:您怎么看待自己作品的受众?这个展览在图书馆,是否观众都是家长和孩子们?

金城:应该不止。我认为受众应该属于“泛年轻人”——80后、90后,00后都会比较多,因为是暑假,相信会有更多的孩子们参与进来。

记者:您想对学画的孩子们说些什么?

金城:小朋友们,想象力决定你的未来—— 从小画画,最重要是发挥天性,画出自己心中的梦想,不怕天马行空,只怕墨守成规。

金城作品《候鸟》

金城作品《纳凉》

金城作品《媚影》

金城作品《情歌》

金城作品《亲昵》

金城作品《伴读》

金城作品《谁呀》

金城作品《凝视》

金城作品《等待》

金城作品《明姑娘》

金城作品《姐妹花》

金城作品《致敬宫崎骏之天空之城》

金城作品《仲夏夜之梦》

金城作品《哪吒读广州》

金城,黑龙江望奎人,画家,民盟成员,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

现任广州市文联副主席,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第十三届广东省人大代表,教育部本科高校动画、数字媒体专业教指委副主任,曾经担任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终评评委、第三届中国美术奖(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终评评委。

2017年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荣誉称号。

曾经创办《漫友》《漫画世界》《新蕾》等杂志,创办中国动漫金龙奖赛事。2015年设立首家中外动漫艺术馆——JC动漫馆。目前工作生活在广州。

微信公众号:金城漫与画 ID:jinchengmanyuhua

微博:@金城漫画

商务合作、转载事宜请在后台留言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647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