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沉心自掘 宁静致远 书画家何文林访谈 宁静致远

何文林,男,1944年生于湖南,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院理事,湖北诗词楹联学会名誉会长,武汉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为黄鹤楼书画社名誉社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员。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书画的?年幼时受到过家庭熏陶吗?

何文林:我对书画的学习研究,完全是出于自己对艺术的热爱与执着。除了博览诸帖、中外名画之外,无时不再向国内外名家名师求教探讨与交流,不断激励自己向书画之路前行。至于是否受到家庭熏陶,那怎么说呢?奶奶和母亲是方圆知名的绣缝工艺好手,她们的剪刻、刺绣制作的花鸟草虫,人物走兽饰品无不栩栩如生,每逢佳节,缝制新衣鞋帽、居家饰门镶窗,街坊邻里,四世老少,无不纷纷登门求索。也许是受她们的影响,使我慢慢地爱上了艺术。少年时期,就临习柳公权、颜真卿、褚遂良诸帖,临摹连环画、油画、中国画,逐步涉猎对物写生,慢慢就走上了这条路。

《映日荷花》何文林

记者:总的来说,我不太会欣赏那种随心所欲,洒脱不羁的书法作品,您能告诉我如何欣赏这类作品吗?

何文林:我认为你说的随心所欲、洒脱不羁的作品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有不错的传统功力,它们点画到位,布局合理,章法适宜,方方面面都经得起推敲。像张旭的《古诗四帖》,怀素的《自叙帖》等草书大家的作品属于这一类。另一种是:既没有传统功力,又不懂章法布局,笔力不到,结体不佳,粗看龙飞凤舞,细看弊病极多,经不起推敲,这类作品属于故作高深、追求狂怪一路,它只能瞒得过外行,骗不了懂家。前者是越看越耐看,后者是低俗难入流。

《节节高》何文林

记者:有人说书法讲究我手写我心的境界,你能告诉我您的境界在哪里?

何文林:我的境界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是创作过程中的境界,这个境界就是凭借“真气”创作。有时候,为了创作一幅作品,需要准备好几天,那几天不欲言语,除了做好有关准备工作以外,不闻它事,始终保持一股创作的涌动和热情。这时候就会感觉有一股真气在涌动,待到这股真气转化为强烈的创作欲望时,就可以全身心地进入创作状态了。这股真气就是我通常所说的,创作书画要“来神儿”,来神了就是胸有成竹,一气呵成。这就是一种身心状态,如果不在状态,对作品没有情绪感受,意识麻木,胸脑不化,那出来的作品也是呆头呆脑、没有精神。

《风畅翠枝舞》何文林

二是要求作品达到“雅俗共赏”的境界。我也把“雅俗共赏”作为创作内容的一大部分,因为,它能为大众所服务,也体现了济众社会,当然纯粹较高的专业学术探讨还是要精心研究的,不然怎么能推陈出新?只要沿着传统血脉发展的创新都是可取的,这与科技发展也一样,大众一时看不懂,是因为专业学术的东西还没有普及教育到大众,科技普及教育、法制普及教育和文化艺术的普及教育,都是一个概念,都是为了把专业的东西逐步转化为非专业的大众群体所接受,这需要全民素质的提高,也是实现中国梦的一个目标。

《天下第一楼》何文林

记者:请您告诉我如何理解书法的技术和艺术性之间的关系?

何文林:我认为,书法技术是可以通过临帖来完成的,而要把技术上升为艺术!那就需要其他很多因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发觉有些人,因为临帖时间长,写出来的字,无论笔画,结构都已达到一定水平。但要他创作一幅作品,就很难拿出手了。这就说明他只是掌握了书法的技术,还没有形成书法的艺术。一个人的书法艺术,应该是在能够正确书写汉字的前提下,其中包括构形正确,合符所写字体的基本要求,具备章法布局方面的知识。此外,还要具备字外功。在创作作品时,要融合书家的才识、学养、思想,从不同层面去扩展审美范畴,强化审美功能,给字体注入活力,使之成为能够表达作者心态、性情,有自己风格,有丰富内涵的艺术作品。这也就是说书法技术是书法艺术的基础,书法艺术是书法技术的升华,它们的关系就是这样。

《旭日东升》何文林

记者:创作书法这么多年,有什么可以和大家分享吗?以及您研究书法的体会?

何文林:要说与大家分享,其实也没什么。自己有这么一技之长,无论到哪里都会有人关注、尊重。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各方面的日趋成熟,作品也逐渐受到艺术界的推崇和收藏家的关注。说到研究书法的体会,我认为必须崇尚传统,不能走捷径,不能图虚名,不能趋时尚,不能赶潮流。只要心中有正确的目标,就要坚定信念,不要顾虑人家的看法、说法,被他人所左右,要坚持走自己的路,要相信“天道酬勤”,只要付出,就会有收获。只要坚持,就会有达到目的的那一天。再者,就是不能唯利是图,心里老想着挣钱,谁的钱都要,什么钱都收,为迎合市场卖相、屈从应付、粗制滥造,只能让自己的艺术之路走向绝境,不可医就。

《冬梅傲雪》何文林

记者:目前各种展览中书法作品尺幅越来越大,追求所谓的视觉震撼效应,如何看这种现象?

何文林:大幅可视,小幅宜读;可视者用目,可读者用心;目视其外在形式之美,心读其内在韵味之醇。大幅多重视沿空间展开的宏大之美,重在黑白对比、空间构成形式对视觉的冲击力。相比之下,小幅虽也重形式,但更注重沿笔势往复和笔墨节奏展开的流动之美。两者功能各有不同,只要作品符合艺术规范、规律,都不失为好的作品。

《富贵平安》何文林

记者:我接触过许多书法家,他们都讲到书法的继承和创新问题,您是怎样理解的?

何文林:以多年的书法实践和对其他书法爱好者的仔细观察,我的体会是:书法必须继承传统。只有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创新、发展。要想创新,就必须有扎实的基本功。即使是天赋奇高,才华横溢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也不可逾越这条规矩。唐代杰出书法理论家孙过庭在《书谱》中说:“余志学之年,留心翰墨,味钟张之余烈,捐羲献之前规,极虑专精,时逾二纪,有乖入木之术,无间临池之志。”这里说的二纪就是二十四年。可见他学习书法之久。才华横溢的苏东坡也曾说过:“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也说明了学书之路的漫长和艰辛。

记者:您能说说书画同源对您作品风格的影响么?

何文林:我一直致力于将中国画的抽象艺术融入书法作品中,我在书法创作时特别注重局节刻画的反差对比,点线的枯润干湿变化丰富,讲究点画的纵横结合,笔墨劲健而不失飘逸,灵动而不失雄浑,给人强烈的视觉张力,赋予作品以时代精神。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528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