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王祖贤退出、张国荣借钱拍摄,《东邪西毒》八大巨星阵容已成绝响

2020年11月,网剧备案公布《仙剑》即将翻拍。此消息一出,《仙剑》迷们纷纷表示“求放过”。

说白了,观众最怕的就是“翻拍毁经典”。无论是胡歌与刘亦菲主演的《仙剑1》,还是胡歌与杨幂主演的《仙剑3》,在我们心中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分量。

在大家抗拒翻拍的同时,也有很多网友感慨“再也没有一部影片,能重现当年的演员阵容了。”

其实,在香港影片中,也有两部不可复制的演员阵容,那就是王家卫执导的《东邪西毒》与刘镇伟执导的《东成西就》。

这两部影片集结了张国荣、林青霞、张学友、张曼玉、梁家辉、王祖贤、刘嘉玲、梁朝伟等八位大咖。

这样的演员阵容不管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属于顶配了。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东邪西毒》幕后的故事。

01

1993年2月5日,《东成西就》在香港上映,最终票房高达2346万,成了当年贺岁影片中的一匹黑马。

而1994年9月17日,《东邪西毒》在香港上映后,票房却仅有902万。

为什么演员、制作团队以及武术指导都是原班人马,可票房却有着天壤之别?

其实,投资方当时是奔着《东邪西毒》而来,并与王家卫商量好了,影片将于1993年春节期间上映。

但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1992年王家卫就开始筹拍《东邪西毒》了,谁知到了年底,王家卫连条像样的镜头都没拍出来,投资方知道后,大发雷霆,扬言要撤资。

这时,王家卫才开始着急,他立刻打电话给朋友刘镇伟,请他前来救场。

在短短的27天里,刘镇伟就拍摄出影片《东成西就》,成功赶上了春节上映的末班车。

而《东邪西毒》不仅没能在贺岁档上映,还硬生生的比《东成西就》晚了一年多。

02

果说拍摄《东邪西毒》时的拖沓,令影片错失了贺岁档,那么影片拍摄地点的更改,则对演员的心理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王家卫认为场景对武侠电影而言是很重要的一环,于是他将拍摄地点选在陕西榆林红石峡景区。

一开始王家卫是奔着桃花林去的,却没想到开机时,桃花早就谢了,无奈之下只能更换拍摄地点,将演员们拉到了一片大沙漠中。

看到一望无际的沙漠时,王家卫的内心很激动,他对影片的拍摄有了足够的信心。

可当演员们来到拍摄地时,与王家卫的心情却恰恰相反,面对贫瘠的环境,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张国荣第一天拍戏,就被蝎子蛰伤了,第二天张学友又因为酷热,在拍摄时晕倒了。

最令人同情的,就是梁朝伟了。

榆林的地貌峭壁环绕,每次梁朝伟坐车赶往拍摄现场时,都会闭起眼睛假装睡觉。他认为自己不看外面,就不会因担心出意外而感到害怕。

除了自然环境外,人为因素也将演员折磨的不轻,甚至每个演员都抱怨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看过《东成西就》与《东邪西毒》的观众都知道,两部影片风格迥异,一部无厘头神经质,一部却感情细腻。

演员们一边拍摄疯癫的《东成西就》,一边拍摄真情流露的《东邪西毒》。

一时癫狂,一时感性,在两个角色中来回切换,这无疑加重了演员拍摄的难度。

好在主演都比较专业,最终呈现出的影片,让我们丝毫看不出违和感。

03

除此之外,《东邪西毒》的演员角色也发生了巨大的更改与变化。

王祖贤辛苦拍摄了几个月的镜头,在《东邪西毒》上映时,被剪得一点不剩。

原因是王祖贤与剧组只签了一部影片的合同,《东成西就》杀青后,王祖贤合约到期,就离开了《东邪西毒》剧组。

出于对王家卫的信任,从不接群星戏的王祖贤,同意接拍《东邪西毒》,可最终出演的却是《东成西就》,不知道对于这样的结果,王祖贤会感到无悔还是无奈?

王祖贤的退出,成就了杨采妮。导演为了找到一个像王祖贤的人,就锁定了还是学生的杨采妮。

一听与自己搭档的都是重量级影星,杨采妮一口应允下来。

1993年《东成西就》上映后,票房大卖,让王家卫的心里敲起了鼓。

《东成西就》中,梁朝伟香肠嘴的搞笑形象深入人心,王家卫害怕《东邪西毒》上映时,观众会跳戏笑场,就临时调整了演员的角色,本应由梁朝伟演的西毒,换成了张国荣,而梁朝伟则饰演盲武士。

对于王家卫来说,相较于演员的调整,资金的短缺,才是塌天之祸。

张国荣得知此事后,四处打电话借钱,在短期内就筹到了两笔资金,《东邪西毒》才得以继续拍摄。

影片历时两年,最终在1994年9月17日与观众见面。

04

如果你认为,《东邪西毒》的磨难到此结束,那就错了。

1999年亚洲一场金融危机,王家卫原来存放底片的仓库突然结束营业,当他们将《东邪西毒》底片拿回时,发现底片全烂掉了,他们只能从海外的发行公司找寻影片的素材,复原影片。

2009年,王家卫将影片重新剪辑后,推出了《东邪西毒终极版》,新的影片除了画面色彩变得更加艳丽外,配乐也进行了重新演绎。

在更改配乐方面,王家卫可谓是煞费苦心。

他找到著名音乐人吴彤担任影片新任作曲,邀请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加入音乐制作团队。

几经商议,制作团队保留了原来陈勋奇的音乐主题,同时又加入八件乐器来体现八个人物的特点

其中最富代表性的是,欧阳锋深沉低徊的大提琴、慕容嫣的阴阳古筝、盲武士惨烈的双管,以及洪七的管子与呼麦。

王家卫曾说:《东邪西毒》是我作品中最复杂的一个故事,因为它是从一部三部曲的小说改编出来的,是一个具有史诗格局的故事。

看过影片的人会发现,影片有个特别之处,是根据中国的黄历进行串联拍摄的。

这个串联极富深意,制作团队认为黄历不只是讲季节,也在讲大自然的规律,以及人与大自然的关系。

1994年《东邪西毒》在香港上映2009年《东邪西毒终极版》在内地上映,15年间,没变的是故事本身,变化最大的是诠释故事的人。

剧中的主演,有人离世,有人息影,不禁让人感到惋惜。

正如崔护诗中所言:“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但令人欣慰的是,《东邪西毒》这部电影不仅将演员们最美的时光定格在了原地,更为我们留下了一段不可磨灭的回忆。

——THE END——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47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