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八卦

乐慧在线+“暖心” | 全都默默等待好消息——一个小学语文老师的抗疫观察与记录 千代香

编者的话:抗击疫情的这些天来,绝大多数人都禁足在家,以实际行动共同防疫、抗疫。没有了行人,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在兴化——一座宁静的水乡小城,有这样一位小学老师,借着到学校值班的机会,他走了一路,看了一路,想了一路。在他朴素的文字中、真实的图片中,我们不仅看到了防疫、抗疫中的世态人情、人间百味,还感受到了“我手写我心”“我手写我爱”的真情实感,以及观察思考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从他的文字里,我还看到了他对家乡的爱,这样的爱也激起我们内心对这个世界美好的期待。

全都默默等待好消息

兴化市第二实验小学 冷玉斌

上次往学校方向,是在初三。二十多天过去,重走一回,风景无异,气氛有变。就水乡而看,防疫的情况是在好转。

开学延期,值班多加一轮,正在今天。到学校,而不是药店。但药店这事还没结束,仍有同事一天一天轮换。

说到值班,昨天晚上有件古怪的事。家住学校对面的一位老师,在小区散步,看到有间教室透出蓝莹莹的光。隔着条河,用手机拍了下来,传到校务群。学校总务接到,迅速联系门房师傅。很快,门房师傅处理了,大家猜,可能是白天有熊孩子从后门偷爬进学校……这是想开学想疯了吧,自己开投影放PPT给自己上课?好嘛,今天值班,好好巡查巡查。

出发前,看到朋友圈的一张图。一张图,就是最好的思辨;一张图,浓缩了历史:湖南江华县医院,防护服和隔离衣用尽。医护翻出17前非典之役的旧战袍。左肩17年前非典之题还未褪色,右肩写上新冠,再出征。

因为是值班,有正式通知,所以早上出小区门还是顺利的。那天大雪,来不及看,今天走出来,才恍然觉悟,小区门外已是大型无人管理停车场,横七竖八都是车。估计过两天,它们又都能跑起来。刚刚看到今日通报,此前水乡唯一的确诊病例治愈出院,近二十天一直是零新增。

水乡也在逐步落实复工,但早晨走过文峰桥,桥上还是没什么车、没什么人。跟上回走过区别不大。桥上照例挂着大红横幅,迎风作响,看一看内容,跟前天遇到的一样:“足不出户家里待,疫情防护靠大家”。看来是统一制作,统一投放。效果不错,从桥上可以推断,更多人的确是“足不出户家里待”。

到了桥北头,桥东侧人行道上有位老大妈,顶着黄方巾,正在收拾面前的几袋蔬菜。刹住车,我看到有香菜卖,就说那把香菜都给我吧。大妈算三块,可我身上没零钱,她找不开,问我能不能化个零,我说那算了吧,就别找了。她不同意,就把另外的青菜、紫萝卜都给我了。

又来到十字路口。农商银行门还没开,可能业务太少,门都不用敞,也防病毒。天很蓝。老大爷开着电动三轮,戴着口罩,潇洒地走。可以肯定,这些天的车,一定开得顺手,处处畅通无堵。回家时重又路过,银行是在正常营业。门口有一群老人家,在晒太阳。

龙津河菜场关着。一路上,只在小斌车行门前看到另一位老大妈,板车上放着几样蔬菜,香菜、胡萝卜。菜场现在是统一管理,开半天,中午全部关闭,不知道为什么这家没开。

东门老街出口,搭着帐篷,有保安值守,后来一路遇到。还有的是凉棚,可能由商家赞助,棚顶有字,电动车品牌居多,还有腾讯主卡、方便面……疫情防控靠大家,大家都出力了。

绕过来是水质监管,旧日标语依然鲜红醒目。人民很忙,一直在努力,前面扫黑,现在抗疫,共建和谐美好家园。奔跑吧,兄弟!

金东门路上,一马平川。转过来,两条狗在抢一条棉裤,一人咬一头,拖着拽着吵着,抢得很欢,疫情与它们无关。

迎丰桥上还是没什么行人,毕竟还未解除应急状态,没有完全正常。

在桥上拍一张,光线很好,水面如镜。一艘小渔船恰好开进画面,水波摇碎太阳的光影。一瞬间的岁月静好。

从迎丰桥下去,新城南村、北村这些社区,原本没有门房之类,于是,有些扎起了篱笆,有的用建筑工地的塑料墩,围的围,垒的垒。以前路上老堵车,就会车头一拐,从巷子里穿过。现在每个巷口都封着,试想,若从天上往下看,巷子里头曲里拐弯,怕是有如迷宫。倒一下子想起地道战来了。

说起地道战,简直是个奇迹。在广阔平原的地底下,挖了不计其数的地道,横的,竖的,直的,弯的,家家相连,村村相通。敌人来了,我们就钻到地道里去,让他们扑个空;敌人走了,我们就从地道里出来,照常种地过日子,有时候还要打击敌人。靠着地道这种坚强的堡垒,冀中平原上的人民坚持了敌后游击战争。

一愣神,转过来,又上了空荡荡的九顷路。路两旁也是停了一排车。“千代香”没开门,后面到“麦香人家”,同样没开。这季疫情,对商铺店家冲击太大了。我怀疑到疫情结束,街面上这一家又一家,有些极可能没撑住,会转租易主改换门庭。

文化馆门口的屏幕在播放视频,好像是有关抗疫的宣传片,被停着的汽车挡住,看不了。南边的卡口,帐篷上“救灾专用”字样正好显出来,连日来的情势危急,可见一斑。

过来连着两所学校,一家门前是校长与书记的新春祝词;一家是线上学习宣传话语。

■■■■■

我走着走着就到新城菜场了。要进去时,看到门口还有几分热闹,让人心里一热。以往每天上班,这里堵得人人烦躁,哪里想到,有一天会情愿还像以前那么堵着总比死气沉沉要好。

面条、饺皮摊也出来了,初三那天没出摊,今天可以买了。隔着铁丝网做买卖,不知是幸,抑或是哀,2020年,也能看到这样的生意经,从网眼里,一手交钱,一手接面条。

毛胡子家水果在补货,看上去生意一直火。下班时我去买一点水果回家,较日常还是少一些,总归是有。要说这有些人,也真是作,世上这么多好果子不够吃,还要去吃果子狸。吃坏事了。

昨天有朋友提到“怕死”,我说“怕死”的应该都是善良人,至少是心软的人,世界有时候就是被“不怕死”的人弄坏了,“不怕死”,心硬,就作,到处作,然后,不怕死,也就“不畏生”,对生命不敬畏,不尊重,自己作死不算,还拖着旁人一起死。

进学校前,看到新城北村小区大门关着。吓我一跳,特地骑过去看了看。来学校快八年,没发现这里也是有大门的,别不是为了应对专门装的吧?看着也不像……本次疫情,的确改变了局部的小区。

进了学校,板桥先生继续陪我值班。

这是校园一角天空。

这是图书馆后蜡梅。

全天无熊孩子出没。 上午一直安静,也没有其他同事过来。

午前有个事。关注的一个讲粤语歌词的公号,近四年没有更新,最后一篇推文停在 2016年7月24日。我竟然没有取关(主要原因肯定是列表里没有,早就忘了),但就在今天,更新了。“一别四年,可曾安好?”莫名长叹,莫名感慨。

想想小时候看电视,剧中人一声“别来无恙”,只觉得文诌诌在演戏,现在回头想,在古代,久别能重逢,重逢且无恙,那得是多大的缘份。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经此一“疫”,多少城市,多少人家,会有这般枉然和悲伤。

中午回头,先买水果,也买馄饨皮。折回菜场,打了沙二家的肉。出门,看到刚出锅的小马家鱼圆,一并买了。

还是走板桥路,匆匆一看。上池斋药店到底是经了数百年风雨的,这时节,青砖小瓦里,仍然有着自己的庄重。老街也设卡,进不去,正月初三从里面穿过,一眨眼二十几天。

板桥街整洁得无声无息,马头墙上蓝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全都默默等待好消息。

板桥故居前的屏幕同样改播抗击疫情视频,放给天看,放给地看,放给空气看,大家都要加把劲。

小广场上空空如也。故居大门紧闭。忽然想进去看一看,不看别的,就再看下朝北瓦房上郑板桥手书“聊避风雨”四个字。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世人苦也罢,累也罢,一辈子求的不过是个“聊避风雨”,可是当时代的一粒灰落下,顷刻没顶,像是诗人写下的,“在一个春天,逝去的人都没有葬礼”。

绿灯亮起,过了路口。“好想来”里人还不少,门口告示写着全店已消毒之类。转个弯,从彩城前走过去。春风拂面,阳光真好。本来,这样的日子,应该是一个个多么美好的日子啊。立刻记起近一周前看过的那段连线视频,上海钟鸣医生答凤凰卫视记者问,记者问他疫情过去第一件事想做什么,钟医生说了一番话,平常却催泪:

这几天,似乎没有再见到钟医生接受采访,大概全力救治病人,哪有时间再出镜。但愿所有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人人平安,一切安好。

上面说的“在一个春天”那句诗,是诗人苇航新作一首,将最后一节录于此。

此刻,斜阳落合欢,光阴有如天然,能在桌前心无旁骛写几段记录文字,相对于这个春天的许多人,已是莫大的幸运。

他们,都曾是我们的一个,甚至有那么多,是最好的一个,愿我们记得,愿我们珍惜。

关注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bagua/1132533.html